首页>>民营经济报>>华商论坛

解决分配不公,应提高民间资源占有率
金羊网 2006-07-10 10:52:54

政府权力控制了过多的资源,依附于政府部门的垄断企业和关联企业借助其强势地位来和民间进行不公平的交易,这是导致社会收入差距加大的重要根源。

减少政府占有的资源份额,扩大民间占有资源的比率,形成以民间庞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占有主要社会财富的格局,这应当成为一项长期的发展政策。

主持人:华山先生,最近这一个月以来,关于收入分配改革的话题比较热。从中央到全国人大,到一些部委,再到一些经济学家,还有民间、媒体、网络,很多人纷纷出来发表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时事观察员华山:分配不公的问题、贫富差距的问题,这在民间已经议论了好多年了,但正式提到决策层关于改革的议事日程上,主要还是今年“两会”之后的事,我们知道一个多月前,就是5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议题就是研究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和规范收入分配秩序。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政策信号。再有就是上个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始审议《反垄断法》草案,这就涉及到垄断行业职工收入过高的问题。经济学家吴敬琏出来说,垄断和腐败是造成中国贫富差距拉大的原因。

分配改革破题

主持人:既然收入分配这个问题一直存在,而且也讨论了很多年,那么国家决策层选择在今年来启动这个改革?你认为这是反映了一种什么背景?

时事观察员华山:我想这首先是因为国内的贫富差距不断加剧。我们知道衡量一个国家贫富差距的有一个基尼系数。基尼系数越高说明贫富差距情况越严重。中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在2000年已经超过0.4的国际公认警戒线,到现在已经接近0.45,而且还在继续上升。国际上评论说,短短二十来年,中国从一个收入分配最为平均的国家,一跃而成为贫富差距位居前列的国家之一。

那么为什么会在今年把这个改革提上日程呢?我觉得这和去年以来关于改革方向的争论有关。因为这个贫富悬殊问题使社会矛盾加剧,不少人指责说这是市场化改革的方向错了,是市场化导致了不平等,提出要暂停改革甚至要退回去。今年初的“两会”之前,这个争论曾经达到激烈的程度,这引起了中央的关注,所以今年中央领导人通过各种场合强调说改革方向不能动摇,倒退没有出路,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要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来解决,所以要求一些关键领域的改革要取得突破。收入分配领域的改革,我理解就是这样的一个关键领域。因为中央提出要建设和谐社会,再不改革收入分配制度,不遏制贫富差距的扩大,就不能重新凝聚全社会对改革的信心,也不能保障社会的和谐。

主持人:这里面有个问题,就是贫富差距拉大,这确实是在市场化改革之后才出现的,那么我们就想,市场化到底给中国带来了什么?分配不公的根子果真是在市场化改革搞错了吗?

时事观察员华山:事实上这27年来的市场化使人们生活质量普遍地提高,物质生活极大丰富,我们知道20多年前中国人是什么生活水平,那时大家最向往的奢侈品就是三大件―――自行车、手表、缝纫机,现在还有谁在琢磨这几样东西?以前样样凭票供应,每人一个月三两肉,农产品市场充分发展之后,现在是放开供应,不愁吃穿。就算农村也是这样,以前人民公社挣工分,在地里刨一年挣不来口粮钱,现在至少温饱没问题,还能到城里打工挣钱,因为劳动力市场形成,给农民带来大量的工作机会,有了更多增加收入的渠道。所以说正是市场化带来了中国经济的繁荣,带来了民生大幅度的改善,所以我认为不能说是市场化搞错了。

“寻租经济”

主持人:既然市场化改革带来了民生的普遍改善,那为什么人们总是感到不公平呢?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时事观察员华山:不公平的感觉主要是市场化它同时也带来了越来越大的收入差距。这种差距有两种。一种是来自于人的能力的差异,能者多劳,多劳多得,市场经济天生就是鼓励竞争的,竞争的结果必然会拉大收入差距。比如我是科学家,我才华出众,有很多创造发明,像袁隆平那样,一个超级稻解决了中国多少人口的粮食问题,这样的贡献是一般人做不到的,那他当然应该有高过一般人的收入,成为科技富翁,这种收入差距是合理的,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没有谁会有意见。

真正造成不公平的是另外一种差距来源。什么来源呢?就是由于权力介入市场,由于不公平的交易机制所造成的分配不公,我想这才是最大的不公平来源。

主持人:哦,这是怎么讲呢?什么是不公平的交易机制?

