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走出去”:如何闯过风口浪尖?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11-23 16:37:59 

核心提示

位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创造了全球最大的贸易出口的中国民营企业,面对发达经济体日薄西山的境遇和自身不断成长的需求,正处于“走出去”做强做大的风口浪尖。要正确认识到,经济危机给中国民营企业提供了一个“先要做强,小心做大”的机遇。

话题

民企走出去政策不给力

最近,无论是在G20还是在APEC,全世界都在聚焦中国的海外投资战略,在欧债危机的大背景下,中国海外投资的流向、方式,包括它的战略,成为全球利益相关者共同关心的话题。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围绕中国海外投资的林林总总的话题中,中国民营企业的海外投资至少在政策层面,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目前,民营企业“走出去”做强做大,正站在微妙的风口浪尖。位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创造了全球最大的贸易出口的中国民营企业,面对发达经济体日薄西山的境遇和自身不断成长的需求,当前有没有进行海外抄底式并购的机会?除海外并购外,海外扩张该秉何道、持何策?国家庞大的外汇储备,如何让走出去的中国民营企业受益?

背景

国内政策须与全球合规

今年以来,国家鼓励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政策,从两个方面共同作用,将民营企业走出去推向了风口浪尖。

据商务部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主任王志乐分析,首先是政策仍然鼓励资源能源类的海外投资。比如资源、能源类的海外投资项目的国家的核准限额从过去的3000万美元提高到3亿美元,大额用汇类的海外投资项目的国家核准项目从1000万美元提高到1亿美元这两项政策,使国有企业比民营企业更具竞争力。其次,即使是国有企业,在对外投资方面,真正做得比较好的不多,投资并购的成功案例很少,还没有形成主打的市场。在这种情况下,民营企业一方面面临种种可能性的选择,一方面又难以跟在国有企业开路先锋后受益。

王志乐认为,政策之外,民营企业自身面临的合规经营的问题。今年以来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中,中国公司有30家左右被停牌、退市,5家中国企业上了世界银行黑名单,都在于合规性有问题。

在仔细分析这些合规性问题后,王志乐认为,国家对资源能源的鼓励政策,很容易造成民营企业在海外的不合规经营,而如果不解决合规性问题,中国企业不能可持续地走向世界。

观点1

海外投资:未必等到经济底部

如果给处在风口浪尖的民营企业海外投资关注的问题罗列出来,那么,“抄底并购”无疑要排首位。对此,长期致力于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香港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海外投资不一定要等到全球经济底部。

李毅表示,从目前世界经济走势判断,未来经济危机还将继续恶化,何时将到达底部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但企业进行海外投资扩张并非要等到底部才出手。一是不同行业触底情况不一样。投资并购,特别是产业并购至少需要几个月甚至长达一年以上的过程。进入具有增值潜力的行业,需针对不同产业情况而定,而不可一味等待宏观经济底部出现而坐失良机。二是认真对待美元资产和用汇环节,随时做好并购投资准备。当经济运行至长周期谷底时,大量公司都会破产,濒临去杠杆化或财务压力,在此前提下,企业需做好用汇准备,及时对个别具备行业发展潜力的资产进行并购。

观点2

整合海外产业链上佳机遇

据李毅团队的分析,目前中国轻工行业作为出口贸易优势行业,正面临“走出去”整合海外优势产业链的上佳机遇。据分析,中国的家电、食品、服装鞋类等轻工行业是对外出口的主力军,也是民营企业占绝对优势的行业,轻工类产品贸易产生的贸易顺差占到全部顺差的77%,这意味着这些行业存在大量的国外投资并购需求。

为此,李毅团队提请轻工行业企业注意,首先须更多地关注产业链的整合及对国际市场的整体布局。

评价

“先要做强,小心做大”

对于海外抄底的问题,香港中国商会会长陈经纬表示,须认真识别低价格资产陷阱。陈经纬认为,中国企业海外扩张首先考虑的必须是有利于做强企业,而非一味追求规模做大企业。经济危机给中国企业提供了一个“先要做强,小心做大”的机遇,通过海外投资并购做强企业,有利于进一步拓展国外市场,随之也将产生新的海外投资需求,如此即可形成“先做强,后做大”的良性循环,如一味追求低价格资产,追求企业规模,则意味着企业负债率的提高,新成本的增加,流动性的减少,不利于企业的稳健发展。

建议

民企走出去可借道香港

11月中旬,首届中国海外投资年会在香港召开,以后将每年都在香港举办一次。年会的发起人、香港中国商会会长陈经纬的想法是,利用香港中国商会,汇集由内地赴港和香港走向海外的企业,依托香港的优势和资源,为内地企业来港投资,并通过香港走向海外,以及海外和香港企业在中国内地投资发展提供双向服务。

陈经纬表示,中国企业走向海外的投资中有65%都是透过香港走出去的,这样的一个数字,这就说明了香港的重要性,同时对于香港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机遇。当然,由于中国企业走出去,中间会面临很多的问题,香港由于自身风险管理等方面的优势,“走出去”作为中国企业的战略来说,香港可考虑为规避风险的借道之地。对香港经济发展而言,如果说过去30年的商机主要来自国家引进来的决策,那么,未来30年更多商机将隐藏在国家走出去战略征途中。

分析

香港滚存人民币跳升

事实上,民企借道香港走出去已初显端倪。据香港集思会人民币课题组最新的研究报告,通过过去一年多时间的观察,在香港滚存的人民币越来越多,到目前开始经历几何级数的跳升。2010年全年人民币存量为几百亿元,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超过6200亿人民币,估计今年年内可以超过1万亿人民币,其中,人民币贸易结算有八成以上是通过香港来安排的。

今年以来,在香港以人民币发债的规模已经是去年的3倍,上个月,香港开辟了一个新的二级市场,可以以人民币购买黄金。课题组认为,有海外投资需求,但风雨飘摇的内地民营企业,可先在香港落户,或者联同香港的企业再走出去,就能在比较熟悉的环境下习惯国际的规则,克服水土不服的问题。

走向

产融结合将是政策支点

对于鼓励和支持民营企业走出去的政策走向,香港集思会人民币课题组认为,金融政策方面将有所突破。

据课题组分析,目前不论中资的银行还是外资的银行,都在先行一步为走出去的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但当前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银行的钱不多,在人民币升值的情况下,外汇资金还是以外汇存款和央行调系为主,人民币升值,企业不愿意存留外汇,全部结汇,所以银行的资金来源比较紧张。对此,集思会认为,央行的政策有进一步宽松的可能,比如扩大对商业银行外汇储备转贷款的额度。

正如外国企业投资中国,很难在中国本土进行融资,同样的道理,中国企业“走出去”,亦很难获得所在国的借贷,完全靠自己的资本金。因此,本国的金融支持是非常重要。对此,集思会人民币课题组认为,对于像华为、海尔这样已经先行一步在海外扎根的中国国际化企业来说,仅有的买方信贷、卖方信贷、银行融资等等政策远远不够,在这些政策的基础上,产融结合将是国家鼓励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支点,通过把银行、证券、信托、租赁、期货、PE、股权投资基金等等方式结合起来,帮助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融资。(本报记者田川)

编辑: 小鱼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