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杀企业市值攀升至50亿美元级别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12-05 17:25:19 

一场突如其来的感恩节屠杀,最终没能实现。

2011年11月28日,分众传媒美股股价已到每股16.23美元附近,比起那份浑水公司的质疑报告刚出炉时市场的恐慌性抛售以及8美元的成交价,崩盘乃至退市的危险似乎已经褪去,但股价继续下挫的可能性仍在增大。

11月21日浑水发布质疑分众的报告之后,分众传媒苦撑48小时危机公关,而始作俑者卡森·布洛克和他的浑水公司却没有作出更多回应。

第八个被浑水公司猎杀者

即将踏入36岁本命年的布洛克,法律系毕业,从事物流产业却不得志,最终在上海朋友的启发下开办了一家“另类公司”,公司名称取自三十六计第二十计浑水摸鱼,以发布分析报告并联手对冲基金做空中国概念股为业。从东方纸业到绿诺科技,从雨润食品到嘉汉林业。分众传媒,不过是其第八个被猎杀者。

据《南方周末》报道,一旦被“布洛克牌”狙击步枪锁定,无非三种结果。如东方纸业般含羞退市,如此者四家。如嘉汉林业般奋起反击,虽得逃脱但损失惨重。据称,其市值至今蒸发18亿美元,11月账面现金总量较年初锐减6亿美元且增发无望,如此者两家。抑或如展讯公司,彻底洗冤换取股价60%的劲升。分众传媒是何命运?有消息说,布洛克自称手中还有“料”。

细心者发现,浑水公司自2010年10月开始的一连串狙击其实分成两个阶段。2011年6月之前,靶心处多为名声不彰,只因国内融资不便转而以反向收购方式赴纳斯达克上市的小辈。鉴于沃伦·巴菲特的“蟑螂常识”,你如果在厨房发现一只“小强”,那它绝不会是唯一一只。浑水公司几乎每击必中,其背后的做空食物链亦收获至少两位数回报。

而自2011年6月雨润食品不幸雀屏中选后,浑水的策略明显改变,猎杀企业市值已攀升至50亿美元级别,且攻击使用的子弹也愈发多元化和高科技,直至遇上分众传媒这样无论从体量到创始人知名度都称得上一流的企业。

遭遇引发哗然挑战者不止几家

分众传媒的遭遇引发业界哗然。创始人江南春自1994年下海到1998年在IT广告代理业中赚取5000万元的第一桶金,2003年获取风投大笔注资至2005年7月赴美上市成功,以及连续以现金加股票方式,动辄开价过亿美元购并框架、聚众、玺城、好耶等企业,完成户外视频广告媒体的大一统,风光一时无两。

但挑战过这家公司的却不仅仅是浑水公司。四年前,以产业链研究和财务分析获名的郎咸平就称,2003年时93%的中国公众会选择观看液晶屏广告,而至2005和2006年,这个数据已下降至64%和44%。

第二个挑战者更有来头中央电视台在2008年3月15日(这天不仅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日,也是江南春的生日)突然发难,指分众收购的凯威公司正成为中国的垃圾短信之王,仅一家分支机构日发送此类短信就达两亿条。这一打击的结果有二:中国人垃圾短信日接收量下降八成;凯威分拆上市失败,分众股份一天跌去26%,手机无线业务暂时终止。

而浑水公司此次指控包括虚增LCD屏数量,多次大额收购中开价过高、有内部利益输送之嫌并导致连续大幅资产减记,以及公司高管此前多达17亿美元的套现行动。分众方面逐一批驳,或指其计算有误,或称其不解企业发展的阶段性规律。

终了,还有江南春本人亲自出马给出“青春期冲动的反思”这样感性的喊话。

战争仍未结束太平洋两岸掀起偌大风暴

暂且不论口水战孰是孰非,当下最值得玩味的乃一宗曾有限披露涉及江本人的财务操作。

据称,2009年江南春复出,重任公司CEO后不久,为提振市场信心一度从花旗银行贷款回购自家股票。而至2010年9月,贷款到期时,江氏又与高盛签订一含有封顶式期权看涨协议的售股协定,涉及股票近1000万股,敲定单股价格19.8美元。至2011年一季度分众股价达到37.5美元时,此批期权价值已极为可观。