时事观察员华山:不公平的交易机制,就是政府权力卷入市场交易,是政府部门运用它的行政权力去垄断和控制某种稀缺的资源,再拿这个资源,凭借这种权力的强势,这种垄断的强势去和弱势的民间力量进行交易,这样来获取巨额的垄断利润。因为这种获利的核心要素是行政权力,所以离这个权力中心越近的阶层,和权力中心关系越密切的那少部分人,他的获利就越大,收入就越高,相反离权力越远,和掌权的部门没什么关系的那大多数人,他们的获利就越小甚至是受到利益的损害,收入也就越低,这就是不公平的收入差距形成的根源。

主持人:你说的这个让我想起经济学界讲的一个概念,叫做“寻租经济”。

时事观察员华山:就是这个意思。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土地,我们知道原先没有市场化之前,中国的土地是不值钱的,可以说是“沉睡的金矿”,那时政府是很穷的,没几个钱,像我的家乡广东,那时政府想在珠江上多修几条桥都没钱。可是后来不一样了,1987年,深圳特区政府在全国第一个尝试土地有偿拍卖,土地进入了市场,有了需求拉动,价值一下就起来了,就像点石成金那样,政府掌握的土地一下成了摇钱树。特别是90年代末的房改之后,中国的住房需求进入大增长的阶段,地价也猛涨起来,一小块菜地可以拍卖出上亿元,这一来卖房的房地产商大发了,卖地的政府也大发了,他们成了土地市场化的最大受益者,那么谁的利益受损了呢?就是些房子给强制拆迁了的人,还有那些因为房价高涨而买不起房、供不起楼的人。

主持人:这很令人深思,土地增值了,房子增值了,被征地拆迁的人却没有享受到市场化的好处,反而还受到了损害。

时事观察员华山:这就是一个悖论。因为中国的土地市场化是半截子市场化,它实际上是以大量的行政拆迁和强行征地为基础的,是用很低廉的补偿把土地从农民、从老城区住户的手里拿过来,再高价拍卖出去。就是说在整个交易链条上,当政府要出钱的时候,他就采用完全行政化的手段来和征地拆迁的住户、农民交易,要你搬你就得搬,要拆你的房就拆,是一种强制性的交易,根本没有讲价的余地,更不是按市场价格来补偿你,可是当政府要收钱的时候呢,他又采用完全市场化的交易方式,用市场价格去卖地,买了地的开发商也是按市场价格来卖房子。一头是极端的计划经济,另一头是极端的市场化,通过这种不对称的游戏,以最低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收益,不财源滚滚才怪,可以说就是这种“为我所用”的市场化,导致了不公平的交易,不公平的收入分配。

主持人:这样的土地市场化自然会带来不公平的结果。

时事观察员华山:是啊。如果是真正的土地市场化交易,市场上有无数的卖方和买方,形成大量分散化的交易,买卖双方力量大致相等,可以多边地自由选择,最后达成一个大家都接受的价格。可是现在的体制不是这样,政府集中控制着土地权,所有的个人、单位和农民都不能自己转让土地,而必须由政府统一控制,实行专营。这就形成了独家垄断经营,造成了高昂的地价,高价格必然造成高额垄断利润。在这样的交易机制下,你要拿到好地、便宜的地,就要攀附权力,那么在整个利益链条上,那些和掌握批地权的部门、官员关系越密切的阶层,比如开发商,特别一些有权势背景的开发商,他们就能获大利。而一般的工薪阶层的买房者,他因为市场上这种高度不对称供求的力量,没有选择的余地,没有讲价的余地,只能看着房价越来越贵,越来越买不起房。所以说,计划经济是权力经济,半截子的市场经济则是权力参与交易的寻租经济。

不对等交易

主持人:就是说它不是真正的市场化,而是垄断市场条件下的市场化。

时事观察员华山:是一种不对称放开的市场化,需求放开、供给管制,这样垄断者就可以操纵供给、操纵价格,使得利益分配向有利于垄断者的方向倾斜。不但是土地市场,还有资本市场、金融市场、石油市场、电力市场、电信市场、矿产资源市场,基本上也都是这样。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上周不是说了吗?他说今年头5个月全国工业企业新增利润的80%集中在五大能源行业手里,电力、石油、煤炭、有色金属五大行业,这些全都是政府控制的垄断行业。它们的盈利导致了下游企业成本增加了1000多亿元,是以绝大多数企业的微利、亏损为代价的。

主持人:可是,政府对一些垄断部门也有限价的措施啊,比如水价、电价、油价,都不能随便涨的。

时事观察员华山:这是事实。但问题是,政府自己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指望政府通过自我约束、自断财路来合理控制垄断价格,实际上是做不到的。一方面是国有垄断企业的低效率,另一方面是资源本身稀缺,再加上政府的逐利动机,最终一定是垄断产品供给不足,价格不断上涨,所以我们看到这些年,一会油荒,一会电荒,而一到荒的时候,石油集团就闹着要提油价,电力公司就说要提电价,政府也都一次又一次地批了。比如今年上半年,成品油价格就涨了两次,电价前几天也涨了,明明中石油中石化赚得盆满钵满,明明电厂一个抄表工都有10万年薪,可还硬说它们“亏损”了,发改委也出来为它们涨价辩护。所以说,要政府部门去控制垄断部门的价格,基本上是失灵的。

问题的根源就在于政府控制了国民经济中大量的资源,然后政府的各个权力部门以及依附于政府的垄断企业,还有其它与腐败官员勾结紧密的企业,他们都可以借助这种力量来获得强势的市场地位,再以国家利益的名义,来和消费者、劳动者,和民营企业、中小投资者的个人资源来进行强制性的不公平交易,从中获得巨额的转移收入,这就等于是在政府税收之外对纳税人的“第二次征税”。比如刚才说的五大能源行业依靠它依附于政府的那种垄断地位,5个月就从广大下游企业那里拿走了1000多个亿,这就是“第二次征税”。这样的交易结果当然就导致了社会财富大量地向这些垄断部门集中,使得社会收入差距不断地加大。

主持人:可是,以前计划经济时代政府控制的资源更多,为什么那时就没有现在这么大的收入差距呢?

