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级未来任重道远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8-24 14:31:32 

缺失话语权的中国金融市场遭受长期被“压低”信用评级的困境,这也同时大大增加了中国

海外融资的成本。

中国评级未来任重道远

背景

标普评级撼动全球金融市场

标准普尔宣布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消息一出,全球金融市场立刻陷入一片动荡之中。欧美、亚太股市股指从周一开始,犹如坐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

一次评级下调,便能让全球大乱。信用评级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可见一斑。但在这一领域,话语权完全被三大机构垄断。

分析

信用等级至关重要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曼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的世界里,一个是美国,一个是穆迪公司。美国可以用炸弹摧毁一个国家,穆迪可以凭借信用降级来毁灭一个国家。有的时候两者的力量说不上谁更大。

弗里德曼的话也许有些夸张,但有一点没有说错:信用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至关重要。“举个例子,假如你要买房,向银行申请贷款,你需要向银行提供你的职业、收入等证明,银行根据这些评估你的信用,最终决定是否发放贷款。”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说,“同样的道理,企业、国家借钱也依靠各自的信用,现代的国际经济实际上就是靠信用维系的。”

一个企业或一个国家的信用评级降低,就意味着它向市场融资的成本将会增加,甚至无法向市场融资。去年5月至今年7月,正是因为穆迪、标普和惠誉三家评级机构一再下调希腊、葡萄牙、爱尔兰的主权信用级别,最终导致这些国家不得不向外请求金援。

观点1

三家垄断弊端多多

信用评级如此重要,而目前穆迪、标普和惠誉三家评级机构垄断了全球评级市场95%的份额。这样看来,标普下调美国信用评级能引发如此大的连锁反应,也就不足为奇了。只是,这三家垄断的格局早已弊端多多。

三寡头占90%世界信用资源

“世界排名前15位的债务国都是西方发达国家,它们被三家机构赋予了很高的信用评级,由此它们占有了90%以上的世界信用资源,可它们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年贡献率却不足3%。”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关建中说。

而无论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还是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三大评级机构均未“先知先觉”。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三大评级机构甚至无一例外地给予了美国国际公司及其衍生次贷产品“AAA”的最高评级。

国际评价体系“硬伤”明显

在关建中看来,目前的世界信用评级体系有着明显的“硬伤”。“历史上,美国曾经是世界的债主,为了判断不同国家偿还债务的能力,他们就设计出一套衡量各国信用风险的工具。”关建中说,“可是从1986年开始,美国就从债权国变成了债务国。按照债权债务关系的一般原理,应该由债权人评判债务人的信用风险。可现在完全是倒过来的,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主,反而要由美国来评判中国的信用。”此外,评级过程的不透明也是让人屡屡诟病。

关系国际社会成员根本利益

改变三大评级机构寡头垄断的国际评级体系,关系着所有国际社会成员的根本利益。这不得不让人深思中国评级行业与整体金融市场目前处于初级阶段的现实环境和水平。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欧元之父”蒙代尔教授曾经建议,中国也应发展自己的信用评级机构。蒙代尔认为,通过在此方面加强建设,有利于促进银行放贷。然而,当前国内的信用评级市场却不容乐观。“如果定一个期限,我国可能落后美国十几二十年。”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李治国表示。

观点2

中国信用评级面临挑战

作为债权国,中国在国际信用评级上的话语权还小得可怜。而在中国本土市场,三大评级机构也占据了大部分份额。

目前,中国评级市场上,具有信用评级资格的机构共有5家,但有4家已被穆迪、标准普尔、惠誉国际三巨头以参股或签署技术服务协议的方式“同化”。

大公国际是唯一一家还称得上“国有”的评级公司,但它的份额只有20%多。“国外很多地方,信用评级市场都是由本国评级机构主导的。”关建中说,“像日本就规定,即使外资评级机构进入,也必须采取本土与外资评级机构‘双评’的模式。”

中国内地信用评级三大风险

在李治国看来,造成当前国内信用行业现状的主要原因还是整个金融市场的发展处于初级阶段。从经济发展的模式上讲,我国的经济增长模式还未达到从“保守型”转向以市场为导向的“自由型”。“好比银行的信用与国家的信用倍数成正比,整个信用行业没有发展起来是因为金融市场,尤其是债券市场的使用还没有达到美国那样的普遍程度,因此没有办法体现出现阶段‘信用’在资本市场的最重要价值。”李治国说。

在李治国看来,当前的中国内地在信用评级上面临着三大风险:一是核心机密泄露的风险;二是企业价值低估的风险;三是市场被外资占有甚至被控制的风险。

观点3

中国信用评级机构面临渗控

事实也正是如此。现在,我国规模较大的全国性评级机构有大公国际、中诚信、联合资信、上海新世纪四家。然而,自2006年起,美国评级机构就开始了对中国信用评级机构的全面渗控。该年,穆迪收购了中诚信49%的股权并接管了经营权,同时约定7年后持股51%,实现绝对控股;2007年,惠誉收购了联合资信49%的股权并接管经营权;2008年标准普尔也与上海新世纪开始了战略合作,双方在培训、联合研究项目以及分享信用评级技术等领域进行合作……可以说,美国信用评级机构几乎控制了中国三分之二的信用评级市场。

中国未来的信评市场潜力巨大

“应当思考的问题是,既然我们是美国主要债权人,为何就不能借此扩大需求,壮大我国评级行业的影响力?”在李治国看来,随着我国金融市场的不断发展与成熟,中国未来的信用评级市场潜力巨大。

至于新型国际评级体系未来的发展方向,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关建中认为,应该由三大部分组成,即国际信用评级监管组织、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国际信用评级标准。“可以设立一个‘国际信用评级监管委员会’组织,由各国评级监管机构组成,而世界债权国家应当主导这个委员会。同时,制定统一的国际评级标准,推动建立一个由各国政府认可的信用评级机构组成的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参与每个国家的评级业务。再由独立的国际评级监管机构制定评级。”

编辑: 张昌瑀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