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税感”何以缓解?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1-12-06 16:52:51 

2011年也被戏称为“税感”之年。这年,我国税收政策调整中,多项措施直接惠民,但不可

否认的是,在完善税收制度、优化税制结构等问题上,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话题

怎样才能少交点税

2011年以来最受关注的“加税”举措无疑是房产税试点的启动和资源税改革的全国铺开。1月27日,备受关注的上海、重庆房产税试点细则终于“浮出水面”;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源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正式实施,原油、天然气等领域的资源税改革正式从试点地区向全国范围铺开。

专家指出,我国个人所得税等直接税比重并不高,主要还是以流转税为主,但流转税的缴纳可能最终反映在物价上,个人在购买商品或享受服务时实际上承担了一部分间接税。中国税务学会理事、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怡建表示,譬如购买一辆20万元的车,购车者事实上承担了相当于车价40%左右的税,这还不包括在使用过程中承担的燃油消费税;而消费烟、化妆品等需要缴纳消费税的商品,个人承担的税可能更重。

分析

税收收入连年增长

来自财政部的数据显示,2011年前三季度,全国税收总收入完成71292.18亿元,同比增长27.4%;2010年全国税收总收入完成7320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3%。税收收入的连年增长,“税感”的日益沉重,为结构性减税措施的不断出台拉开大幕。

2011年9月1日起,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正式开始实施,起征点从2000元提高到3500元。根据测算,全国的个税收入全年或将减收1600亿元。而这仅仅是为个人尤其是中低收入人群减税的第一步,要实现个人所得税“高收入者多缴税,低收入者少缴税或不缴税”的立法精神则尚需要有很多配套政策。

中国社科院财贸所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指出,现在免征额的提高、税率结构的调整,都是在分类税制下的完善,长远来看,还是要像“十二五”规划建议中提到的那样,“逐步建立健全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要根据家庭总收入对其进行综合考量,以家庭为单位设定征收标准会使我国个税征收更平衡、更公平。

观点1

税收公平焦虑

11月16日,美国近140名百万富翁致信奥巴马总统和国会领袖表示,良好的经济曾让他们受益,现在也希望别人能得到好处,为国家考虑,应当向他们多征税。随后,美国数十位富豪又来到国会山,要求国会给他们加税。这些富翁希望国会终止执行布什政府通过的减税政策,普遍提高对富人的税收。

此消息受到了人们的高度关注。在我国个税征收过程中,工资薪金所得是最容易征收的部分,也是最不易逃避的部分;而高收入人群的主要收入却来自于股息红利、房地产等财产转让所得、拍卖等各种财产性收入。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税务教研组组长汪蔚青表示,由于财产登记制度不够完善、信息共享系统建设不够健全,再加上很多交易直接通过现金完成,税收征收过程中难免出现遗漏,产生“灰色地带”,甚至一度使得我国个税成为“工资税”。

涉及的几乎都是“大众税”2011年,财政部和国税总局频频出手,剑指高收入人群个税征收监管。国税总局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要完善征管措施,从多个环节堵住高收入者个税征收漏洞,在股权转让所得、房屋转让、股息红利所得上加强监管。

而这些还远远不够,专家指出,长远来看,在世界各国通行、主要针对富人征收的财产税,在我国还是一个“空白”之地,未来这块空白必须弥补,而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今日,赠予税、遗产税等的征收也是防止社会财富过于向少数人群集中的重要手段之一。

中国社科院财贸所所长高培勇撰文指出,如今的窘境是:无论增税还是减税,涉及的几乎都是“大众税”,都是全体纳税人一起来。要增,大家一起增;要减,大家一起减。这就意味着,在当前的尚无主要针对高收入者征收的税种的中国,让富人多纳税的通道是基本上不存在的。作为负有为中国市场经济立法的制度设计者们,该是考虑为富人多纳税开凿制度通道的时候了。观点2

