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交易市场依然扑朔迷离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6-06 20:06:31 

第四届中国碳交易2011年会日前在北京降下帷幕。记者了解到,尽管启动碳市场呼声日隆,但由于政策环境限制,社会资本的介入时机还殊难预料,前景依然扑朔迷离。

与会专家学者还就未来碳市场新的机会进行了探索,部分国际国内相关机构负责人对中国未来碳市场特性进行了预测。

中国碳交易市场依然扑朔迷离

观点1

李佐军:碳交易市场很难建立

国研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碳是外部性产品,不是通常简单的商品;碳市场是全球互动推进的市场;排放权的分配具有难度;需要具备交易机制和条件。

然而建立碳市场具有其魅力,并且势在必行:碳市场可以发现价格和价值;优化资源的配置;降低成本:节省内部成本,靠市场运作;市场是基础性的,对碳税等制度都是基础。

中国在推进碳交易市场的过程中将分阶段的作出推进,2011-2012年间规划规范交易市场、规划好碳交易试点、开展全国性的碳交易研究工作;2013-2015年间试点推进;2015年-2020年间逐步完善、建立起全国的碳交易体系。机制建立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碳排放权总量控制机制;碳排放分配机制;碳排放权的交易机制:省级之间的资源配合交易、省内强制配合交易等;价格形成机制:市场供求来决定、行政决定、混合的决定;碳排放权的登机核查机制:权、量的核定、认证、登记、核查等。

观点2

姜克隽:全国性碳交易市场尚未形成明确时间表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尽管目前各省都规划了各自的碳强度减排指标,但确定全国性的碳交易规模究竟能做到多大,还需视“十二五”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目标而定。按照哥本哈根会议达成的发展中国家到2050年前碳减排“两步走”思路,中国碳排放强度将在2025年达到峰值,国内电力行业将面临严峻的节能减排形势。电力企业可尝试积极参与国际碳贸易,通过CDM项目带来的收入积极调整电源结构,从而为未来在国内开展碳交易积累“碳资本”。

观点3

黎兴:目前CER市场是供过于求

摩科瑞能源贸易有限公司中国及亚洲碳减排业务主管黎兴:日本海啸后煤炭等能源需求量有所增大,CER(核证减排量)价格随之提高,不过并没有太多的提升。目前CER市场是供过于求,未来将以欧洲市场为主导,新西兰、瑞士、美国将成为主要的买家。发达国家国内对于清洁能源的发展也将影响市场。

能源活动和碳减排密切相关,鉴于目前的曲折谈判,2012年出现断档的可能性很大,除非各国做很大的让步,但是碳减排的市场化手段是大势所趋,碳减排业务是摩科瑞的长期全球战略,因此会保存团队,为客户提供服务。

观点4

成帅华:国际航空业减排对中国碳市场是一个机遇

日内瓦国际贸易和可持续发展中心成帅华:2012年起欧盟将计入航空业的排放量。但是对于这样的规定,国际上诸多航空公司都表现出不欢迎的态度。2009年底已有美国的几家航企提起诉讼,目前结果还未出。初裁的结果是,没有违反芝加哥条例,但不属于京都议定书范畴,根据美国与欧盟的双边协议,美国可以豁免。此外,我国民航管理局也据此规定提出碳减排22%的行业减排强度。对于我国飞机抵达欧盟也将履行减排之事,我国和欧盟对抗的情绪也是与日俱增。

航空业2020年之前减排的驱动因素:更新飞机、基础设施、运营效率、生物燃料。欧盟把国际航空业纳入碳交易系统,短期内增加中国航空业的成本,压制国际市场发展。化解这个外交难题有三个主要途径:法律、政府谈判和市场对接。国际航空业的减排对中国碳市场的发展是一个机遇。

观点5

康艳兵:碳交易和排污权交易一样是区域交易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CDM项目管理中心主任康艳兵:“十二·五”约束性指标能耗指标16%,碳强度17%都要落实到各地。“十一五”取得不错的成绩,单位GDP能耗下降了19.1%。政府各方面的政策才取得这些成绩的,所以“十二五”规划也把碳交易写进去了,自愿减排管理办法也已经出了初稿。

在我国开展碳交易,有一定的基础条件,比如方法学具备条件(排放清单编制)、核算核证基础、30多家的节能量评估机构,以及各地能源环境交易所等等。

碳强度规划指标分解到各省市、碳强度不是总量,对于交易来说是个问题,下一步区域碳排放权交易,会在有条件、条件好的地方开展。

跨区域交易需要在国家的协调下并获得地方政府的许可才可以进行,这就间接表明我国的碳交易和排污权交易一样是区域交易。

观点6

张海滨:德班会议因美国难达成量化协定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海滨:今年底在南非德班举行的第17次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上达不成量化的协定。主要原因在于美国,恐怕在这次气候会议上仍然不会做出减排承诺,那么其他国家也不愿提出减排约束。如果美国能够通过一个可比的排放额度,发展中国家也会作出让步列出减排清单。虽然不会有量化的协定,但认为这次会议也肯定会有一些进展和结果。

德班会议有如下三种可能:1、各方愿意妥协,顺利达成一揽子有约束力、平衡的国际气候协议。这种可能性比较低;2、各方降低期望值达成一个比较散的、以自愿承诺为主的国际气候协议。可能性比较大;3、无法达成一个有约束力的国际气候协议,2012年继续谈判,2012后出现空当。

国际气候变化谈判已经20年了,从开始的环境问题演变成为了重大可持续发展问题和现在的国家政治安全问题。2020年全球气候治理的力度进一步加强,届时,中国绝对量化减排势在必行。(特派记者邱登科北京报道)

编辑: 张昌瑀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