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维权考验企业功力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7-30 17:15:24 

知识产权是加快产业升级的客观需求。产业升级不在于 引进多少先进设备,而在于企业拥有多少自主知识产权,没有把自主知识产权放在首要核心的地位,脱离自主知识产权的产业升级是假的产业升级,是制造而不是创造。产业升级的目的在于提高自主知识产权的档次和层次,培育、发展、维护好企业的自主知识产权。因此,保护知识产权在广东企业升级转型中显得更加重要。

知识产权维权考验企业功力

背景

主动维权企业不多

日前,由广东省商业联合会和广州凯东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共同组建的“广东省商业联合会知识产权服务中心”日前在广州正式挂牌成立,该中心的成立对提升粤企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具有重要意义。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在广东省知识产权保护仍被不少企业忽略,全社会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还比较淡薄,侵犯知识产权的事件时有发生。对于一个企业来说,研发产品、获得专利、创造品牌,都是需要投入多年心血和大量金钱的事。但总有一些侵权企业不费吹灰之力盗取了他人成果。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人人都恨侵权,但被侵权后主动维权的企业并不多。知识产权维权真的这么难吗?或许我们可以从这些企业身上的维权之路得到些启示。

现状

企业维权路艰辛

“氨基酸碘络合物”您可能没听过,但是对于许多虾农来说,在此基础上生产出的药物———蛋氨酸碘溶液,却救活了许多病虾,将其称之为虾农的“定心丸”也不为过。这些都是惠州市三宝生物化学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惠州愚公科技理论研究所所长曾雄飞教授的专利和发明。

氨基酸碘络合物凝聚了曾雄飞十几年心血,投入2000多万元,在2004年、2005年连续获得中国和美国的专利。同时,还获得了蛋氨酸碘原料药、蛋氨酸碘溶液、蛋氨酸碘粉的新药证书和批准文号。蛋氨酸碘溶液等药品作为该专利的核心产品,也在专利保护范围内。

2007年3月,曾雄飞在网上看到山西吕梁某某生物有限公司和山西某某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知名网站上进行蛋氨酸碘溶液的产品宣传,将溶液当原料,一大桶一大桶地卖给别的厂家分装,并且它们没有批准文号。

曾雄飞把这两家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这两公司各赔偿104万元,并停止产销、侵权、广告宣传。有专利证书,有对方的宣传、销售证据,曾雄飞认为胜券在握。然而,经过6个多月的庭审,2007年10月,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曾雄飞不能证明被告“同样名称的兽药,分子式和化学结构与原告的专利一致”,判曾雄飞败诉。

同年12月,曾雄飞再次起诉这两家公司,但在2008年10月,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蛋氨酸碘溶液具有不同的制备方法”为由,再次判他败诉。“明明被侵权,为何输官司?”曾雄飞感到愤怒、不解。但欣慰的是,这两家公司此后没有再生产、销售蛋氨酸碘溶液了。

谈起当年这宗案子,曾雄飞认为,法官对蛋氨酸碘溶液有错误的理解,“蛋氨酸碘溶液是我们发明的,不可能有两方同时拥有它的知识产权,但是法庭承认我们的知识产权,又判定被告也拥有它的知识产权;‘蛋氨酸碘溶液’是通用名,全世界也只能有一种,法官却判定被告生产的是‘另一种蛋氨酸碘溶液’;蛋氨酸碘溶液和氨基酸碘络合物都是没有化学结构的,法庭却要我们提供化学结构。”“总而言之,对于核心专利、技术性专利的保护太难了。”曾雄飞之子曾江说,技术含量高的专利,一般人很难理解其中的专业知识,在这两场官司中,对蛋氨酸碘溶液的结构等种种误读,是导致败诉的直接原因。

另一方面,知识产权侵权官司的成本比普通案件高出许多,也是很多实力不够雄厚的企业不愿打这方面官司的原因之一。

两场官司的败诉,并没有让曾雄飞放弃维权。近期,他准备将生产蛋氨酸碘溶液的山西和无锡两家企业告上法庭。不过,吃一堑长一智,这次他做足了准备。

“首先,我把有关的知识都写下来了,先给律师看,避免庭审中再因为错误理解而处于下风。其次,为了避免‘本地保护’,我不打算到厂家所在地打官司,目前中山市的市场上就有它们的产品,我准备在那里买,请人公证,作为证据。然后我们连销售者一并起诉,这样官司就能在中山打了。”

