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面临尴尬困境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8-03 16:05:20 

———“产销两旺,利润趋零”

记者近期在制造业发达的浙江、福建、广东等沿海省份调查发现,与2008年金融危机对我国中小企业造成的冲击不同,当前中小企业普遍面临一个尴尬困境:产销两旺,利润趋零。不少企业自称遭遇“史上最困难时期”。

多重不利因素吃尽企业利润空间

根据记者在沿海三省了解的情况,电荒、钱荒、用工荒和高成本、高税收、高利贷正成为危及当前中小企业生存的集中因素。

位于“中国低压电器之都”浙江省乐清市柳市镇的浙江天银合金技术有限公司,是当地典型的为大企业做配套的小企业。公司副总经理赵立文说,由于资金紧张、难以预付原材料费,今年推掉了30%的订单,这在开厂20多年来是从来没有过的。

记者在珠三角地区中小企业较为密集的佛山、东莞等地走访了解到,企业普遍感到今年经营形势比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初还要困难,利润大幅下降,特别是在纺织服装、鞋帽、家具、箱包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内表现得更为突出。主要为大型工厂代加工布匹的顺德博迎针织厂负责人说,5月份企业营销收入刚刚超过5万元,“除去厂租1万元、电费近万元和支付20多名工人工资后,企业是亏本的。”

而在福建盖奇织染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衍筑看来,上一次2008年的金融危机,福建纺织业不但没有倒退,反而总体向前跨了一步,情况到了现在则发生变化,“企业像树木,2008年是外头刮风下雨,现在是脚下土壤养分没了。”“2008年金融危机是‘外患’,顶多是订单量下降、回款困难,但这一轮危机是‘内外夹击’,复杂得多。”年出口额在600万美金左右的宁波长恒塑胶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军军说,2008年公司面临最大困难是一笔50万美金的订单无法回款,但出口信用保险就能弥补90%的损失,受损并不明显。

数据显示,以中小企业为主的浙江民营企业普遍担心下半年局势更加紧张。在浙江省工商局跟踪监测的2600户民营企业中,七成企业表示原材料价格同比明显上涨,并有六成企业预期这一数值仍将上涨,98%的企业预期下一季度劳动力成本会持平甚至继续上升。“企业也是无奈。半年多以来用电都是‘开二停一’,而自主发电又是正常用电价格的3倍;厂里150个工人,今年工资普遍上调了25%,企业支出又增加1/3;4月份时银价暴涨到一万多元一吨,厂子差点倒掉了!现在利润也只剩5%。”赵立文说。

顺德一家针织企业负责人说,一旦停产工人全部会跑掉,“总体感觉还没到活不下去的地步,但利润率减少了一半以上,非常痛苦。”

来自相关部门的数据分析认为,沿海地区中小企业尚未出现“倒闭潮”,但普遍面临经营困境。来自温州市工商局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市私营企业注销户数534家,同比减少14.56%。广东省中小企业局局长张文献说,“倒闭潮”的说法并不成立,“但不可否认,综合成本大涨、利润下降等因素下,中小企业出现生存困境并在不断加重。”企业主信心摇摆不定

记者在采访中感受到,当前的生存困境让不少中小企业主信心低迷。

创办于1987年的浙江新东联机电有限公司,两年前开始在3千万元的年产值上徘徊不前。“企业要有气色必须得找新项目,但现在资金越来越紧张,而开发一个新产品至少要投入两三百万元,万一亏了,只能等着倒闭。”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叶日彬说,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把企业扶持住。

广东东莞的精艺制版有限公司主管程世坚说,制版行业逐渐被视为“夕阳行业”,“很多同行已经关门了,我们也就是勉强维持。不是不想转行、升级,但是没资金、没技术、也没人才,转不了。我现在很迷茫,以后做不下去,就和其他人一样关门回老家,买几个商铺收租、炒楼。”

在乐清市虹桥镇一大片农宅一样的厂房群里,记者好不容易找到了浙江亿宝科技有限公司。记者看到,这家企业的生产条件实在不容乐观:紧紧相连的两幢六层小楼之间,空地仅容一辆小货车通行。一楼的车间里,机床摆得密密麻麻,两台机床之间也几乎仅容一人走动。“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用地严重不足,只有4亩地。”陈海珍无奈地说。而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亿宝公司雇佣了500名员工,去年产值达到7000万元,是国内一种直流微电机配件的最大生产厂商。

陈海珍说,用地如此紧张,但又不敢把企业搬出去,毕竟乐清有最完整的产业链。而更令她揪心的是,企业下一步为了扩大生产,只有向自动化发展,搞技术改造,估算要500万以上投资,但现在公司周转资金都很吃紧,技改何时启动还是未知。“相比做内销的企业,外向型中小企业的日子往往更艰难。”福建泉州石狮市商业局副局长林金场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总体仍然走高,金融危机时期放宽的出口退税政策是否会进一步缩紧也备受外贸企业关注,加上出口信保制度仍然有待完善,外贸企业面临的不确定因素更多。升级“产业链”改善中小企业困境

“当前企业家人心思动,必须引起重视。”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表示,头两年在房地产市场,最近则在资本市场,在“造富神话”的刺激下,温州越来越多以“实业为本”的民营企业家们显得躁动不安。

但实际上,“想动而不知怎么动”却又是不少企业家道出的心声。浙江南艺礼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倪孟宣认为,国家提出来要转型升级,但每个企业都去,这条路不一定走得通,谁知道前面的市场有多大?所以更多企业还是得走技改这条路,通过提高产品的质量去占领市场,使企业产值可以保持匀速增长,且风险不大。“企业不要着急转型,我们的产业链整合还有死角,要善加整合,使每个环节都能压缩成本提高质量,也就提高了利润点。”倪孟宣说。“政府应该做的不是仅仅依靠抓几个大项目,期望用大项目来产生辐射作用,带动周边。”王衍筑建议,当前政府需要因地制宜地研究一个地方的产业链特色,从扶持产业链升级的角度,使每一个产业链上的环节都获得普惠式支持。具体来说,政府应当鼓励品牌企业向当地产业链采购,可以在税收反馈方面给予支持;对于将融资切实用于企业升级、产业升级、引进高新科技改造产业链的企业,政府也要给予税收、用地方面的优惠政策。

有着30年历史、年利润超过2亿元的浙江精益集团最近一直为其上游的浙江天银合金技术有限公司预付采购配件的款项。精益董事长陈冬青认为,困难当前,大企业应该多为上下游小企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产业链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除了企业间抱团取暖,扶持产业链升级还要下好全国一盘棋。”福建爱登堡公司董事长田启明说,国家本轮宏观调控总的方向是促进企业转型升级,但关键还是看各地的落实。现在各省之间、省内各地之间本来也有竞争,所以可能不遗余力帮助自己的区域经济,总的加起来可能形成对中央调控形成阻力。“所以地方政府要有保有压,成不了气候的东西,地方不能一味偏袒。”(黄深钢张遥张和平)

 

编辑: 龙世清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