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准率下调:全面放松?偶然调整?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12-05 16:47:31 

核心提示

中国人民银行11月30日宣布,从2011年12月5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近三年来央行首度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引发市场对未来货币政策走向的各种猜测。全面放松?定向宽松?或是偶然调整?

存准率下调:全面放松?偶然调整?

中国人民银行11月30日宣布,从2011年12月5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有网民认为,央行此前提出货币政策将微调预调,此次下调存准率当属意料之中,但不应将此视为货币政策真正转向。下调存准率应与经济增速放缓有关,不过,放松货币政策仅可缓解镇痛,在短期内构成利好。中国经济的问题,还需大力加快转型来解决。

观点1

理解存准率下调的政策逻辑

中国农业银行战略规划部高级宏观分析师袁江认为,在保增长的政策需求不断增大、市场流动性骤然趋紧、银行信贷恢复乏力的背景下,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选择极为有限。存款准备金率作为央行重要的数量型货币政策工具,其下调虽无助于直接增加信贷投放,但却有利于提高超储率,缓解市场资金面紧张程度,降低银行间市场利率水平,进而引导表外资金回流表内,一定程度上促进存款的恢复性增长。针对外汇占款负增长这一超预期事件带来的经济金融形势新变化,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无疑是短期内缓解市场资金面压力的较好选择,也符合宏观政策预调微调的主流导向。理解本次存准率下调的关键在于理解当前增长通胀双回落的宏观背景,以及外汇占款负增长紧缩流动性的超预期冲击。在信贷恢复乏力的困境下,存准率下调是央行促进经济增长、维持市场合理流动性的无奈选择。

观点2

这是货币政策的转向信号

房地产研究人士杨红旭分析,这是货币政策的转向信号。调整存准率,是货币政策几种工具中比较重要的一个,其力度和影响,仅次于调整存贷款利率。众所周知,今年9月以来,货币政策陆续出现定向微调动作,比如信贷支持小微企业、外贸企业、铁路建设等。直到10月29日,国务院会议首次明确提出:经济政策要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自2008年12月以来,这是首次下调存准率,说明货币政策出现拐点迹象,由2010年初以来的紧缩,可能转向放松。下调存准率是为了防范经济过快下滑,并非为了救楼市。近期,无论是温家宝总理,还是李克强副总理,都在强调房地产调控丝毫不放松。当前楼市确实正步入深寒,但房价只是刚刚开始下跌,而官方主流思想是:房价要回归到合理水平。虽然什么是合理水平尚无标准,但仅仅下跌两三个月,肯定是打不住的。中央调控政策放松,预计明年年中之后才有可能性。

观点3

央行选择的时机非常好

著名经济学家何志成说,保增长与“促稳定”是密切相关的,所谓促稳定就是防风险,尤其是在年末。笔者之前曾预测,11月底之前央行需要明确地发出保增长的信号,所谓预调微调必须有实实在在的东西,行胜于言,保增长的唯一信号就是调降存准率,而且要快。因为重大的经济风险很可能在年底前集中爆发,再晚就有可能使不上劲了。这些风险包括房地产市场急跌所引发的银行坏账风险;地方融资平台因为入不敷出而难以归还银行贷款本息风险;还有资金链断裂所可能引发的大面积高利贷市场泡沫破裂风险。这三大风险都与资金紧张相关,因此必须适度放松银根。

至于当前社会资金面是否高度紧张,虽然经济学家还在争论,但央行的行动已经给予了回答不紧张能够突然间调降存准率吗?我们再来看几个数据,今年社会融资总量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两万多亿,相当于下降20%以上,如果考虑到经济增速9%以及通胀率6%,实际减少资金供应量35%左右。即使我们承认前两年放得多了,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收回35%,也应该算是紧缩,而且是力度较大的紧缩。总之,下调存准率就为保增长,央行选择的时机非常好,它向全世界发出了清晰的信号:2012年中国经济的主基调将更侧重于保增长,中国经济增速不会低于9%。

观点4

年内再下调存准率别想了

著名财经评论家叶檀表示,目前经济增长质量下降,获得单位GDP需要的资金越来越多,如果央行为了追求GDP而放松货币,无异于对投资拉动GDP增长模式的绥靖,对房地产等资产泡沫继续上升的认可。虽然实体经济下行,但通胀压力不减。我国的货币流动性不小,目前的货币周转率下降,说明市场趋冷。但货币周转率提升,提高货币效率不是增加货币流动性就能够成功的。明年中国的信贷至多恢复到正常状态,指望大规模放松货币,想也别想。

观点5

向市场发出试探性信号

经济学家易宪容指出,这次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只不过是向市场发出一个试探性的信号,先观察市场是如何反映的以及未来经济数据又有什么变化,特别是未来CPI是不是能够进一步回落。如果国内通货膨胀的压力仍然很大,那么整个货币政策的基调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货币政策预调微调不仅在于不断地放松对商业银行信贷的数量管制,更重要的是要让整个央行货币政策工具运作的方式发生较大转变。把以往货币政策工具注重于数量工具调整转向到价格工具上来。因为,如果不从价格机制入手,让整个金融市场价格机制扭曲,这样的货币政策对市场的负面影响会很大。而把货币政策调控的重心放在价格工具上,就得先放松对银行数量工具的管制,这样才能让商业银行有更多大风险的定价能力。这次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也就是这种货币政策工具转向的开始。

观点6

下调存准率是保增长的需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高伟强调,适时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是非常必要的,主要理由有以下三点:

一是呵护市场预期的需要。控制流动性涉及很多问题,比如监管部门监管红线、小企业金融债发行等,但相比较而言,目前调整存款准备金率的作用更明显。这是因为我国的存款准备金率之高世界罕见,整个市场绷得很紧,现在哪怕仅仅下调0.5个百分点,市场就会形成存款准备金率进入下行通道的预期,能大大激发民间投资的热情,拉动内需。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信心真的比黄金还重要,需好好呵护。

二是外部经济环境不支持货币政策紧缩。今年1~10月我国贸易顺差下降15.4%,贸易顺差额占GDP的比重降到1.4%,出口这架马车对我国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明显弱化,倒逼我国扩大内需,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外部经济环境收紧不支持紧缩的货币政策。在这种国际大背景下,我国放松货币政策只是时机、方式和力度问题,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理应成为宏观调控的重要选项之一。

三是保增长需要调整货币政策。众所周知,宏观调控的重点之一是在物价上涨和经济增长之间寻求平衡。从去年10月份我国启动以量化紧缩为主的货币政策以来,已取得抑制通胀的政策实效。CPI年底有望回落到5%以内,明年年初有望控制在4%以内。防通胀已取得一定成效,当前的宏观调控重点宜适时调整,及时转向保增长。

编辑: 小鱼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