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转型亟待政策对接

来源:  发表时间:2011-04-18 16:57:56 

本版撰文 记者严钰

瞻高望远

环境问题和更广泛的社会责任一样,面对着公众强烈的道德期待,企业经常处于困惑之中,并对如何走出困境苦无良策。一些企业会分别走上两个极端,或者是轻易许下无法兑现的承诺,或者是干脆当鸵鸟而对外部变化漠然置之。

【背景】

“十二五”奏响绿色转型序曲

毫不夸张地说,“十二五”规划是一个绿色发展的规划。与以往相比,“十二五”规划侧重于从发展方式的调整和改变来实现发展本身的可持续性,体现了强烈的绿色意识和转型取向,这与那种在“发展”之外补充一些环保措施来对冲发展的不利后果的思路相比,是一个明显的跨越。如果说“十二五”之前是中国转向绿色发展的启动和准备阶段的话,那么“十二五”将是绿色发展推进速度比较快的序曲时期。

政策引擎需要具化

过去的30多年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令世界瞩目,但也付出了沉重的环境和资源代价。严重的工业和农业污染已经影响到国民生计和经济发展。进入“十二五”之际,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受到了更为广泛和深刻的关注,但要达到“十二五”绿色发展的相关规划和目标,政策引擎的功能不能停留于形而上,而是要具化到产业和企业的绿色课程表中。

【实例】‘

“弃氰”是广东电镀业唯一选择

在“十二五”绿色发展目标中,首次将常规污染物之外的“隐形污染”(如重金属)纳入规划框架,并提出包括源头预防在内的全过程综合防控理念,这在污染物的覆盖面和治污理念上都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以电镀行业的氰化物安全隐患为例,尽管从全球来看,“弃氰”早已是大势所趋,中国此前也曾出台相关“弃氰”监管政策,但由于技术和产业现状的限制,政策层面的严格程度就出现过反复。

“广东人口密集,电镀产业也密集。没有‘安全广东’,何来‘幸福广东’?权衡之下,‘弃氰’是广东电镀业的唯一选择。”作为32年前即曾出任中国电子电镀专家委员会首任主任委员的电镀业学术泰斗,年过八旬的蒋宇侨高工半生致力于电镀业的“无氰化”。

“弃氰”亟待政策引导

蒋宇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但这个‘氰’怎么弃?还要靠政府部门的有序引导,不仅应该倡导‘无氰电镀’,还应该出台一些具体措施引导企业产业升级。”由于国家对于剧毒化学品施加严厉的管制措施,氰化物极少进入普通公众的视野。但对于电镀业而言,氰化物却是一直萦绕不去的一道难题。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广东逐步成为我国外向型工业的重镇,而无论是汽车工业、电子工业、服装业玩具业还是珠宝业,电镀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工艺,因此广东的电镀业也得到长足发展。据不完全统计,我省电镀企业已达3000余家,产值在全国名列前茅。而传统的电镀工艺却对于剧毒的氰化物有着极强的依赖性,这使得广东电镀业也成为“氰难题”的重灾区。

【分析】     

技术和成本是两大因素

万事开头难,尤其是在绿色转型的起步期,强大的惯性往往让企业维持着既有发展模式的惰性,而企业界不敢迈开大步的原因往往归结于技术和成本两大因素的制约。还是以氰化物的安全威胁为例,这个问题当然不是到今天才为人所重视。事实上,我国早在上世纪60年代即开始研究电镀工业的无氰替代工艺,这一进度并未晚于各工业发达国家。据电镀业学术泰斗蒋宇侨介绍,早在2002年,国家发改委曾经下发文件,要求电镀工业在一年之内全面实现无氰化,但考虑到电镀工业的实际情况,又于次年发文宣布暂缓实施这一进程。无氰电镀技术的复杂性和早期无氰电镀工艺的不成熟,是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

“无氰化”困难重重

蒋宇侨介绍,氰化物几乎在所有的电镀领域里都能发挥重要作用,而人们发展出的各种替代性的无氰电镀技术,往往只能在某一个或少数几个领域里取代氰化物,而这种替代工艺的品质有时还达不到有氰工艺的水准。“无氰电镀技术的发展史,就是用几百张邮票去糊一扇窗户的历史。”蒋宇侨作了一个生动的比喻。

除了技术问题之外,成本问题则是造成有氰工艺“回潮”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一些无氰工艺不仅在无氰原料的采购价格上没有优势,而且在实施工艺替换的过程中还会增加额外的成本支出。在电镀工业市场竞争日趋白热化的今天,成本已经成为套在那些有意使用无氰工艺的企业主们头上的一道“紧箍咒”。

编辑: Winzi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