可不知是何原因这批期权一直未得到执行且还款日期不断被延后,而其间不仅爆发了欧债危机、美国经济两次探底、中概股泡沫破裂,浑水公司也最终摸上了分众的门。而分析师们认定,如若分众维持在目前股价,那么高盛大赚江氏认赔局面不可逆转。

战争仍未结束。当分众传媒在连日公关及回应之后,刚刚惊魂甫定,浑水公司在11月29日晚间又投出了第二枚“炸弹”在这份新报告里,浑水仍维持分众传媒“强烈卖出”的评级。除了质疑分众高估LCD屏幕的数量之外,浑水再次对于分众的高溢价收购和不合理资产减值提出疑虑,同时再次质疑分众收购好耶存在内幕交易。

在繁景盛世,财富迅速涌来,投资者变得贪婪,骗子们相拥而至在浑水公司的官网首页陈列着上述警语,而此言的发声者则端坐在上海洛川中路1158号。猎杀者与被猎者原来相隔不过几十公里,却不想在浩瀚的太平洋两岸掀起偌大的风暴。

[揭秘]

做空产业链已经形成

中国概念股今年在美国市场麻烦不断。春夏之交被“集体围剿”的伤痛还未恢复,近几周以分众传媒、奇虎360等中概股“大腕儿”为代表的一批公司再遭空头“猎杀”,股价遭受重挫。从一年前“逢中必火”,中国概念遭遇空前热捧,到如今明枪暗箭难防,中国概念股所经历的一热一冷提醒我们,一条重点做空中国概念股的利益链已经形成。

在经过了2010年下半年和今年年初中国企业全球资本市场融资规模及IPO数量大规模上涨的蜜月期后,中国概念股的命运在5月份出现了大转折,多家公司被海外做空机构爆出财务造假、业绩不实、信息披露不规范等问题,被美国监管机构调查,有些甚至被迫停牌或退市。在数次中国概念股的暴跌潮中,做空机构的身影随处可见。他们彼此呼应,互相配合,已经形成了一个严密的"产业链"。

第一步,在研究机构公开发布质疑报告之前的一两个星期,其合作的做空基金就开始对相关中国公司的股票进行卖空。

第二步,研究公司抛出报告,唱空中国上市公司。

在所有针对中国概念股的研究公司中,香橼研究公司和浑水公司是影响较大的两家。他们的盈利模式很简单:事先建立相关公司的看空仓位,然后发布质疑的研究报告。一旦相关公司因此被抛售导致股价大跌,它们就可从中赢利。

据一些华尔街人士透露,这些撰写报告的研究公司负责人实际上并不在中国,他们主要通过在中国境内雇佣代理人的方式,帮他们对目标公司进行调查,搜集各种有用信息。

在最终发表的研究报告中,作者一般都会先声明自己只是揭露真相,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读者独立判断,并直接披露自己已经做空该股。这些言论表面上是一种客观中立的态度,但实际上对投资者的心理暗示作用非常明显。

第三步,一些媒体、网站和小报对这些质疑报告的转载和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随着上市公司的股价开始在做空者的蓄意打压下节节下跌,短时间内研究报告中质疑的问题本身变得不那么重要,“先抛了再说”的人越来越多,公司的股价一时间往往很难翻身。最终,无论被打击的公司是否真如报告所揭露的那样有问题,卖空者的目的都已达到。

第四步,一旦中国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利益链上的最后一环———律师事务所就可以积极推动投资者提出集体诉讼索赔,而如果诉讼成功,律师事务所能够分到三分之一的赔偿金额作为利润。因此,这是一笔很诱人的买卖。而华尔街的一些知情人士表示,这些律师事务所本身往往和卖空机构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华尔街人士告诉记者,“有人称这些卖空者和律师是打假斗士,这个名号简直可笑,这是赤裸裸的华尔街金钱游戏”。

编辑: 小鱼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