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立法迫在眉睫时机把握至关重要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8-16 16:56:09 

全球16个主要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家,已将气候变化相关的立法提到日程上。记者从日前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立法研究项目启动会(简称启动会)上了解到,国务院授权国家发改委牵头研究拟定有关应对气候变化法律草案相关工作。

启动会上,国家发改委气候司有关负责人指出,将进行研究应对气候变化的体制机制安排,碳排放交易、碳税等问题。该负责人特别强调,必须引导公众广泛参与立法工作。

将促进法提上议事日程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褚君浩表示,要有促进低碳技术、低碳经济广泛应用的政策鼓励和引导。他呼吁制定《低碳经济促进法》,构造低碳经济繁荣发展的政策和人文环境。

褚君浩举例说,2010年中国太阳能电池组件的产量占世界50%的,但应用量只占世界的2.5%,需要有政策引导和推广太阳能电池的应用。他还告诉记者,上海虹桥枢纽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是世界上最大的,6.8MW,但却没有上网电价的补贴,白白地把电送入电网。他说,这样的工程可以示范,但要推广就需要政策保障。多年持续关注能源、环境问题的褚君浩今年又带着《关于制定低碳经济促进法的议案》来到北京。他表示,在气候环境问题成为国际共识的当下,中国需要制定《低碳经济促进法》,促进低碳技术核心技术研发的政策引导。

褚君浩认为,发展低碳经济的一个关键是大力发展高新低碳技术,在“质”上提高发展基础;而另一个关键就是要有政策鼓励和引导。

褚君浩说,随着中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资源环境越来越成为经济发展的硬约束,如何应对全球减排、定位现阶段的发展模式,需要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全局中通盘考虑。

褚君浩还呼吁建立全国统一的碳交易市场。面对近年来全球碳交易呈现爆炸性增长态势,褚君浩称,碳交易规模可能会超过石油跃居全球第一,而中国将会成为全球碳减排量的最大提供国。他说,碳交易市场不仅可以弥补“拉闸限电”式政府行政手段的不足,而且将有利于推动中国低碳金融中心建设。

把握时机至关重要

有学者指出,气候变化尤其是碳减排问题,立法并不见得就一切都好,不立法也不见得就一切都不好,时机的把握至关重要。从国际层面来看,立法从来就是非常困难的。好不容易形成了一个框架公约,哥本哈根会议也没有形成新的法律文件。目前来看是西方在主导,国内立法要非常小心,不必跟着西方的步子走,更不必攀比。

在规范类型的选择上,目前应当宁可保持在较灵活的政策规范层面,立法要看准了才可出台。可以预见的事实是,国内碳减排立法一旦出台实施,必然加重企业负担,加大行政成本。在我国目前环境污染欠账多、节能减排压力大,企业本已不堪重负,碳减排应量力而行,这本身也是有关国际公约留给我国企业喘息的空间,应当把气候变化国际法上的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用足用好。

注重地方立法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林灿铃指出,要加强气候变化立法的超前性研究,做好立法储备工作。美国气候变化各州地方立法积极,进程较快,也不至于因联邦立法对外的效力而产生损害国家利益的问题。另一方面,美国国会在气候变化立法上的激烈争论,有助于科学的论证进而保证立法的科学性。一些法案虽然没有生效,但已经比较成熟,可供不时之需。此外,司法审判实践亦具有重要的意义,在政策法律的制订过程中应予以充分的关注。

有学者也指出,从目前国内立法的具体主张来看,呼声较高的是二氧化碳总量控制、碳交易市场准入控制、交易规则的制订和解释、监督和管理规范。这些手段即使在国外也是新事物,它赋予了政府有关部门新的行政审议,成为立法的选择性目标,立法的行政推手。

总量控制带有计划经济的色彩,在环境保护法制发达国家并不被看好。至于碳减排国际公约虽有个阶段性总量目标,但只在经济发达国家实施,我国没必要跻身其间而给自己规定个控制总量。如果规定了控制总量并法定化,无疑偏离了我国既定的碳排放强度目标。

要防止西方陷阱

不愿具名的学者指出,越是有压力,越要防陷阱。西方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对我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施加的压力已是公开的秘密,这种压力来自欧盟和美国两个方面,说法不同,目的一样,都是想使中国与发达国家无区别地承担碳减排责任。

欧盟向中国开征航空器碳税,是在逼迫中国进入他们的游戏规则。美国在哥本哈根会议前众议院以微弱多数通过了一个有关气候变化的法案,立法上做出非常积极的姿态。但正当人们看好美国碳减排立法时,美国国会却以一个新的法案替代原有法案,一切从头来。

气候变化的国内立法要非常谨慎。气候变化本身是一个非常复杂而又充满不确定性的问题,通过气候变化的“风险预防原则”体现。法律应当是确定的,尽量避免出现对不确定的事物做出价值评判并规定权利和义务。

编辑: 张昌瑀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