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入股浙江龙生“桐庐的贵人”宗氏PE拆解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9-21 15:11:59 

宗氏PE

浙江龙生IPO的“关键先生”,正是宗佩民。宗佩民本人和浙江龙生的在职高管向记者证实,公司董事长俞龙生原本无意上市,且家族企业在早年的诸多制度均有不完善之处。直到2007年遇到了宗佩民,才有了今天上市的启程。

据宗佩民透露,仅就浙江一地而言,其“辅导”上市的省内上市公司,算上浙江龙生才刚刚5家,但若算上正在预备过会的,则多达10家,而他已经投资的全国拟上市公司甚至多达100家。

8月25日,“汽车座椅滑轨龙头”浙江龙生汽车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浙江龙生)IPO闯关过会。

以公司2010年的每股收益0.72元和目前中小板零部件行业约25倍的市盈率计算,其发行价可达18元。浙江PE大佬宗佩民及其关联方浙江鑫华丰盈创业投资公司、浙江蓝石创业投资公司在2010年3月“闪电入股”所持有的464万股,较之3500万元不到的投资额,宗氏将会收益倍增。

桐庐的贵人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坐落在杭州市桐庐县富春江镇的浙江龙生是一家有“汽车座椅滑轨龙头企业”之誉的家族企业,注册资本5800万元,董事长俞龙生家族累计持有公司上市前85%的股本,公司在2010年和2011年上半年分别实现净利润4157.52万元和2227.52万元。

2010年3月22日,鑫华丰盈等3个公司股东和宗佩民等3个自然人股东以现金方式对浙江龙生增资88.2353万元,将拟上市公司的注册资本由500万元增至588.2353万元。在宗佩民等股东入股2个月后,浙江龙生便迅速改制为股份公司。

浙江龙生招股书称,自然人股东宗佩民仅斥资35.69万元拿到了公司上市前0.62%的股本,居于末席。但作为浙江华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宗佩民,同时亦为鑫华丰盈和蓝石投资的法人代表,后二者的投资业务由华睿投资实际管理。也就是说,宗佩民所率领的集团性资金,在浙江龙生的IPO冲刺阶段,累计斥资3466.67万元,斩获464万股。

浙江龙生并非宗佩民在桐庐县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早在2008年8月便成功登陆深市中小板的浙富股份是宗佩民在桐庐的首笔杰作。与突击入股浙江龙生相似的是,宗氏的睿银投资、嘉银投资是在浙富股份上市前一年,即2007年7月斥资约4500万元参与公司上市前的最后一次增资。宗佩民注资后仅1个月,浙富股份改制为股份公司,宗氏的资金拿到1000万股原始股。

2008年8月6日,浙富股份上市首日收于23.62元,宗氏PE在收盘首日的账面市值达2.362亿元,较之初始投资额,约赚4倍。截至目前,宗佩民的股份尚未全部清仓,并仍在浙富股份挂职董事。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无论是浙江龙生还是浙富股份,都将宗佩民视为公司IPO闯关成功的“贵人”,时至今日,桐庐县的上市公司仅有上述两家,且集中在该县的富春江镇。据浙江龙生内部高管透露,宗佩民早在2007年就经浙富股份董事长的推荐,找到了俞龙生游说其上市,从建立联系到PE投资,从担任财务顾问到派遣董事,宗佩民与浙江龙生的合作已达4年之久。

随着对浙富股份、浙江龙生上市的成功推动,宗佩民已经成了桐庐县政府眼中的“贵人”。2010年12月12日,华睿投资携手其他股东发起设立的“宗氏”第20号创投资金———华睿医疗便将注册地放在了桐庐县,在该创投公司的设立仪式上,桐庐县委书记戚哮虎携多位副县长集体亮相捧场。

诸暨资本后援团

上述浙江龙生高管回忆称,2007年宗佩民游说俞龙生将企业打造上市时,俞龙生是拒绝的。但俞龙生在宗佩民的帮助下,客户订单剧增,而公司产能不足的矛盾日益显现,才最终决定上市融资,甚至保荐券商选择齐鲁证券,亦是宗佩民把的关。

尽管宗佩民本人对“桐庐贵人”之说一笑了之,但其坦承,在这两家桐庐县企业的跟踪过程中,他的确倾注了较多的心血。“我从2007年起跟踪浙江龙生到2010年投钱,是因为时机问题。我们一直帮助公司进行优化、完善的工作,绝不是外界从招股书字面上所看到的‘突击入股’。”

