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实名制为何形同虚设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9-07 15:50:49 

监管缺失和无序竞争是导致手机实名制无法取得预期效果的主要原因。也有市民指出,实名制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瘸腿政策。无论如何,一年的实践证明,再好的政策初衷,如果没有坚实的民意支撑和周全的立法,都无法避免“流拍”的命运。

话题

手机实名制有名无实

9月1日,我国手机“实名制”实施一周年。一年过去了,尽管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营业厅都严格执行实名登记,但是报刊亭、手机销售店的通信代理商依然对手机实名制“熟视无睹”,在数量众多的代理点,消费者不用出示身份证仍可以很容易买到手机卡。

手机实名制有名无实,买卖双方为何都不“买账”?不需要实名登记的无名卡从何而来?对于不按实名制要求销售手机卡的商家,谁来监管?  

观察

手机实名制遭遇尴尬   

“手机卡预存话费30元,号码免费赠送。”在北京石景山区的杂货店,这样的广告随处可见。周林刚从武汉到北京实习,便在一家杂货店买了个北京的手机号码卡,不需要登记身份证,掏钱可得。“如果到营业厅办理,不仅要用身份证登记,还得另外花钱买手机号,在这里买方便又便宜。”周林说。除了随处可买到预存30元和50元的中国联通号码卡,中国电信、中国移动的手机号码卡也不少,均不需要身份证登记。

销售商“软执行”用户不买账

去年9月1日,工信部宣布正式实施手机用户实名登记制度。此前,大多数垃圾短信、短信诈骗等使用的手机号码均为非实名制手机。工信部规定,办理手机入网的新用户必须出示个人身份证件进行实名登记。

按照工信部的部署,手机实名制工作将分两个阶段进行:从9月1日起对新增电话用户进行实名登记;待相关法规出台后,用3年时间做好老用户的补登记工作。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一阶段效果不理想,第二阶段恐怕也将遥遥无期。手机实名制的尴尬表现为销售商的“软执行”,用户的“实名”热情不高和管理部门的监管缺失。

无名手机卡随处可得

无论是零售还是批发,无名手机卡都随处可得。不仅各地报亭、小地摊、手机销售店在“大张旗鼓”地非实名卖手机号,网上更是“肆无忌惮”地售卖各类无名手机卡。有媒体报道,在北京的木樨园手机卖场无需登记任何信息,就可轻而易举地批发上百张手机号码卡。

目前,我国并未出台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法规,不少用户因个人信息资料泄露,而经常被商业推销电话骚扰。而无名手机卡不仅方便、便宜,而且不用担心个人信息泄露。“手机实名制的初衷是保护公民的信息不泄露,但是手机实名以来,手机里的垃圾短信、响一声电话并未减少。”周林如是说。

观点1

无名卡从何而来?

吆喝了一年的手机实名制从目前来看,雷声大雨点小,收效并不理想。从源头上追溯,既然营业厅严格执行手机实名制,那无名手机卡为何能在市面上如此“猖獗”,号码又从何而来?

某运营商的工作人员这样解释,目前代理商从公司拿走的手机号码卡都是未激活的,按程序,售出后需要代理商返回顾客的个人信息才予以激活。不过对于如何判断代理商返回的这些个人信息是否属实,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这方面的确很难监控,所以导致手机实名制形同虚设。

当记者用一张在代售点买到的联通手机卡致电客服,得知该卡没有任何个人信息登记在档,但是手机卡仍然可以正常使用,当问及如果想要更换业务是否需要补登身份证,该客服表示不需要。显然,尽管运营商在营业厅严格实行手机实名制,对于市面上的无名卡却是持默认的态度,即使代理商没有返回用户个人信息,无名手机卡还是能“畅通无阻”地使用。

利益驱动是主因

一位经销商的话道出了个中原委:“主要原因还在销售终端,尤其是很多遍布大街小巷的销售终端很难监控。”他告诉记者,如果真按要求登记身份证的话,不但很多分销商的生意根本就没法做。而且消费者也不买账,谁会愿意随便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和名字留给一个商铺或者报刊亭的老板?

