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 十户九贷 苏叶女案套牢 4000人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10-19 15:24:31 

苏叶女融资案

身陷囹圄的苏叶女内心无比焦虑,在10月15日鄂尔多斯市东胜区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提审的时候,近乎绝望的她已经几天没有进食,只能靠输液来维持生命。

对于苏叶女非法融资案,更多的债权人关心的不是苏叶女现在有多少固定资产,而是关心案件的进程,到底能追回多少,最后怎么分配。是先偿还千万以上的借贷大户还是百万以下的小户?现在有关部门还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

苏叶女的债权人:

“常在噩梦中惊醒”

绝望的不仅仅是这位曾经酷爱玩麻将、买彩票,出门开豪车的女老板,还有数千与其裹挟在一起的普通人的命运。14日晚7点,郭冬(化名)送走了几个前来索债的远房亲戚,他随手点了根烟,然后围着茶几焦虑地来回踱着。

据《证券时报》报道,他的家庭本来幸福美满,但苏叶女摧毁了这个家庭。因为郭冬向其放了1200余万的贷款,其中包括自己积累多年的所有积蓄400余万,还有来自亲朋好友的800万左右贷款。为此,他已经连续20多天难以入眠,并常在噩梦中惊醒。

郭冬说:“苏叶女小学没毕业,大字不识几个,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全。”但就是这么一个女人改变了郭冬的下半辈子生活。

类似的命运还有很多。连日来,他们拿着一张张印有借款人为“苏叶女”印章的借款单聚集在东胜区经侦大队门口,不停地向周围的人打听着苏叶女的近况。在3楼的走廊和楼梯上,更是挤满了来报案的债权人,他们个个垂头丧气,面如死灰,等待着登记室的传唤。“这个女人就该枪毙10次,拿我们的钱自己享受,把我们逼上绝路。”如今身背700多万债务的赵女士对记者说,“她死了可以一了百了,我们的钱该怎么追回来?我现在想,要是能给我50%的本金,我就能跟我的下线人有点交代,稍缓一缓。”跟赵女士一样,对于苏叶女非法融资案,更多的债权人关心的不是苏叶女现在有多少固定资产,而是关心案件的进程,到底能追回多少,最后怎么分配。“是先偿还千万以上的借贷大户还是百万以下的小户?现在有关部门还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赵女士说。

记者就此向东胜区经侦大队队长高旭明咨询,得到的答案是:“我们这里不接待媒体,有什么事情你去区委办公室咨询。”刚提审完苏叶女的高旭明显然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回答记者的问题。“最近鄂尔多斯市里类似的案件太多了,据我所知就有12个左右的老板被抓,几十个房地产老板涉嫌非法融资。”赵女士说。

苏叶女发家史:

尝鲜民间借贷达事业顶峰

那么,苏叶女,何许人也?为何在短短几个月里,从天堂坠落到了地狱?众说纷纭。

几年前,来自鄂市东胜区泊江海镇的农家女子苏叶女还是一个普通打工妹,因为天资聪颖,她决定自己下海经商,从亲朋好友那里四处借钱,先后创办了俏姿国际美容美发有限公司和俏姿国际男仕养生馆。

创业初期,两家店生意一般,不满足于现状的苏叶女开始蠢蠢欲动,盘算着通过借高利贷融资扩大产业。苏叶女的这步险招果然奏效。2年前,她通过各种渠道借来的钱投资开办了顺鑫亿高老九火锅店,因为地处繁华地带,这家店的生意比原来两家养生馆的生意好很多,尝到甜头的苏叶女,又开始盘算建立一家综合性餐饮企业,于是就在火锅店旁边盘下一家店面,今年4月,顺鑫亿祥叶农家乐餐厅开业。

那么,苏叶女是怎样一步步融到巨额资金的呢?其实很简单,就是跟同事或者亲朋好友借贷。郭冬就是苏叶女的姑舅表亲,过去20多年,郭冬两口一直开着一家肉食店,虽然辛苦,但也积攒了400多万的存款,女儿乖巧伶俐,大学毕业后,郭冬就给女儿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子。“现在全没了,那套房子也准备卖了还债。”郭冬说。“我这几个月来都在为苏叶女的两家饭店采购原材料,女老板给我开了3400元的月薪,开始时我挺知足的。后来听说大家都给苏叶女放贷,她信用比较好,而且能拿到4分的利息,我就开始心动了,发动了不少亲戚,总共集资了1200多万,从4月底到8月份,全部给她打过去了。”郭冬说。

