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福岛时代,中国核电稳步前行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8-03 16:31:21 

前段时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英国文化协会、科学媒介中心和复旦大学等机构联合主办的“东亚气候变化研讨会”在上海举行,研讨会上,国内外学者对福岛危机引发的全球核电产业连锁反应进行了讨论。记者在研讨会前后分别采访了国内外权威学者和政府官员,还对正在运行和建设的秦山核电工程进行了考察。此前科学媒介中心还专门组织了题为《应对气候变化:核电的解决方案和挑战》研讨会,众多专家、学者、政界和企业界人士对核电发展表述了看法。迹象显示,福岛危机并未减缓中国核电高速增长步伐,本专题对此给予关注。

仲夏的浙江省海盐县秦山镇骄阳似火,炎热的天气挡不住核电站施工的进度。

早上从上海出发,记者到达秦山核电基地的时间已经接近正午,但工人们丝毫没有暂停休息的迹象。从专门修建的观景台往下看,接近摄氏40度的高温下,工地依然一片忙碌景象。

秦山核电稳步推进

“我们没有因为福岛危机延缓我们的工期,我们在2014年前装机容量630万千瓦的目标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中核集团秦山核电有限公司高飞部长对记者说。

据高飞介绍,秦山一期30万千瓦,二期65×2万千瓦,三期70×2万千瓦已经相继于1991年、2002年和2003年投入运营,后续在建65×2万千瓦和100×2万千瓦将如期于2012年和2013年投入运营。“福岛危机对于我们而言,更多的是安全方面的警示,对于工期,不会产生影响,”高飞一再强调。

记者在秦山核电展示厅看到,除原有的安全装置模型外,临时增加了一幅巨大的挂图,挂图上展示了秦山核电和福岛核电在技术方案和安全措施等方面的全方位比较。

“福岛危机后,前来参观的民众络绎不绝,问题比较集中在双方安全性的比较,所以我们增加了这项内容,让大家放心,同时也进行一下新一代核电技术的科普,”高飞解释说。

但并不是说民众对核电的安全完全没有担心。记者在采访现场施工人员时了解到,秦山因为核电项目导致其它投资量非常有限,其中主要原因是因为对核电安全的担心。秦山也因此在招商投资方面主打核电文章,主要围绕核电配套产业来吸引投资。

“核电仍然是最安全最清洁的能源”

实际上,无论是否出现福岛危机,我国发展核电的决心都不会轻易改变,来自国家发改委的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道出了个中原委。

国家发改委能源所能源系统研究室主任姜克隽说,核电仍然是最安全,最清洁的发电方式之一。他表示,他个人并不是倾向于搞核电。

“但是不搞核电我们搞什么?千万不要提搞煤电,在我眼里那比核电要吓人得多,我们国家已经严格控制煤矿安全,但是每年仍然死3000多人。如果再看看污染带来的各种死亡率,那更加触目惊心!”姜克隽首先将核电与煤电进行安全性对比。

姜克隽坦陈,也许最后可以选择的是太阳能光伏发电,或者是风电,但前提是价格能尽快降下来。

姜克隽高度肯定了核电对工业体系的促进作用。他表示,核电的发展带动了工业体系的准确化和高精度,就像发展航空业一样。航空业、高铁和核电,这三个行业把我们国家的工业提到了比较好的水平。

姜克隽还指出,有几个国家准备放弃核电,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核电占的比重不大,核电站不多的情况下,而且国家财力足以支撑风电、太阳能发电的高成本,如德国等,那放弃核电是可以理解的。

“血煤”经济难再续

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办公厅副主任兼上海办事处主任米森从另一个角度表述了煤电和核电安全性的比较。

米森指出,在非事故情况下,煤电厂的照射剂量远远高于核电厂。米森引述统计数据说,我国百万吨煤死亡人数是3人,国际上有“血煤”之称。2003-2005年之间,矿难的直接死亡人数达到5000-6000,这个数字是很惊人的。米森感慨说,有的时候公众把这些数字都给忽略了,只看到福岛的照射剂量。

米森分析,从经济的比较也可以看出,核电的建设成本确实比较高,绝对不是最便宜的途径,但是运营成本很低,只有煤电的1/3。他举例说,大亚湾核电站十年就收回成本,一期的设计是40年,30年创造的全是利润。现在我们国家新建核电站回收期都是60年,所以从经济上讲有一定的优势。

米森还对我国与其它国家的融资结构做了一个对比。他介绍说,我国家核电建设均由国家担保,而美国财政部却不愿意给核电做担保,所以发展就很困难。

4亿千瓦“大跃进”规划不可取

尽管来自企业、学界和政府部门并没有因为福岛危机改变对核电发展的看法,但反对的声音却也非常强烈,其中代表性人物是中科院院士、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何祚庥研究员。

何祚庥在此前举行的题为《应对气候变化:核电的解决方案和挑战》研讨会上,不仅散发了对核能政策修改的书面意见材料,而且针对目前发展核电的主要问题做了较为系统的发言。

何祚庥表示,不同意核能是最清洁的,最经济能源的说法。除非加一个大大的前提,———就是不会产生事故的核能,这样可以说是清洁的能源,但是不会产生事故的核能是非常昂贵的能源,所以经济性的问题是需要重新考虑的。清洁的问题也有一个前提,就是不会产生核事故,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何祚庥指出,我国现在制订的核电站的“大跃进”的规划,的确是高速发展。我国正在运行的核电站,反应堆有11座,电功率是900万千瓦。目前,国内正在建造的有26座核电反应堆,总功率加起来大概是2800万千瓦。国家能源局和工程院研究的目标,是2020年核电发展到7000万千瓦,2030年达到2亿千瓦,2050年达到4亿以上,有一个说法要到5亿。核电要成为我国主导能源的一种,这是工程院的规划。

超过全球总量“太过分了!”

何祚庥对这个规划表示相当的怀疑。他说,全世界正在运行的核电站大概是400多座,好像是443座,总功率是4亿千瓦。但是我国要在未来10-40年之内,至少达到4亿千瓦,也就是说我们的核电站超过全世界核电站的总和,“这太过分了!”何祚庥还谈到对核废料的担心。他指出,反应堆剩余的有极其强辐射的核废料,怎么处理,怎么储存?这个问题要有一个科学的回答,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科学的回答。何祚庥介绍说,废料的处理法国人做得比较好,但是价格很贵。美国人不敢说他们的地质库可以保存多少年,地质学家们也表示没有人能保证几十万年地质不发生变动,所以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解决,即使是法国人也没有解决。

何祚庥总结说,所有这些问题讨论以后,核能的成本会大幅增加,效益也大幅度减弱,一旦出现严重破坏,还可能产生后果极其严重的负效应,不要以为埋在地下面就不会有事故。不能简单的认为核能是清洁能源,不出任何事故的才是清洁能源,“但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何祚庥表示了他强烈的疑虑。

编辑: 龙世清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