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民间资本挂名私募 一个项目宣称赚30倍

来源:  发表时间:2011-10-13 15:43:58 

暴富神话:投7万赚210万

“投资7万元入股,整个项目完成之后,至少回报在210万元。”一家名为盛世国际的“私募”如是向记者承诺。随后,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到该公司所在的河北石家庄进行了实地调查。

陈枫,自称盛世国际私募的负责人。初次与记者见面,他显得非常兴奋。“公司虽然刚刚成立一年,但是发展却非常迅速。目前,手上的项目很多,也正在寻找资金扩大规模,你可以先考察一下,了解一下我们的运作模式。”陈枫对记者表示,他们公司的资本运作模式,是从美国引进的最先进模式。“通过一定的投入,拿到公司部分股份。一个项目做下来至少能赚30倍。”他表示,入股公司之后,公司甚至可以对个人进行一定的培训,然后根据公司需要,被安排到公司内部担任一定的职务。

但当记者问及公司都有哪些项目时,陈枫表示,“这都是公司的机密,只有公司内部人才能够接触,但可以先参加培训了解。”

在接下来的两天,陈枫通过种种暴富神话,努力说服记者加入到他们公司中。“一方面有投入的分红,另一方面有业绩的奖励。我现在一个月收入最少也会过万。”陈枫不断游说记者,但记者表示需要先考察一下公司项目时,却总是被陈枫以各种理由搪塞。

模式:发展新人登平台赚大钱

在随后的调查中,该公司其他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所谓的项目,就是介绍新人向公司投资。主要分为网络和异地两种。网络投资所需要的资金较少,一般是20300元,而异地初始投入是69800元,第二个月会返还19000元作为发展新人成本。网站运营主要手段是通过互联网来进行“拉人”,而异地做法则需要安排“投资人”到实地考察。“现在通过网络做资本运作的较多,投资少,范围广;通过异地方式做的话,需要负责场地、路费、吃喝等招待,成本高一些,但成功率也大一点。”有知情人告诉记者,盛世国际网络线上的人员超过200人,而异地运作的人数稍微少一点。

一位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公司的运作类似传销,但现在叫连锁销售或民间资本运作。”

据他介绍,所谓的资本运作,实际上变成了一种资金的重组和再分配过程,就是把散钱集中起来,然后通过上下线网络关系进行再分配。“与传销相比,只是多了一个上线出局制。”

该人士告诉记者,在石家庄,做民间资本运作的团队有好几个,每一个团队都对应着一个平台。而他们的平台就是盛世国际,其实也就是一个资金分配的平台。“所有人的工作就是发展新人,引入新的资金。如果你发展的新人达到了一定的数量,就有机会上平台。”该人士表示,上平台之前,所有的业绩都是为上平台做准备,而真正赚钱的只能在平台上。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了解,所谓的平台,也就是分配团队资金的权利。在平台外,只有当各自发展一个新人时,才能够获得5000多元的奖励,而别人发展新人的业绩,平台外的人分享的非常少。也就是说,平台上的人能够享受到整个团队的最大利益,也是赚钱的最大机会。“平台上只能容纳5个人,如果第6个人业绩达到了一定数量,那么平台上最先上平台的一个人就会出局,需要重新争取上平台。这也是给予每一个人机会。”该知情人士称,所有人都有机会赚钱,这也是与传销的最大差别。

然而,另有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坦言,按照平台的规则,47%的资金在各级会员中分配,48%的资金在平台上进行分配,另有5%的平台运营和税务杂费。“这种分配是暗箱操作,很难监控。更重要的是,身边有做了很久的人,但也没有能够做到平台上。”

律师:加强民间资本运作监管

事实上,盛世国际这样的资本运作平台并非孤例。

今年6月份,仅天津一地就已经查处了约10家类似的“私募”。而3月轰动一时的农妇韩秀琴PE骗局,涉案金额高达10多亿元。

一位资深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花样如何翻新,这种民间资本运作依然有传销的影子,也很容易引发非法集资等恶性案件。“也正是因为私募时髦,大多数人并不了解,出于想暴富的心理才会上当。”

该律师称,天津的伪私募在今年6月份以后被严厉整顿,但全国其他地方并没有完全引起警惕,导致传销式私募向其他区域转移。“网络上的民间资本运作更是满天飞,影响很大,也给网络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石家庄民资

在民间资本越来越活跃之际,一大批打着从事资本运作幌子的伪私募基金也高调地拉起了生意。

目前在全国各地,私募的踪影随处可见。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当前监管仍存在空白,少数私募并无实际投资项目,其运作手法也存在“传销”的嫌疑。

中小企业的融资困局

一名圈内人士透露,8月,临淄一家借贷公司斥资收购当地一家酒店;在淄博另一家颇具规模的公司在9月底刚刚完成了对周村一家地产的注资,并着手操作地产;在淄博中心城区,类似这样的操作并不鲜见。“公司目前正在和一房企接洽。”放贷员王建峰透露,而据他了解,目前还有不少从业者改投收藏市场。

同样,浙、闽、豫、内蒙古等地,根据报道,高利贷从业者谨慎操作,甚至转行等案例正在发生。

高利贷的自我救赎对这个行业来说,或许能暂避一时之危。“根本上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特别是对于目前的中小企业来说。”淄博一机械制造企业的高管称。

他说,其所在的企业资金需求来源只有3个:银行、民间借贷或高利贷、私募投资。

而如今,银根持续紧缩以及中小企业对资金渴求依旧强烈的背景下,“民间借贷乃至高利贷火爆时,我们难受。如今,他们战线收缩,企业更难。对于企业来说,等于堵住资金的又一来源。”这名高管称。

上述两个“来源”不通的现实下,“我们更愿意求助于私募资金”。这名高管表示,目前他们正为之四处奔波。

不过,这有一个前提,就是上述企业具备一定的上市资质,换而言之,不是每家企业都有求助“私募投资”的资本。

对此,淄博一知名投资机构的张姓负责人表示,尽管现实中,类似张店、高新区等部分企业引进私募资金,虽然目前,来自青岛、上海,甚至浙江、江苏一带,持有巨资的私募也加大了在淄博“扫货场外股权”以及“寻求优质企业”的脚步,但对于更多的中小企业而言,他们依旧在融资中挣扎。而这亦可从温州老板“逃亡潮”中得到证实,普遍的观点认为,上述“逃亡潮”的背后是一场“企业资金链断裂”的融资困局。

同样,中金公司最新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小企业违约的总体情况,或许没有想象中严重,但未来违约率还是可能上升,特别是年底中小企业将迎来支付员工工资和应付账款的高峰。毕竟具体到货币政策走向,全面放松的可能性较小。

编辑: 小茜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