税收用途焦虑

专家指出,北欧一些国家的宏观税负高达50%,而且很多是直接通过个人所得税的方式扣除,却没有激起社会的广泛反对,因为这些国家实行“从摇篮到坟墓”的高福利,税收投向在医疗、社保等方面让民众真正体会到了好处。虽然欧债危机显示出高福利也有弊端,但对我国来说,现阶段要考虑的却是如何补上民生欠账。

应该看到的是,随着财政收入的持续增长,近些年公共财政在教育、医疗、社保等民生项目上的投入已有大幅增加。来自财政部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10月累计,全国财政支出77559.6亿元,其中教育支出10668.3亿元,同比增长26.8%;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8711.86亿元,增长31.3%;医疗卫生支出4432.76亿元,增长48.9%。加起来,三项支出超出财政总支出的三成以上,但尽管如此,离人民群众的期望值还有距离。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专家指出,民生保障和福利水平与人均财政收入和支出水平密切相关,而由于我国人口众多,人均财政收入水平远低于发达国家。因此,保障改善民生是一项长期的艰巨任务,随着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以及人均财政收入和支出水平的逐步提高,人民群众将享受到更多更好的公共产品和服务。

汪蔚青表示,虽然总量上看投入很多,但人均水平并不算太高,使得老百姓很难感受到“税感”的减轻;而且“三公消费”仍然是老百姓质疑的焦点问题,虽然现在很多中央部门都已公布三公经费,但细化程度不够。

胡怡建也认为,未来立法部门在进行税收政策调整和财政支出时,都应该更多考虑老百姓的满意度,真正向民生事业、公共服务等倾斜,同时千方百计压缩行政公务支出,适度减少投资建设支出,以此来优化支出结构,做到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观点3年终奖多发1元税后或少万元年关将近,许多企业、单位又开始筹划发放年终奖。由于这是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施行后的首个年终奖发放季节,因此,搞清楚年终奖发放与计税问题中的道道,对一些纳税人和企业、单位来说无疑是必需的。

有税务专家特别提醒:年终奖发放请尽量避开“盲区”,否则,会“得不偿税”,多发有可能不能多得,甚至还会遇到“要为多发的1元年终奖多缴纳百元、千元甚至万元的税”这种极端情况。

根据我国全年一次性奖金个人所得税计算方法,发给个人的年终奖多出1元,真的会导致税后实际奖金收入少千元甚至万元的情况。

以18001元~19283.33元区间为例:

18000元年终奖,对应税率是3%,应纳税540元,税后可以拿到17460元。

但如果年终奖增加1元到18001元,对应的计税税率为10%,应纳税上升到1695.10元,结果,税后能拿到的年终奖只有16305.9元。也就是说,多发1元年终奖会导致税后少得1154.1元。

以420001元,447500元区间为例:

420000元年终奖,对应税率是25%,应纳税103995元,税后可以拿到316005元。

但若年终奖增加1元到420001元,对应的计税税率为30%,应纳税上升到123245.30元,结果,税后能拿到的年终奖只有296755.7元。即多发1元年终奖会导致税后少得19249.30元。

如何避免好心办“坏事”?用税务界人士一句调侃的话概括就是:舍得是福。

也就是说,在发放年终奖时,只有“舍”才能“得”。

比如,小李的年终奖是18800元,如果小李选择只要18000元,捐出去800元;又或者企业选择只发18000元;这样,不仅小李实得的奖金不会“缩水”,同时还做了善事,企业、单位也可以节省工资费用把钱花到职工其他福利上。

根据北京中翰联合税务师事务所计算出来的临界点,个人年终奖在18000元(含)以下的,纳税额不超过540元,也不用担心“盲区”;但如果个人年终奖达到18001元-19283.33元之间,那么,就会遭遇奖金增加“一小步”纳税额增加“一大步”的情况,这时,应考虑选择发18000元;如果个人年终奖达到54001元-60187.50元之间,也是如此,应考虑选择发54000元……以此类推,避开“盲区”(综合新华网等);医疗卫生支出4432.76亿元,增长48.9%。加起来,三项支出超出财政总支出的三成以上,但尽管如此,离人民群众的期望值还有距离。

编辑: 小鱼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