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稀土盗采众生相:十倍暴利下的冒险游戏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09-28 15:56:41 

卡片

稀土盗采

因为今年做稀土生意,赣州人张毅(化名)赚到了钱,身家也接近1个亿,因身边不少朋友今年都换了车,他最近也打算换一辆宝马跑车。

在赣州当地,奔驰、宝马是有钱人的最爱,尤其是暴发户。“仅仅今年上半年,赣州当地稀土行业一下子就涌现出了100个以上的亿万富翁,千万富翁就更多了。”赣州一位从事稀土冶炼和贸易的刘老板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开这种车,别人认为你有‘实力’,生意也好谈。”

张毅做生意算是正当的、合法的。今年在赣州当地暴富起来的人,许多则是依靠非法手段开采稀土矿。

由于国家加大了对稀土盗采的打击力度,赣州当地已经形成了一条非常隐秘的稀土矿开采利益链条。在那里,如果没有熟人介绍,很难买到“私货”(非法开采的稀土矿别称)。

[暴富之道]

1.一吨矿就3万元钱的成本,可以卖40多万元,一车至少可以拉10吨。许多农民只要“干一票”,就可以赚个400多万元,一辈子就够了。抓到了就关个一两年,实际上也不会关那么久,没抓到就全家荣华富贵。2.开采稀土矿比贩卖毒品还赚钱。贩毒还有杀头的危险,但是盗采稀土起码不会杀头。3.一些盗采的人,稀土开采工艺非常简单。在自家后院弄个池子,把盗来的稀土放进去,买点儿草酸等化学品就可以了。一个农民,一年弄个二三十万元很轻松。

赣州稀土盗采众生相:十倍暴利下的冒险游戏

暴利驱动

在赣州稀土行业,最近两年,尤其是今年以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要敢干,基本上都发了财。“一吨矿就3万元钱的成本,可以卖40多万,一车至少可以拉10吨。许多农民只要‘干一票’,就可以赚个400多万,一辈子就够了。抓到了就关个一两年,实际上也不会关那么久,没抓到就全家荣华富贵。”刘老板说。

他认为,今年上半年,开采稀土矿比贩卖毒品还赚钱,“贩毒还有杀头的危险,但是盗采稀土起码不会杀头。”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现在就是像《资本论》中说的那样,而且更严重,不止300%的利润,至少10倍以上的利润。”刘老板说。

赣州稀土矿业公司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我就认识一些盗采的人,稀土开采工艺非常简单。在自家后院弄个池子,把盗来的稀土放进去,买点儿草酸等化学品就可以了。一个农民,一年弄个二三十万元很轻松。”

在赣州市,暴富现象比比皆是,有人是因为盗采,更多的人则是倒矿和倒稀土氧化物。刘老板说,有的人上个月还欠别人的钱,下个月就赚了几百万;有的人之前还拿着1000~2000元钱一个月的工资,而今年上半年倒稀土,滚出了几百万。

在赣州当地流传个笑话,“有个人盗采被举报,被抓进去了,所以货没卖出去,等他出来后,发现价格涨了十来倍,一下子发了财。”

这是一个产生奇迹的行业。刘老板说:“许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果说涨一倍、两倍都是正常的,但涨个一二十倍,一辈子可能只会见过这一次。”

盗采猖獗

在赣州暴发户中有很大比例是依靠盗采致富的,尤其是大山中的人。

在赣州信丰县百石村的一座深山中,记者通过当地人的介绍,找到了最大的盗采稀土矿,采矿区已于今年3月被政府部门捣毁,办公场地已经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当时来了许多车,听说是中央直接下来的人。”带记者前往那里的摩的司机告诉记者,“这个矿已经开了许多年了。”

矿中间拥有10余个水池,专门用于沉淀稀土。水池周围全部是稀土矿。这里原本应该是一片茂密的山林,但是经过长时间的私挖乱采,已是满目疮痍,水土流失非常严重。“因为沉淀稀土的时候,必须要用草酸等大量的化学药品,所以这个地方已经不再长草了。”摩的司机指着远方说,山间原本有一条小溪,现在也已经干涸了。