时事观察员华山:计划经济的时候政府控制的资源虽然多,但那时还没有市场化,没有交易,需求也没有释放,所以权力它不能变现成为钱,顶多也就是在农转非、招工这些方面开开后门,送几条烟几瓶酒,这对收入差距当然没有太大的影响。可是市场化之后,交易产生了,权力卷入进来了,交易的手段也很多样,可以用钱,也可以用股份、用期权、用其他的资产,这样就使得权钱交易的空间得到成倍的扩张,收入差距也就成倍地增长。

主持人:从这种不公平交易机制的利益分配来看,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反垄断会这么难,为什么民营资本要进入一些垄断行业会这么难。

时事观察员华山: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作为垄断部门,它是和政府权力部门相结合的,他们就是通过垄断来控制资源和获取高额收益的,而民间资本的进入会威胁到他们对资源的这种控制,威胁到他们这种强势的市场地位,那么他们肯定是不乐意的。所以“非公经济36条”迟迟落地不了。不单不乐意,他们还会不断地强化这种强势的地位。比如石油两大集团现在就在千方百计地挤压民营石油企业的生存空间,还有钢铁、煤炭这些行业,借扶持大型企业,借整顿行业秩序、借产业准入政策、借立法来排挤民营企业的进入,这样就使得要素流动的市场壁垒很难消除,也实现不了充分的市场竞争。

放开资源占有权

主持人:现在各方的期待,好像都是希望由政府来想办法解决收入分配问题。但我们知道中国大部分行业和人群的收入已经走向市场化了,政府并不能像20多年前那样决定你这个企业给员工多少工资、多少收入。

时事观察员华山:解决不公平问题,作为普通的民众,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政府,希望政府能拿出更多的钱补贴给弱势人群,政府也想这么做。可是要防止一种可能,就是政府为了实现大规模的收入转移,为了扶贫济弱,政府又觉得它需要掌握更多的资源和财力,还可以因此进行新一轮的征税,比如这次电价又涨了,理由就是说为了筹备水电站项目移民的安置资金,这样就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本来分配不公平就是垄断交易的机制造成的,但补贴穷人的钱又要从垄断企业的这种收益里面来,比如向石油集团征暴利税,为了它能拿出更多的钱,于是又继续强化这种垄断机制,于是继续生成更多的不公平交易、更大的收入差距。

主持人:这确实是一种怪圈。那么问题怎样才能得到根本的解决呢?

时事观察员华山:我认为解决问题要从源头上解决,这个源头就在于政府控制了过多的资源,拿这个资源来和民间交易,所以要解决问题,就不是扩大政府分配资源的权力,而是要减少政府占有的资源份额,逐步地把社会资源占有权放开,还权于民,扩大民间占有资源的比率。比如国务院出台的“非公经济36条”,开放民营资本进入垄断行业,将垄断资源所有权分散化,形成分散交易的市场格局。这样来形成以民间庞大的中等收入阶层占有主要社会财富资源的格局,这是一个和谐稳定社会最重要的基础,我想这应当成为政府的一个长期的发展政策。

新闻播放

5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和规范收入分配秩序问题。

6月24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2次会议开始审议《反垄断法》草案。

6月25日,经济学家吴敬琏发表言论说:造成贫富差距的原因,一是腐败,二是垄断。

7月2日,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披露,今年头5个月,全国企业80%以上的新增利润集中在石油、电力、煤炭、有色金属等五大行业,其它绝大多数企业处在微利、亏损的边缘。

7月3日,有消息说,国家发改委牵头正在起草关于推进收入分配改革的意见方案。

  

  

(夏天/编制)



本栏目最近更新:

一周•日历 2006-07-10 11:13
中行回归A股“理性繁荣”奠基 2006-07-10 11:13
民生银行换帅巨大挑战在前 2006-07-10 11:13
民营钢企抱成团争取原料话语权 2006-07-10 11:13
政府缺钱关门与红绿灯断电 2006-07-10 11:13
一周•五句话 2006-07-10 11:13
[社评]收入分配改革 首先规范政府 2006-07-10 11:13
广州残培03级英语班师生惜别 2006-07-10 10:52
国家标准馆在穗开设分馆 2006-07-10 10:52
经济是否过热 发改委赴各地调研 2006-07-10 10:52


声明: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 金羊网-- ”


 
民生热点尽在金羊论坛
金信行业剪报企业需要
黄金导航行动兼职实习活动
无距离资讯让您更精彩
网络广告诚邀代理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律师声明 本站导航 网上广告报价 友情链接
粤ICP证020010 版权所有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 广东金羊网络传讯有限公司
© 2001 GuangDong JinYang Network & Information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