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蝴蝶翅膀”如何扇动实体经济?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8-11 16:39:24 

话题

股市应激之后“标普蝴蝶翅膀”扇向中国实体经济

连日来,标普下调美国主权债务信用评级造成了全球“股灾”,然而,股市跳水只是资本市场的应激性反应,由于美国是我国仅次于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一个明显的趋势是,由于信用等级下调造成的融资成本不断上升、美国压缩财政赤字、减少财政支出,将对中国出口造成阻碍。

那么,在股市应激反应之后,“标普蝴蝶翅膀”将如何扇动中国实体经济?

观点

中国出口预期受阻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全球化背景下,标普下调美国信用评级对中国实体经济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外贸出口方面,今年以来的外贸增长势头很可能会受到遏制,而且会明显下降。

他认为,美国的债务危机发酵,跟金融危机一样,是实体经济过度消费模式造成的。美国过度消费后没钱了,相对应之下,美国购买力下降,中国的出口就会受到影响。虽然美国已经提高债务上限,还能支撑一段,但是本质问题并没有解决,只是把危机延后了,这种担心的结果会缓慢呈现,而不会一下子看到。

现状

外贸企业:美国市场信用依然坚挺

从事圣诞彩灯制造的东莞勤上公司国际项目部负责人李建成认为,就目前情况看,美国市场和客户尚没有呈现出无序态势,总体依然较为平稳。目前其美国客户付款正常,市场运作平稳,没有出现剧烈波动的迹象,美国市场信用总体给人感觉依然坚挺。从企业经营角度看,当前美国债务评级下调的直接冲击在全球资本市场,对外贸产业的冲击主要还是通过汇率传达出的间接冲击。

据李介绍,欧美市场是该企业的主要出口对象,去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一直保持着升值的态势,而评级下调后,美元汇率很可能进一步走低,现在美元进一步贬值,企业就会有更大压力,企业唯一能做的就是上调出口价,如果市场不接受,只好放弃订单。

分析

专家:“正确汇改”以应对美国第三轮量化宽松

本报记者综合部分外经贸领域专家的分析发现,他们普遍担心的是美债评级下调会不会倒逼美国出台变相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以及如何通过“正确的汇改”提早作应对。

中国外贸大学教授丁志杰认为,标普此番下调美国评级,可能促使美联储实行变相的宽松货币政策。比如,美联储可能会延长证券投资的平均到期时间。目前平均到期时间约为6.1年,如果美联储把维持长期借款利率延长至15年,那么就等于固定利率抵押贷款利率下调了5到10个基点。不过,他预计,美联储将会出台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

中国社科院财贸所所长裴长洪则认为,当前重新启动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政策导向“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揽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是不完善的。他说,中国价格体制的要素价格、资源价格既不反映稀缺程度,也不反映环境成本。如果价格体制不改革,也不考虑劳动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跟美国的对比,谈论人民币贬值或升值没有根据。

裴长洪认为,人民币汇率受到出口退税因素的影响,目前出口退税总规模几乎是财政收入的9.5%~10%,造成人民币汇率被低估的假象,而且退税链条长,效率低。将出口退税的规模和职能搞清楚以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应该考虑扭曲的因素。所以,政策导向应该为“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校正对人民币汇率的扭曲因素,参考一揽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判断

机构:维持年内一至两次加息的预期

除了出口受阻,“标普蝴蝶翅膀”会不会影响到中国实体经济关注的宏观经济政策调整的时点?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美下调信用可能令中国的政策调整时点延迟,不过,“延迟”不等于“取消”,只是试图在观察清楚金融市场的反应后再采取行动。

鲁政委表示,其所在的机构将继续维持年内加息一至两次的预期,只是政策出台的时点变得更难判断。他说:“如果果真如我们所预期的那样,美国主权评级风波能够在一周内平复的话,那么,目前就仍然无法排除宏观当局在8月后半月继续出台政策之可能。”

