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发展“成绩单”:快慢之间看转变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8-04 16:15:09 

近日,由中科院交叉科学中心唐山科学发展研究院编纂的《中国科学发展报告2011》首次发布了中国各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质量内涵与排序,北京、上海、浙江、天津和江苏位列中国各地区GDP质量排行前五。全国31个省市区上半年经济发展“成绩单”已于近日全部公布,京沪浙增速全国倒数前三,西部地区增速普遍快于东部。快慢之间体现了什么样的发展思路?经济结构调整取得了哪些可喜的成绩?本报记者采访了东部和西部的几个省市区,梳理速度背后的科学发展脉络。

观察

东部慢了:京沪浙GDP增速全国倒数前三

来自北京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北京GDP增长8%,低于全国9.6%的平均增速,居各省区市之尾。

2011年上半年,上海市实现生产总值9164.1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去年同期增长8.4%,低于全国的平均值9.6%,也低于上海去年的GDP增长。

浙江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浙江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4654亿元,同比增长9.9%,而去年上半年浙江的GDP增速为13%,相比之下增速有所放缓。

西部快了:贵州达到近20年来同期最高增速

记者从重庆市发改委了解到,重庆市经济发展速度逐季加快,上半年增长16.5%,居全国第2位,多数经济指标增幅排全国前3。其中,笔记本电脑、云计算等新兴产业成百倍增长,汽车、装备制造、化工医药、材料工业等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快速发展。

贵州省统计显示,2011年上半年,贵州省生产总值2278.06亿元,同比增长15.3%,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7个百分点,为贵州近20年来同期最高增速,在全国排第4位。其中,一、二、三次产业分别增长8.4%、21.7%和11.6%,同比分别加快10.6、6和2.4个百分点。

连续8年全国经济增速第一的内蒙古,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速落至全国第5位,但仍然保持了较快的增长速度,增速为15%,比全国平均增速高了5.4个百分点。据测算,上半年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的贡献率达到了34.2%,比上年同期提高了2.2个百分点。同时,企业效益也不断提高。上半年,全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突破700亿元,达761.3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4.5%,远高于生产增速。

观点1

转变发展方式,第三产业加速

北京市统计局局长苏辉介绍说,控车市、调楼市、首钢退市———这三大调控,吃掉了北京1.8%的增速,也就是北京与全国平均增幅的距离。因此,GDP增速放缓,排在最后一位,这是北京转变发展方式,调整产业结构的抉择。北京市发改委主任张工表示,当前,北京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突破1万美元,服务主导型和消费拉动型的经济特征已经形成。同时,作为一个特大型城市,在全面、协调和可持续发展上要有更高的要求。这要求既要保持合理的增长速度,又要理性地为转方式、调结构的艰巨任务留出空间。因此,北京坚决放弃GDP挂帅。

观点2

速度慢一点,是为了长远地好起来

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周振华指出:“上海经过2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以投资拉动为主的经济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刻不容缓,而这种转变需要时间,更需要检验,速度慢一点,最终是为了长远地好起来。”在上海“十二五”发展纲要中,首个目标就是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明显改善。上半年数据从一个侧面体现了这种要求。

观点3

往“转方式、调结构”的方向转变

“以往‘低小散’的浙江经济印象,正往‘转方式、调结构’的方向转变。”浙江省统计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杰表示,9.9%的增速符合国家宏观调控和浙江“十二五”规划的预期目标。他介绍,上半年浙江全省生产总值中,二、三产业的增加值分别为7600亿元和6460亿元,同比增长10.1%和10.3%,第三产业发展正在加速。同时,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5089亿元,同比增长12.1%,虽然轻、重工业增速较年初有所放缓,增加值分别增长10.7%和13.1%,但高新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发展势头强劲,增加值分别增长14.6%和13.5%。浙江大学社会科学学部主任史晋川认为,除了经济增长周期下行之外,转型升级最初的“阵痛”也是浙江GDP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之一。面对资源短缺、银根缩紧、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压力,浙江的部分资本将逐步退出高消耗、低附加值的传统产业领域,资本的配置模式将进一步向专业化、集约化、高效率转型,这将是一个长期且艰难的过程。

观点4

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正在改善

大大超出全国平均的增速,引发了对经济质量的担忧。但重庆市发展改革委主任杨庆育介绍,重庆经济高速运行来自结构调整不断优化:一是结构效益明显改善。直辖初重庆工业企业亏损超过10亿元,而去年全市工业总产值突破1万亿元,增速全国第二。二是“三驾马车”全面发力。投资强劲,增速逐月提高到30.1%,消费持续增长18.3%,居全国第4,进出口增长78.4%,居全国第2。三是通过营造低物流成本、低税负成本、低要素成本、低土地房产成本的投资环境,实际利用外资增速连年居全国首位。

观点5

加速发展,是贵州最大的民生

“发展慢,是贵州最主要的矛盾,加速发展,是贵州最大的民生。”

贵州省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综合处处长张美钧坦言,对有500多万贫困人口的贵州而言,需要这样的经济增速,致富贫穷山区。在工业强省战略的强力推动下,工业发展进一步提速,上半年工业增加值增长21.7%,同比加快6.7个百分点,工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49.4%。但加速发展不意味着经济质量的下降。贵州上半年预计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增长30%以上,万元生产总值能耗同比下降5.6%左右,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同比下降8.5%左右。

观点6

西部大开发效果显现

西部加快发展意味着西部大开发效果显现,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局面正在改善。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综合处蔡雨成认为,作为边疆和少数民族地区,内蒙古发展的起点较低,是在基数较小的基础上实现的较高增长。“15%的经济增速也同时蕴涵了‘好’这一发展思路。”蔡雨成说。从2010年开始,内蒙古不再追求GDP增速的全国第一,而是要集中精力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今年上半年内蒙古资源型产业对工业增长的贡献率总体呈下降趋势,其中能源、冶金两大行业对工业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比上年同期下降了2.9个百分点。“这是内蒙古主动调整产业结构的结果。”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综合处处长李力认为。

观点7

不断追求“品质好的GDP”

《中国科学发展报告2011》主编、中科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组长牛文元教授说,我们不盲目崇拜GDP,我们也不盲目抛弃GDP。关注的核心是不断追求理性高效、少用资源、少牺牲环境,综合降低自然成本、生产成本、社会成本、制度成本前提下“品质好的GDP”。(姚润萍)

编辑: 张昌瑀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