垄断是扼杀中小企业的“祸首”

来源:  发表时间:2011-10-13 14:52:52 

垄断是扼杀中小企业的“祸首”

温州老板跑路让中国中小企业生存困境备受关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联合阿里巴巴(中国)昨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小企业主们对于未来有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更悲观的看法。72.45%的受访企业预计未来6个月没有利润或小幅亏损。

对于我国眼下中小企业处境,用“四面楚歌”来形容比较贴切:对外,受到欧债、美债危机的影响;对内,受到国内货币政策紧缩的掣肘;从企业内部来讲,又遇到成本上升,订单减少的内忧外患。

我们在承认中小企业,由于以上原因,导致其利润锐减,甚至濒临亏损的同时,笔者觉得,从客观上讲,垄断才是七成中小企业濒临亏损的加速器,更是扼杀个体经济的“罪魁祸首”。

市场经济理论告诉大家,市场经济的主体应该多元化的,竞争的主体越多,表明市场经济越有朝气和活力。无论是发达的西方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中小企业大都呈蒸蒸日上的态势。在美国,硅谷几乎都是中小企业,政府更是把中小企业称作是“美国经济的脊梁”。

再譬如德国。这个被中国超越了超大型经济体,国人在脑海里,往往把它与西门子、奔驰、宝马、大众等国际知名大企业联系在一起。但实际上,在德国总数近400万家企业中,中小企业占了99.7%,为全国创造着57%的GDP,贡献着近50%的税收,更解决了70%的就业,公司净产值占到全国总量的近一半。很难想象,离开遍布各地的中小企业,美国、德国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就不会活力四射。

与此对照,确实让国人惊诧。因为,美国与德国都是垄断组织出现最早的国度,而现在他们却注重中小经济的发展,把个体经济当作经济腾飞的引擎,从而带动整个经济向良性方向发展。反观国内,国内个体户日渐萎缩,而垄断企业却一枝独秀,独占鳌头,并呈气吞山河之势。

个体弱,垄断强,似乎没有太大的关联。但是,稍加分析,我们就会明白,强大的垄断企业在占据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的情况下,小企业的生存空间,难道不会受到挤占和排斥吗?而且,我国的垄断不是充分竞争的基础上形成的,这种背景下的垄断,难以创造出公平的竞争氛围。

因此,笔者觉得,现在国家层面除对中小企业实施金融政策倾斜,启动减税计划,以及清理各种不合收费的同时,更需要在打破垄断行业上做足文章。惟有政府逐步排除垄断行业的利益干扰,打破垄断,才能让中国数以百万千万的人投身于中小企业的发展,中小企业才会有春天。民间融资降温加息窗口关闭近期温州企业主“跑路”等事件显示民间融资流动性风险增加,民间融资短期内可能急剧降温,影响中小企业的正常融资和生产经营。但是,民间融资对宏观经济和银行体系造成的系统性风险仍然较小:民间融资规模不大,对银行资产质量的直接影响有限;同时,民间融资基于私人产权对风险的管理能力较强。

民间融资过去两年快速增长,利率大幅攀升,有不健康的成分,包括房地产泡沫、过分的逐利和投机行为,是不可持续的。针对民间融资降温,政策重点在于增加正规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和财政救助。政府救助应防范道德风险,避免造成对不负责任的投融资给予鼓励的逆向选择机制。货币政策全面放松和利率市场化都不是化解民间融资风险的有效手段。

基于国内外近期形势的发展,我们认为货币政策的总量调控进入观察期,我们此前预计的九、十月加息一次的时间窗口已经关闭。针对中小企业融资和保障房建设的定向宽松是未来几个月的政策重点,总量是否放松,何时放松则主要取决于国际经济的发展,尤其是欧洲债务危机的演变。

德克夏成了欧债危机中要求政府援助的第一家核心国家大银行,市场预期欧盟会加紧讨论银行注资的计划,令全球股市上演了一场小幅反弹。同时,欧洲央行宣布使用新的措施帮助欧洲银行获得充足的流动性,英格兰银行决定实施新一轮量化宽松以刺激英国经济。

然而,欧债危机仍将持续威胁全球经济复苏,全球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依然令人担忧欧元区财长在10月3-4日举行的会议未能达成任何新的协议,欧元区政府对银行注资能力已经有限,而私人部门的注资依然困难重重。温州老板为什么要跳楼?年纪大的中国人都看过芭蕾舞剧《白毛女》,故事讲的是女主人公喜儿的父亲杨白劳无法偿还高利贷,债主黄世仁要抢走喜儿抵债,喜儿被迫跑到深山里。因缺少食盐,喜儿的满头青丝变成了白发,成为野人般的白毛女。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高利贷害死人。

