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服务”:“大连造”的核心能力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6-28 14:12:45 

本报记者 田川

大连,作为全球软件和服务外包产业发展集中区,被认为显示出了美国硅谷、印度班加罗尔和爱尔兰都柏林的“中国服务模样”。

2008年7月,某日资企业在大连成立研发中心,当年11月,大连软件园(DL鄄SP)对该研发中心进行投资,以BOT模式合作成立DLSP的一个IT部门,此时的这个IT部门,就等同于这家日资企业在大连的研发中心,2010年3月,日资企业在大连注册法人单位,DLSP的IT部门员工转至该日资公司法人单位。至此,一家服务外包企业在DLSP正式落地。

这一园区与服务外包企业之间的BOT合作模式案例,被称为“交钥匙工程”。这一工程的流程,体现的是目前全球交付指数(GDI)在全球排名第五、中国排名第一的大连软件园专业化、系统化的服务。

过去12年时间里发生在大连软件园与入园企业之间的这类故事,由于不断在内涵和外延上进行扩展,使大连创造的“中国服务”开始走向世界。

6月中旬,《民营经济报》报记者走近了“中国服务”的“大连造”,看看它有什么样的核心能力。

“交钥匙工程”

在宽敞前卫的办公环境里忙碌的年青白领们,无疑是大连软件园的形象代言人,正是这群代言人,使得上述的“交钥匙工程”成为中国服务“大连造”的核心能力,也使得BOT式的客户解决方案成为大连软件园的竞争优势。

在该方案下,由大连软件园按照企业的具体要求提供顾问型定制物业,由软件园进行人才招募、管理和培训,待入园企业正式投入运营后,再将所有的人员移交给企业,在这个链条上,人力资源是关键。

大连软件园区副总裁叶鸣介绍,大连软件园直接投资软件教育和服务外包的专业培训,业界知名的东软信息学院、交通大学软件学院等民办高等教育机构,都有大连软件园运营商的投资参股。

包括人才在内的“交钥匙工程”,把服务企业的各个工作流程打造成像工厂的流水线一样,可以在一个高速、规范的环境下不断运转,显然可以入园企业缩短投资周期,降低风险。IBM、日本财产保险等大型跨国服务外包商在大连软件园的快速规模化,正受益于此。

分析认为,对于以企业规模作为竞争力主要标志的服务外包行业来说,大连软件园的这种服务支持,成为影响企业入园决策和当地扩张的重要因素。

“官办民助”模式

国内大多数的软件园区和高新技术开发区,多数是由政府派出的机构直接管理运营,机构名字多数都叫做“高新区管委会”,而事实上,“管委会”还承担着为入园企业提供招商、基础设施和信息接入等等“运营”服务。

大连软件园,则没有政府的“管委会”。全球服务外包企业在大连集聚的主要载体,是由“大连软件园股份有限公司”这家私营企业投资管理的,这使得政府的职能得以回归到其政策指导的铺助性管理和服务中去。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杨丹辉博士表示,大连服务外包的快速发展不仅得益于优越的区位条件,而且很大程度上是大连软件园经营模式创新的结果。杨丹辉博士认为,就其投资主体和管理模式而言,实行“官助民办”模式的大连软件园是中国服务企业和科技园区尝试差别化经营的典型实例。

走向上游

成立于2007年6月的富达(大连)科技有限公司,是英国富达集团在华的唯一技术开发及金融后台服务中心,其业务范围包括世界领先的金融软件开发以及亚太所有的基金后台服务。在业务类型和范畴逐渐扩大化的同时,大连软件也逐渐走向产业链的上游,由最初简单的软件代工进入到方案设计、产品研发领域。

当此中国服务“大连造”走向上游之时,本地软件和服务外包行业已吸纳了10万从业者,容纳了包括IBM、HP、埃森哲、松下、索尼、日立、NTF、Oracle、AVAYA、NEC、Fidelity、BT等42家世界500强企业在内的500多家软件和服务外包企业,涵盖了几乎所有的外包业务类型。

2010年,大连软件和服务外包产业实现销售收入535亿元,同比增长33.75%。

此间,大连市副市长曹爱华表示,大连软件园近几年的业务更加多元化,业务形态更加高端化,著名的制药辉瑞集团,将其亚洲财务共享中心设立在大连,软银也在大连软件园内建立了共享服务中心,全面承接了集团内的财务、物流、客户关系管理服务外包业务。

曹爱华特别强调了大连市鼓励自主创新和研发的政策导向,以保证始终有自主品牌的软件产品走向世界。他举例说,亿达信息以嵌入式系统研发为核心,追求创新和利用的技术产品解决方案,开发多项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和产品,尤其是在可见光通信技术、多核处理技术、无线传感器网络等方面,均已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编辑: 张昌瑀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