应对

专利被侵权要勇于讨说法

“这个音箱的外观怎么和我的专利产品这么像?”2006年底,在深圳开公司的李先生在外地市场上看到了一张传单,上面是一个组合音箱的广告。经过比较,李先生认为这个产品侵犯了自己的专利权。2004年1月8日,李先生曾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名称为“组合音箱”的外观设计专利,该专利于2004年10月20日被授权。

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李先生委托深圳一家调查公司为他搜集证据。2006年11月21日,受委托的公司到发放传单的生产商———A公司购买了疑似侵权的多媒体音箱一套,并开具一张购物收据;接着,该公司又到市区B商铺购买了同样的音箱一套,并开具一张购物发票。

2007年1月,李先生把A公司和B商铺一起“告”到了当地知识产权局。他提交了《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书》及相关证据材料,认为A公司以经营为目的,未经他的许可,制造的产品侵犯了他的专利权,同时还将侵权产品大批投放市场销售,并进行促销宣传;B商铺则销售侵权产品,请求当地知识产权局进行处理。

当地知识产权局进行技术鉴定后认为,这套音箱涉嫌侵犯李先生的“组合音箱”外观设计专利权,按程序立案调查。该局到A公司的生产车间、仓库以及B商铺进行了现场勘验后对此案进行了审理,之后三方当事人经协商达成和解协议,由A公司赔偿李先生3万元。

巧避异地维权“本地保护”

“NVC雷士照明”品牌,在国内照明行业算得上鼎鼎大名,获得过“中国驰名商标”、“国家免检产品”、“广东省著名商标”、“广东省名牌产品”等殊荣。树大招风,好品牌更容易引来仿冒者。

雷士审计监察部负责人张保宇介绍说,维权路上并非一帆风顺。“最困扰我们的是异地维权非常难。”如果侵权企业是外地的,就归当地处理。张保宇曾到温州查假,发现一个贴雷士商标销售假冒产品的窝点后,由于数量较大,他立即向当地公安部门举报,“但是公安和工商互相扯皮,一直拖到第三天才去查封,那里早就人去楼空了。”

即便是在本省外地也如此,“某市是假冒雷士产品的重灾区,工商查封一次,隔天又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我们请当地公安部门协助,他们要求我们提供各种证据,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张保宇感到很无奈。

如何有效取证也是困扰张保宇的问题。“比如发现了假冒产品,不能买来当证据,只能去举报。”他说,更麻烦的还是怎么证明“傍名牌”的企业商标侵权。“首先要复印到对方的营业执照,证明它的企业名称中用了‘雷士’;然后要证明我们的注册时间更早,有一定的知名度,这就需要各种荣誉证书、销售记录、媒体宣传等等资料。”他说,在和一家“傍名牌”企业打官司时,光是证据清单就厚得像一本书。

这些困难是每个企业在维权时都会遇到的,张保宇分享了他的经验。“针对异地维权中的‘本地保护主义’,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方法把打官司地点变成是在维权方的城市,或者是第三方。”这个办法就是在维权企业的城市或第三方买到对方的侵权产品,然后把销售方一同列入被告。

取证方面,张保宇的经验是一定要进行公证,“发现对方在卖侵权产品时,请公证人员一起去,对购买产品等搜集证据的过程进行公证,出公证书,这种证据法院容易采信。不然,对方不承认你的东西是在他那里买的,即便有发票,也可以否认发票与实物之间的关系。”

另外,他建议企业要注意把平时的宣传资料、各种荣誉证书、销售合同、发票、品质检验等资料保存好,需要用作证据时就方便了。

破局

建专利联盟一同来做大市场

知识产权维权目前仍存在不少难点和困惑,对此,有关专家给出了一个维权方向。

专家认为,对于一家中小型企业,守着专利、时时提防别人侵权,是很难做到滴水不漏的。其实企业可以邀请合作单位,通过行业协会建立同行业的专利联盟,联盟成员可互相分享、使用彼此的专利,一起做大市场。

据了解,目前已有不少城市出现了这样的专利联盟,其中顺德就做得很好。顺德的小家电企业很多,其中某一行业成立了国内第一家专利联盟,共享各成员企业的专利,形成庞大的“专利池”,实力和规模越做越大,如有别的企业想使用,必须得到联盟成员的一致同意;如想仿冒侵权,那么,成本就高得多,难度也大得多,自然望而却步。(记者蔡春智)

编辑: 张昌瑀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