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民企二代助推企业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9-22 15:40:58 

当前,随着改革开放以来创业的部分民营企业家年龄增大、其后代逐渐完成学业开始走向社会,不少民营企业开始陆续进入“交接班”高峰期。这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二代民营企业家,开始面临交接班带来的巨大压力。他们能否顺利交接班,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中国民营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转型民企二代助推企业

民企交接班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在很多人看来,比起一般的创业者,富二代不用艰苦创业就可以继承家产,令人羡慕。但是在继承了家族企业的二代甚至三代来说,这并不是轻松的事情。

严峻的现实赋予了民企二代更重大的责任和更重要的使命,这不仅是二代企业家个人价值充分显示和被承认的过程,也是民营企业所有者逐步摆脱落后的经营管理方式和低附加值生产的过程。

民企二代领导企业转型,他们准备好了吗?民营企业面临转型之痛

转型升级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唯一出路的观点日渐成为共识。但后危机时代,民企发展阻力不小。以出口型企业为主的沿海地区民营经济,复苏和发展的压力将会持续。一些分析人士还认为,今后保护主义与反保护主义可能会成为中外经贸关系的常态。

市场准入“进入难、壁垒多、遭歧视”问题依然存在。有的行业即使允许进入,也设置了很高的门槛,给民营经济设置一道看得见,进不去,一去就碰壁的“玻璃门”。

内在压力不小除了外部因素,民营企业实现转型升级的内在阻力也不小,家族化管理弊端凸现。

家族化管理是浙江乃至全国民营经济的一大特征。就在“富二代”游走于风口浪尖之时,近日媒体又曝苏州一位“富三代”因被长辈逼迫继承父业而自断手指,戳到民企痛处。家族化管理在民营经济中的主导地位有其合理性,但是随着民营经济的发展和壮大,家族化管理的弊端逐步显露。一方面,企业内部管理制度无法规范化、法制化;另一方面,容易造成企业的内部分化,使企业进一步成长受到很大制约。而民营企业本身低层次的产业结构也面临国际竞争压力,块状产业组织方式面临恶性竞争压力,粗放型发展模式面临要素资源瓶颈压力,民营企业传统管理和组织体制及治理机制面临升级压力。民企二代“闪亮登场”

与父辈创业时十足的“江湖气”以及“泥腿子”上岸相比,二代民营企业家虽然草根韧性少了,却更多表现出现代知识型色彩。他们有更高的文化水平、更广阔的视野,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也更强,对于企业的转型升级是一针“强心剂”。

浙江卡尔领带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传统的领带出口公司。陈相2006年从父亲陈国军手中接过总经理职位后,就开始发展领带出口的网络业务。在父亲觉得用电脑做外贸“不靠谱”的情况下,陈相顶住压力,运用电子商务模式给这家以传统产业为主的企业带来了极大商机,利润开始以每年50%的额度大幅增长。陈相还一改以往严肃、等级森严的公司氛围,在企业内部推行轻松化管理,营造平等、积极的企业文化。

与陈相一样,宁波佳星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余雪辉在接班后的短短3年时间里,就以电子商务为突破口,将父亲几千万元产值的企业做到了3亿元。如今的余雪辉不但将父亲1亿元的外销产品都包了,还开始为其他中小企业服务,被称为“中国十大网商”之一。“民企二代”李定,30多岁,年轻人的朝气和活跃思维,让他对企业用人和产品研发上,和父亲发生了冲突,但李定没有泄气。他与父亲协商,如果不成功,就老老实实做毛绒玩具。李定通过开发塑胶玩具、推出动漫产品和女童服装系列,在产业链上不断延伸,事实的结局是李定赢了。“民企二代”的闪亮登场,在让我们看到一批新鲜面孔的同时,更给民营经济注入了创新跃升的新活力。传承新内涵:延续父辈精神

现在已是蓝海天使资本的管理合伙人陈豪出生在一个传统浙商家庭,他从大二开始经营二手书市场,先后经营过门面店、手机短信促销卡、校园消费联盟卡等诸多项目,在不断的探索之中积累了资本和经验。

大学毕业刚2年时,陈豪却已经与人合伙创办了6个企业。由于创业经验,他被几位资深合伙人看中,进入蓝海天使资本,打理从英国和浙江募集的3000万美元,正式开始了投资人的生涯。“作为投资人的要求比创业者高得多。”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执行总经理郑晓军认为,作为掌控资金的人,投资人必须具备很高素养:比如对商业高度敏感,对创业各个环节的了解程度,对各种商业模式熟悉,对创业者内心洞察入微……只有这样,才能在短时间内判断出一个团队、一个项目是否有投资价值。“新生代企业面临更具挑战性的环境,也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洪振宁认为,“时代不同,做的产品也不一样。”接触过不少温州企业家,他发现老一代企业家主要是做皮鞋、服装等,但是,现在的新一代企业家更注重资产经营,比如投资房地产和矿产等,以及资本经营,比如利用资本市场等。

和陈豪一样,浙商创投集团的行政总裁华晔宇就是离开家族制造业领域,投身到资本领域。他认为做快进快出的创投和父辈的传统制造业并没有太大不同。“只是新的时代出现的不同商业模式。父辈的成功无法复制,我们只能根据我们的特点做事情。”“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是延续父辈的精神,并创造性地寻求新的事业。”华晔宇表示,“传承并不一定是直接接手公司,而是有更广的内涵,重要的是一种精神传承。”让“富二代”成为“创二代”

不少人认为,民营企业交接班不畅,不但影响企业自身可持续发展,而且影响区域经济的稳定。

而事实证明,民营企业如果顺畅地完成交接班,不但二代民营企业家靠着年轻人特有的闯劲和干劲拿过接力棒,还可以利用企业决策、管理层的更替这一机遇,把企业带上一个新的高度,从而完成自身发展方式的转变。

专家建议,要把这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打造成具有创业创新精神与能力的“创二代”、转型升级的主力军,把这一被民营企业称作“生死坎”的交接班期变成转变企业发展方式的机遇期。

慈溪市工商联副主席王雪峰说,除经济部门、工商联外,党团组织也应参与进来,全社会齐心协力,依托专门培训机构和高校,通过政策引导、编写教材、系统教学、建立档案、跟踪辅导,逐步探索建立二代民营企业家培训长效机制。

专家建议,在帮扶二代民营企业家的同时,也要关怀第一代企业家。他们创造大量社会财富,对经济发展做出过贡献,却不像公务员那样退休后有老干部局或单位负责,要采取措施传递党委政府对他们的关心,理顺情绪,引导他们在交接班过程中起到积极作用。

编辑: 张昌瑀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