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商务部官网刊文论战奢侈品关税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7-05 16:08:32 

继商务部和财政部官员分别在公开场合发表有关奢侈品关税的不同意见后,上周末,商务部在其官网刊发文章,称应调降商品进口环节税;日前,财政部网站针对性地刊发文章《不应取消或降低奢侈品进口消费税》(见本报上周六2版报道)。由于两篇文章的观点“针尖对麦芒”,让媒体盛传的两部委“暗掐”传言更盛。

财政部商务部官网刊文论战奢侈品关税

商务部一方

不仅奢侈品,

普通消费品更应降税

◎3.5美元,25元人民币,59元人民币,这是商务时评专家周世俭在纽约、香港、北京三地购买同一款美国产染发剂时交付的3种不同的价格。“国内的价格比国外贵了近两倍!”境内外差价过高造成了大量消费的外移。世界奢侈品协会6月9日发布的报告称,中国奢侈品市场目前的税率全球最高,中国人在国外消费是国内市场的4倍之多。

◎6月15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表示:随着中国人均GDP超4000美元,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十周年,进一步促进贸易便利化,我国进一步降低进口的关税,包括部分中高档商品的关税,是大势所趋,各个部门对此已有共识。

◎6月24日,商务部官网文章认为,应降低进口关税,不仅是奢侈品,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普通消费品的进口关税更应该下调。

“中国人为世界经济做了贡献,却看不见摸不着,这太不合理了。”周世俭表示。

扩进口关键在改变观念

如果把中高档产品的购买力转移到国内,那么这对促进国内消费、促进国产商品提高质量将发挥十分明显和重要的作用。

商务部研究院外贸专家李健认为,扩大国外中高档日用消费品的进口对于促进国产商品提高品质、满足消费者需求也具有意义。比如,国产奶粉频频出现质量问题,而这部分需求又特别大,大量消费者通过各种手段从国外购买,如果能有更多的外国品牌奶粉进入国内,将解决消费者这一烦恼,同时对提高国产奶粉的品质也能起到激励和促进作用。

周世俭认为,扩进口关键在于改变消费观念,“过去强调出口是成绩,其实应该说进口也是成绩。只有如此,才能让中国购买力在国际贸易中显现出更多影响力”。

财政部一方

不应取消或降低奢侈品进口消费税奢侈品进口税是征富人税

◎6月23日,媒体转引财政部相关官员说法称,没有听说要调整中高档消费品的进口关税。

◎财政部网站文章观点认为,奢侈品的特征是奢华性、非必需性和高昂的价格。“对进口奢侈品征消费税,就是对富人征税,无疑有利于社会公平,不但不应降低,相反地应该提高。”

对高档奢侈品征收消费税,主要目的是从维护社会公平出发,调节收入分配,即对少数富人能够消费的产品征收消费税,增加的收入以二次分配的形式,用于对低收入群体的补助,从而缩小贫富差距,防止两极分化。

扩内需针对国产品而非进口品

“就扩大内需而言,其指向的是国内产品,而不是进口产品”,财政部官网文章认为,如果扩大对进口产品的消费需求,那将损害国内企业在国内市场的竞争力,导致国内企业要么倒闭,要么更严重地依赖于外部市场,对中国经济将造成严重后果。消费者无论是在外国购买奢侈品,还是在国内购买外国奢侈品,最终拉动的都是外国的经济增长。

文章罗列了取消奢侈品的进口消费税后,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首先是冲击国内企业。二是加剧收入分配不公。三是各个国家设立海关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征收关税和其他进口税收,保护本国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取消奢侈品的进口消费税,无疑是要敞开大门,让国外产品直接冲击民族工业的生存和发展。

当事者说:奢侈品购买者就应多缴税

作为财政部官网文章观点的发论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日前表示,虽然我国已是奢侈品的全球第二大消费国,但国内还存在不少低收入群体,取消或降低奢侈品进口消费税是不合时宜,完全没有再鼓励奢侈品进口的必要。例如国外价值几万元人民币一只的手表,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消费得起的商品,有能力购买这些商品的国民,就应当为此多缴税,为国家税收做贡献。

降税无助于拉动经济增长

对于“不取消或降低奢侈品进口消费税就不利于拉动我国内需”的说法,刘尚希认为,鼓励消费者在国内购买外国奢侈品,并无助于拉动我国经济增长。消费者无论是在外国购买奢侈品,还是在国内购买外国奢侈品,最终主要是有利于外国奢侈品出口到我国,拉动的都是外国的经济增长。其带来的进口税收等,对我国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都是有限的。

第三方观点

反对取消或提高主张适度降低

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人大教授安体富日前表示,从调节各类人群收入差距的角度看,理论上,应该对奢侈品进口消费税实施高税率的政策,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富人的收入,缩小贫富差距。

不过,安体富也强调,在现实中,有很多奢侈品是我国居民到国外去购买的,他们在国外缴纳了部分税收,并因而造成了国内的税款流失。从这个角度看,我国也可考虑在一定幅度上降低这个进口环节消费税,并适当在国内引入这些奢侈品的专卖店之类的机构,以增加我国的税收。综合来看,我国既不应取消,也不应提高奢侈品进口消费税,而应采取适度降低的新政策。

他强调,在降低税率的时候,应该适当有度,不应降幅太大,以免引起低收入群体的反感,激发社会矛盾。降关税税率后总税收不一定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小济日前表示,他刚在日本买了件衬衫,150元,而国内同样的产品最低300元。“像化妆品、服装、电子产品等都不能列为奢侈品,国内外价格形成倒挂。中国造的商品,国内价格也远高于国外。”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张小济称,两会期间,他曾就下调进口关税问题提交过提案,建议对一些消费品的进口关税下调,“下调后国内销售额扩大,总的税收不见得就少了,而就算即便少些,也是消费者得利”。“这两篇文章不是正式的文件,只不过是各部门的专家的一个态度,不能表示两个部门意见不一致”,张小济表示,进口环节税收是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如果降低进口关税的税率将会减少财政收入,这是财政部在降低关税方面比较慎重的重要原因。关税是否应下调有争议是件好事

“这个事件主要反映了商务和税务方面的专家站在不同角度看待同一问题”,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研究部主任张世国表示:税务专家认为,既要促进经济发展,又要稳定税收;而商务专家认为,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贸易顺差压力大,面临一个调结构、压规模、扩大内需的问题。“关税的调整和改革是必然的,我个人认为,从长远来看,进口关税是需要下调;但是从中短期来看,随着中国出口政策的调整以及新政策的形成,要兼顾我们在全球经济格局中新的角色和地位的变化,进口产品关税调整不能一次性解决,需要循序渐进地调整”,张世国表示,在这个过程中,通过众多专家不断地沟通、争论,求同存异,最后达成共识、明确共识,这需要一个过程,而争议讨论是好事。

编辑: 张昌瑀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