销售终端的积极性不高,消费者不买账,自然就为手机卡的避“实”就“虚”销售创造了条件。但记者了解到,市场的激烈竞争也使得许多运营商对流进市场的手机卡实名制执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终使得这场避“实”就“虚”的大戏得以真正上演。“竞争太激烈了,放号是抢客的有效手段,你不卖别人也要卖,号码放出去,才能成为利润源。”一位业内资深人士透露。

记者了解到,由于分销商想方设法希望弄到大量匿名卡,一些运营商的内部工作人员便变相用一张身份证登记多个号码,致使一些根本未经实名登记的号码就悄悄地从运营商处流入市场终端。此外,记者了解到,监管缺位也是实名制无法真正畅行的重要原因之一。“一边是利益驱动,一边又没有有效约束,很多发行部门对那些流入市场的匿名手机卡多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这位人士表示。

实名制症结在运营商

有手机号码卡批发商告诉记者,运营商常常会为了争夺新用户采取匿名放号手段,对包销商、分销商提出要求,希望他们做好用户信息登记工作。事实上,对于分销商最后的登记成果,运营商也不会认真检验。“多多益善”才是他们最主要的营销目标。

飞象网首席执行官项立刚也认为,目前手机实名制有名无实的主要症结还是集中在运营商身上。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和市场竞争压力,运营商在实名制的取舍之间显得十分为难。实行手机实名制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给运营商造成了很多麻烦,成本较高,短时间也得不到太多的回报,所以运营商对手机实名制的积极性并不高。

观点2

手机实名制无明确法规支撑

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10年第一季度,韩国有99.7%以上的移动手机用户为实名注册的后付费用户,美国的电话实名也覆盖了大部分用户,那么为什么在中国手机实名制的推行进程却如此缓慢呢?

据了解,目前我国现行电信管理条例并没有就实行手机实名制后用户的身份信息保护作出详细规定,手机实名制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或行政法规作支撑。而美国、韩国等已经实行手机实名制的国家,无一例外地都完成了相关立法工作。

专家认为,实行手机实名制,主要涉及三方利益,即监管者、运营商和手机用户。作为监管者,最主要的任务莫过于制订具体的实施细则;运营商是实行手机实名制的关键环节,运营商应自查自省,堵住实名制的漏洞,保护用户的个人信息;若监管者和运营商能解决用户的后顾之忧,用户怎么可能不愿意进行实名登记呢?

业内呼吁立法规范

应该说,手机实名的初衷之一是便于管理者知道持有这张电话卡的人的具体信息,同时便于管理和掌握信息,对于抑制垃圾短信和手机犯罪是一个有效措施。但是由于推行乏力,垃圾短信群发者根本未见收敛。许多市民反映说,手机实名制实行一年了,垃圾短信泛滥的情况依然故我。对于手机实名制推行乏力现状,岛城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实行“手机实名制”不能仅停留在部门要求上,因为这无法有效遏制运营商和代理商扩张自身利益的冲动,从而忽略自身应承担的社会责任。从事法律研究的青岛科技大学讲师宋敏表示,手机实名制应上升到法律层面,对运营商和代理商的违规行为及惩罚进行明确规定,这样才能具有强大的约束力。

立法来保障手机用户隐私权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仅仅监管到位和产业内部认同,无法真正保障手机实名制的顺利推行。一位经销商告诉记者,手机实名制的真正普及推广所面临的最大困难不是运营商和监管部门,而是手机用户的认同。记者了解到,由于牵扯着多方利益,手机实名制自有传闻之日起就颇受争议。单是从市民对其评价上就可以看出民意项背:“防君子不防小人”和“隔靴搔痒”。更有市民抱怨说实名制还可能泄露消费者隐私,这也无形中加剧了对运营商的不信任,进一步增加了手机实名制的推进难度。对此民意,宋敏表示,“通过立法来保障手机卡消费者的隐私权,也是立法题中应有之义,如此,才能让初衷良好的制度真正造福于民。”(综合《光明日报》等)

编辑: 小鱼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