近来温州一些民企老板因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高利贷,不得不跑路,甚至跳楼自杀。据报道,温州至少已有80多家企业老板逃跑或者企业倒闭,其中9月份就发生26起。9月22日以来,更有3个老板跳楼自杀,两死一伤。

中国今年通胀严重,紧缩政策实行后,市场资金紧张,小企业更是融资困难。不得已,一些小企业只能寻求高利贷。

高利贷虽能解决企业短期资金问题,但高昂借贷成本也让企业难以承受。温州民间借贷利息高达3-5分,个别甚至达6分至1角,这意味着,高利贷最高利率相当于月息10%,如果按复利计算,年息高达214%。

导致温州老板信用悲剧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政策,二是制度。

对民企的歧视政策导致小企业不得不使用高利贷。除了产业准入制度歧视,宏观调控也对民企损害有加。政府刺激经济时,将金融资源偏向国有部门。国有企业资金富裕,为博取超额利润,大肆参与收购资源和土地活动,进而推动物价上涨。而在政府抑制通胀时,则对民企信贷加以限制,使得民企融资环境急剧恶化。小企业为了生存,一方面要应对成本上涨压力,一方面不得不借用高利贷。温州跳楼老板就是在越来越大的生产成本压力下,失去了还债能力。

而在制度层面,由于金融制度缺失,导致小企业融资困难。在发达市场,为解决小企业融资难题,政府一方面鼓励发展社区银行,一方面保护民间集资。而在中国,民间集资属于非法活动,社区银行建设刚刚起步,民间借贷尚未阳光化。实践和理论都证明,依靠大型银行向小企业贷款是不现实的,而中国目前还将解决小企业融资困难问题押宝在鼓励大型银行发展小企业信贷方面。愿望很好,但方向错误。

短期的行政手段或可缓解温州债务危机,但小企业长期面临的制度困境和政策歧视才是催生小企业信用危机的根本原因。只有在制度层面和政策层面加以改革,才能解决小企业生存问题。

逼迫喜儿成为白毛女的不是黄世仁,而是“万恶的旧社会”。同样,导致温州老板和企业悲剧的真正问题不是高利贷,而是不公平的经济政策和不合理的金融制度。资本市场

需要再平衡尽管有迹象显示,外部资金有进入股市的冲动,市场或许能因此回暖,但频繁的大规模融资,也能把市场拖回寒冬。中国水电(601669,股吧)在询价报告上口气诡异且强硬地让怀疑圈钱者走开,但是此时此刻高达140亿元的融资额仍难免让市场怀疑其意图。所幸投资者用脚投票,高达9.7%的网上中签率创下3个月来新高,说明A股并非可以任意抽血。在中国水电吸金140亿元之后,还有几只超大型“吸血鬼”向A股袭来。陕西煤业拟募集172.51亿元,中交股份也将以200亿元的计划融资额成为年内最大的IPO项目。这二者的发行上市无疑都将对10月份A股二级市场的流动性带来较大冲击。

笔者接触的多位机构投资者指出,在货币政策迟迟未能放松的情况下,一级市场的加速扩容将显著抑制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做多热情,令人看不到希望。

诚然,目前A股面临的国内外形势都相当险恶,复杂程度甚至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局势演变可谓“步步惊心”。如欧美经济深陷债务危机泥沼,欧元会否崩溃未知,中国可能将陷入通胀长期处于较高水平的困扰,而经济增速也缓慢下行。

这种“温水煮青蛙”的局面,令人更对股市前途担忧。正如多位资深投资人士指出,软着陆应该没有疑问,但是因为没有硬着陆来得猛烈,这恰恰也使得经济刺激政策、货币政策放松基本不可期待。

就中国股市而言,刺激股市上行的核心因素无非就是两个,业绩和流动性。根据瑞银证券财富管理研究部首席中国投资策略师高挺的预测,未来上市公司业绩可能还要经历一轮预期下调,这意味着A股的低估值可能仅是“幻象”。

无视A股现状,市场仍旧保持高频率、大规模融资已经成为压垮股市的最后一根稻草。统计显示,8月份23家新股首发,共募集资金276.54亿元,较7月份的122.76亿元大幅增加,而9月份沪深两市21家新股首发,募集金额达到了289.31亿元,再创新高。

但A股不是上市公司的输血库,无节制、高市盈率的IPO,已经引起市场的极度反感。中国水利中签率创新高,9月新股上市首日破发数过半,都是熊市中的投资者用脚投票的表现。如果得不到改变,还将有更多此类事件出现。

如果监管层不出手救市,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向市场传递正面信息,那么市场也将通过自发调节遏制消极因素,并使股市资金供需关系重新得到平衡。

编辑: 小茜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