诸暨人宗佩民在浙江龙生的PE投资中,得到了家乡资本的鼎力相助。注册资本1亿元的鑫华丰盈和注册资本3.5亿元的蓝石投资,这两家参与浙江龙生PE投资的股东均为诸暨的公司。2008年夏,宗佩民的蓝石投资落户诸暨的揭牌仪式上,绍兴市委常委、诸暨市市委书记谭志桂曾前往出席,与宗佩民共同为新设立的创投公司揭牌。

鑫华丰盈方面,宗佩民直属的华睿投资仅占前者10%的股份,诸暨本地的诸暨市九象投资公司占30%的股本;诸暨市荣风制衣厂、浙江能加能电源业有限公司和自然人童铁明各占20%的股本,童铁明为诸暨市华东轴承厂厂长。蓝石投资亦是由10位股东发起设立,其中与宗佩民关系紧密的浙江华睿点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仅占其1%的股本。

除了浙江龙生外,宗佩民打理的蓝石投资还入股了深圳的创业板上市公司梅泰诺,蓝石投资至今仍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流通股东,来自华睿投资的康伟亦在上市公司董事会中占据一个名额。

浙江诸暨的海越股份总经理助理陈海平向记者透露,他个人与宗佩民相熟,宗佩民投资浙富股份的睿银投资,便有海越股份参股其中。在设立创投公司方面,海越股份更是与宗佩民“深度合作”,如海越股份参股的浙江华睿海越光电产业投资公司、华睿盛银、华睿泰信等,宗佩民的身影均隐现其间。

除海越股份外,宗佩民在故乡的重要合作伙伴,还有诸暨明星企业盾安集团,2010年11月12日,“宗氏”的第19号创投基金———如山消费产业投资基金在杭州成立,基金首期规模为2亿元,该基金的发起人便是盾安集团。

宗氏PE模式

现年47岁的宗佩民,1985年毕业于浙江工商大学统计系,先后在浙江省供销学校任教、在浙江省兴和集团投资部任职,并在浙江天堂硅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担任了一年的研究部经理。2002年起,宗佩民创办华睿投资,踏足PE圈。

据宗佩民透露,算上浙江龙生、浙富股份,其在浙江省内已投资上市的省内上市公司先后还有水晶光电、贝因美和康盛股份。在浙江省外的则有北京的梅泰诺和深圳的迪威视讯等。“除了这些,若算上在会里等着过会的拟上市公司,仅浙江省我们就投了近10家,而我们在浙江省内投资的拟上市公司则多达100家。”

宗佩民的PE模式的特点之一是,即使以华睿投资的名义“直投”,亦有关联的创投公司参与其中。如对梅泰诺投资时,华睿投资仅斩获了该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2.19%,但蓝石投资却拿下了14.19%。

对于这种模式,宗佩民解释称,“这是由浙江民间资本的特殊性所决定的,浙江的老板比较多,但有大资金的不多,每个人出个几百万元,累计在一起就差不多能有一个亿,而我们投资金额一般也不大,多为两三千万。”同时,宗佩民也承认,愿意将蛋糕切与他人,也与自己手上资金有限不无关系。

一位熟识宗佩民的浙江PE行业人士透露称,宗佩民是以给公司做财务咨询(类似于财务顾问)出身的,其个人资金有限,他以个人名义拿下公司原始股的方式,基本是通过自己的专业财经知识为企业服务,然后“羊毛出在羊身上”,用咨询费抵价入股。

宗佩民将“宗氏PE”的独特模式定格为“服务+投资”,在实际投钱之前,先为公司提供财务咨询业务,如浙江龙生。宗佩民本人透露,其为之提供财务咨询服务的公司在全国已达200家。

从跟踪研究、提供专业咨询服务到真金白银的PE投资之前,宗佩民最看重的就是公司的财务规范,“浙江有些乡镇企业的老板,不客气地说,有点土,他们甚至想方设法地少缴税,但我反复对他们说,必须严格规范财务制度,该补缴的税就要补缴,带着‘税务’的金手铐,才能让公司融到更多的钱,打造出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据华睿投资官网资料,宗佩民麾下的“宗氏”创投基金已达20只,细分行业的专项产业创投基金亦近10只,管理资本总额已达50亿元。经记者估算,以“宗氏”麾下资金之巨、投资拟上市公司数量之多,宗佩民已堪称“浙江PE第一人”。

编辑: 张昌瑀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