在记者采访中,不少债权人都觉得苏叶女家大业大,讲信用,而且都是熟人,应该没有太大的风险。然而正是这样的想法,让不少人下半辈子失去了生活的保障。

其实,他们想得太“单纯”。苏叶女一面扩大实业,一面开始享受。据有关人士透露,苏叶女在鄂市有多处房产,她在鄂市易兴区有3套商用房,在达拉特旗有6套楼房、2套别墅(还有一说是有4套别墅)。其中,给爸妈一套别墅,单装修就花了30万,给公婆置办了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此外,苏叶女还给与前夫生的儿子在鄂市准格尔旗沙圪堵经济开发区盘下了一家烧烤城,保守估计也不下百万。

由于苏叶女经常出入一些高档场所,“坐骑”当然不能太差。有关人士透露,苏叶女有不下6辆豪车,其中有2辆雷克萨斯、2辆奔驰、1辆玛莎拉蒂、1辆丰田霸道。而有的债权人表示,苏叶女的父亲有一台路虎,她还专门给老父亲配了一个司机。

苏叶女富起来后,也没有忘记至亲姐妹。“苏叶女的姐夫以前就是烧锅炉的,现在在鄂市也有3套房,还开上了雷克萨

斯。”郭冬表示。

苏叶女喜好赌博,当地人称之为“推对子”,“她技术还不错,听说专门练过,在赌场上,苏叶女很少会输。”此外,苏叶女还喜欢买彩票,经常拿着融资来的钱购买彩票,且多次中奖,其中有一次就是2000万,还有700万不等。“中奖之后,苏叶女就会给公婆和娘家亲属这边每家10万。”郭冬说,“现在他们家人出门最次的车就是宝马。”

一年前,苏叶女的事业达到了顶峰。她还在东胜区火车站附近开办了一家名为“万海物流”的物流公司,后因没有租到办公场地,在交了6万多元的税之后不了了之。

东窗事发:

从天堂坠落地狱

顺风顺水的苏叶女,也想到房地产市场掘一把金。于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她通过自己的亲朋好友以及单位同事开始了新一轮的非法融资,然而这一次的算盘让她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现在位于东胜区巴音蒙克办事处北面原赛马场的一处酒店,早已停建,并接受有关部门的审查。该酒店是由一个叫李文(化名)的人开发建设,苏叶女通过一个叫高俊(化名)的人认识了李文,并表示希望投资。

外界对于投资金额有多个版本,赵女士说:“接近苏叶女的人曾跟我说过,似乎是3.6个亿左右。但是听说高俊以每平方米7000元的价格盘下,后又以每平方米10000元的价格卖给苏叶女,但苏叶女只是盘下了2万平方米,并将2亿的资金过户给了高俊,另外1.6亿的资金不知道去了哪里。”

事实上,苏叶女还没有等到酒店竣工并带来盈利就已经东窗事发。

伴随着中富地产老板自杀案“一石激起千层浪”,鄂市的房地产行业资金链条早已极度脆弱。

苏叶女显然对房地产市场的评估欠谨慎。赵女士说。案发后,苏叶女家族的人曾经跟一些债权人有些接触,表示希望通过苏叶女在达拉特旗的一个小区房产和在建酒店的房产作为置换资本,让一些债权人放弃一部分资金。“我们自己都有房子,还要那么多房子干吗?又不能吃喝。”郭冬说。

据有关人士透露,现在鄂尔多斯十户九贷。鄂市羊煤土气网创始人冯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鄂市人心浮躁,只要是家里有点闲置资金,都会去放高利贷,实业经济面临考验。有关机构也统计过,现在鄂市民间借贷总额不下1000亿。

据知情人士透露,苏叶女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通过民间借贷,贷得8.3~10亿的资金,甚至达到了13个亿,总受害者可能有4000人左右。“如果在未来2个月里,公安机关不能给债权人一个答复,相信还有很多人面临被起诉,甚至会自杀。”郭冬说。

编辑: 小茜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