距离矿有1公里远的地方,有几户农家。在进入矿区之前,摩的司机试图询问稀土矿的具体位置,但因是陌生面孔,当地人没人愿意回答。现在当地依然还有盗采的,不过不是很多,主要是现在风声太紧。

距离百石村不远的另一个村子,据该村一位较有势力的生意人告诉本报,“村书记手头就有矿,带头弄。不过如果你想买货,我姐姐手中也有。”在他的带领下,记者前往村委会的办公室。村书记对陌生人的到来感到非常谨慎,“前两年我们在做,这几年国家不让做,所以我们早就不做了。如果你要买矿,到其他地方买。你以前没做过这行,如果没有熟人介绍,人家是不会卖给你的。”

盗采的稀土数量非常庞大。“在赣州,盗采的稀土产量跟赣州矿业公司相比差不多。”刘老板说。

有数据能够对此进行佐证。江西省稀土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饶勇告诉记者,今年1~6月,江西省稀土矿产品类产量为5196吨,销售量为4805吨;生产稀土氧化物11820吨。

江西目前拥有89个稀土采矿证,其中88个在赣州稀土矿业公司手中,另一个在江钨集团手中。江西是全国中重稀土最大的产区,中重稀土也是全球价值最高的稀土品种。国际上虽然也有稀土资源,但是大部分都是轻稀土资源。“稀土氧化物产量为11820吨,但是正规渠道矿产量销量只有4805吨,虽然从广东那边拉一些货过来,但主要还是赣州当地的私货。也就是说,今年上半年,赣州盗采量有几千吨。”刘老板说。

百石村村民告诉记者,其实,盗采也不是制止不住,关键是政府有没有这个决心,“比如上面下来检查,不要通过下级机构,许多官员是有干股的,上面一来检查,就报告让暂时不要开采”,而且矿区一般都在深山中,道路崎岖,一些官员不愿前往检查。

私货冲击价格

由于中央政府今年以来对稀土极其重视,一些非法开采的稀土矿被取缔,导致稀土价格大幅飙升。

百川资讯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4日,轻稀土氧化镧的价格还只有3万元/吨,到了7月初,就达到了20万元/吨左右,重稀土氧化铽1月4日的价格还只有2750元/公斤,到了7月初,就达到了2.4万元/公斤左右。

不过,从7月中旬开始,稀土价格开始掉头直下,截至目前稀土氧化物价格已经距离最高点跌了20%~30%,部分元素产品甚至跌了更多。为了应对稀土价格下跌,9月16日,包钢稀土(600111.SH)旗下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宣布,将以不高于90万元/吨的价格收购拥有国家指令性计划企业生产的稀土镨钕氧化稀土产品。“稀土价格下跌,一方面是因为稀土价格涨得太高,下游减少了使用量,另一方面是今年上半年市场囤积了大量的稀土,抛售压力很大。”刘老板说,“此外,私货对市场也构成压力。如果被抓到,私货就会被没收,所以还不如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卖掉算了。”

一些分离厂也愿意采购这样的货。据他介绍,一些厂建在两省交界处,一般不会怎么查,“我就知道一个朋友在安徽和江苏交界处搞了个分离厂,厂址在安徽,江苏查不到;安徽过来查,因为地方穷,给点儿钱就行了。”

私货目前在稀土市场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对供需关系甚至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赣州稀土矿业公司上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如果全部关掉了,一些地方政府的税收就会大幅减少,“所以有的政府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刘老板看来,尽管目前赣州已经下令停止稀土矿开采,但是由于盗采数量巨大,私货对市场构成了很大的压力,如果私货太多,稀土价格可能就很难稳住,“如果政府抓一下放一下就会出现大问题,如果一直抓住不放就没问题。”

编辑: 张昌瑀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