趋势

专家:美进口替代政策或提速

专家认为,在汇率问题之外,美评级下调对我出口产业的影响将是长期的,美国可能对中国进口替代政策、自主创新等等,而这两点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出口格局。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据最近美中经济和安全评估委员会提交美国国会听证会的报告,中美危机的根源在失衡,失衡的责任美国一半、中国一半。美国人之所以过度消费是因为中国储蓄,之所以进口是因为中国出口。核心观点一是依据WTO框架,认为美国对华目前贸易手段效果很不好,美国必须研究制订替代性一揽子新的对华贸易摩擦的工具和手段,将重点放在美国国内的政策,包括对华的产业政策、劳工权益,要从根本制度上解决中美贸易摩擦。报告说得很清楚,人民币核心问题就是中国应该承担这个责任。因此,未来中美贸易摩擦,绝不仅仅是反倾销、反补贴和技术贸易补贴,美国可能对中国进口替代政策、自主创新等等,而这两点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出口格局。

张燕生认为,从长期看,美国政府此次提高举债上限的代价是未来十年削减赤字2万亿美元,这对于高福利的美国来说并非易事。为了达到目的,美国政府势必大幅压缩财政支出,这就会让美国市场部分消费需求受影响,进而使得本来已经承受很大压力的中国对美出口产业在一定程度上“雪上加霜”。

影响

引起了金融市场恐慌情绪

正如标准普尔公司欧洲主权评级部门主管莫里茨·克莱默所说,标准普尔的工作不是安抚市场,他们必须把看到的风险说出来。当地时间周二(9日),莫里茨·克莱默表示,在欧元区,风险仍占主导地位。

那么,在美国生成的“标普蝴蝶翅膀”,对于当前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有何影响?这种影响将如何传递到中国的实体经济?对此,中国社科院对外经济部副部长赵晋平在中国对外经贸夏季形势分析会上表示,目前,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有新的变化:希腊新政权上台之后,对原有政府公布的政策做了一个较大幅度的更新,使人们看到了希腊主权债务的问题非常严重。在此背景下,三大主权评级机构纷纷下调了希腊的信用等级,从而引起了金融市场恐慌情绪。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表现涉及到南欧三国,特别是希腊长期金融利率的上升。另一个是有关信贷违约的掉期交易额急剧上升。

赵晋平表示,欧洲主权债务所引发的影响有三种可能:第一,南欧三国主权债务危机可能进一步向整个欧元区或者欧盟蔓延;第二,欧元区主要国家采取过早退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刺激经济计划,由此影响全球经济复苏的进程。

赵晋平表示,今年前五个月,中国对南欧三国出口增长,对希腊增长是50.8%,对葡萄牙增长是24.6%,对西班牙是38.9%,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对外贸出口的影响目前还没有显现出来。此外,今年前五个月人民币相对欧元升值16%,在今后一个阶段人民币继续升值的压力会进一步加大,对欧洲进口会造成影响。不过,实际交易额及订单与投资意向有3~6个月的滞后期,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影响在6~7月份以后才有所显现。

赵晋平建议,在目前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加,同时面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影响下,保持外贸政策的稳定性和延续性,仍然是非常重要的课题。

建议

余永定:“眼下是结束中国对美元依赖的时候了。”

一向注重“政治正确性”的美国评级机构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证明美债问题已相当严重,由此而通过汇率传递给实体经济的趋势,也给中国敲响了加快调整外汇资产形成机制的警钟。此间,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表示,中国应该停止投资发达国家的纸面资产,而是将人民币汇率的决定权交给市场,以阻止外汇储备的持续快速增长。“眼下是结束中国对美元依赖的时候了。”他说。

余永定在9日发表的署名文章中写道:20多年来,中国几乎不间断地保持着经常账户盈余和资本账户盈余,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外汇储备的累积。作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接受国之一,从本质上说,中国购买美国国债而非进口商品和服务的做法,是在把自己高成本借入的资金又贷给其债权国。中国持有大量以美元计价的外国资产和以人民币计价的对外负债。这种资产和负债的货币结构,使得中国的净国际投资头寸在美元对人民币出现贬值时非常脆弱。

余永定说,中国也尝试过多种措施减缓外储的增长速度,但未能奏效,重要原因就在于为了抑制人民币升值的速度,央行必须不断在外汇市场买入美元。鉴于许多发达国家完全是在“印钱”,中国必须认识到,自己不能再投资于发达国家的纸面资产了。中国人民银行必须停止买入美元,并尽快将人民币汇率的决定权交给市场。(记者田川)

编辑: 张昌瑀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