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琪: 执著的骑士

来源: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2-02-16 17:21:34 

   马术爱好者

    上世纪90年代末,史琪第一次接触马术是在石景山乡村俱乐部,那是北京当时唯一的一家马术俱乐部。国内现在的顶级选手,包括韩壮壮和曾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华天,都从那里出来。史琪对于马术的理解,也始于这个地方。

    “进了俱乐部才知道,马术根本不是原来呼呼傻跑那么回事儿。不会那么快就有成就感,因为一切要从最枯燥的东西开始学。”史琪说。进入俱乐部开始系统学习之后,史琪每天都进行基本的起坐姿势训练,然后是手腿辅助,慢慢找那种感觉。直到后来开始练习障碍跳,从0.8米、1.05米再到1.1米、1.2米。

    不久,史琪就在俱乐部买了自己的第一匹马。“每个骑马的人,都会想要自己的马。因为当你掌握了一定技能以后,要开始提高,练习特定的课目,就必须和自己的马在一起训练,这样才能有稳定效果。也只有养了自己的马,才能真正了解它们到底吃什么、垫什么、怎样训练。与马的沟通过程是最美的。”史琪说。

    史琪注重人马合一的精神。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怎么通过规范自己的动作来和马实现沟通,以期共同完成一个动作,达成一个目标。他向马学到的是专注———他不断练习的,是沟通、交流,跟马达到一样的专注状态。“马是有思想的,它会有自己的想法。这也是马术跟别的运动最大的不同。人和马之间需要建立一种长期的、相互信任的感觉,才能取得更好的成绩。”史琪说。

    有人说马像情人、有人说像孩子、有人说像战友,在史琪眼里,马就是跟他一起奋斗的“战友”。从认识“战友”,到了解“战友”,再到组建自己的队伍,建立圈子,推广文化,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

    俱乐部主人

    从拥有自己的马到成立自己的天星调良马术俱乐部,几乎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是太喜欢这项运动了,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马术是怎么回事儿。”史琪说。

    俱乐部从创立时候的9匹马、11位客人,到如今已经拥有91匹马、3处马房共120间马舍,7片室外场地,1个室内馆,2000多位注册会员。

    刚开始,朋友们都反对史琪做这个俱乐部,理由是当你把这件事情当作事业来经营的时候,它就不再那么简单了。再爱马,也架不住俗事烦心。幸运的是,史琪的太太完全承担了俱乐部的经营,让史琪有更多的心情和时间去享受这项运动带来的快感。

    而对于俱乐部,史琪更像一位形象大使,一个灵魂。2004年,大家讨论要不要组建一个俱乐部队参加比赛,反对的声音占大多数,理由是劳民伤财,一个小私人俱乐部负担不起那么多费用。最后史琪拍板,自己组队训练、组队参赛,自负盈亏。在他的带领下,天星调良马术队挂靠湖北省参加全国比赛,最好的成绩拿到了全运会第五名。“这可能源自我脑子里面的骑士精神。男人都是争强好胜的,在具备了一定能力和水平的前提下,参加比赛是他们的天性。”史琪说。史琪不断组织俱乐部内部的比赛,并且通过这种选拔机制,选取优秀的人才参加全国比赛。通过这种方式,把身边的骑士紧紧团结在一起,投入这项运动。

    执著的骑士

    马术在中国其实是一项很难推广的运动,并不是因为它贵,而是因为难以理解。大部分人要不觉得不安全,要不觉得高不可攀。

    “说马术是贵族运动,不是因为它是一个贵的运动,这是人们的一个误区。以前欧洲的贵族从小就要骑马,是因为要有骑士精神。”史琪解释说。

    骑士精神是欧洲上层社会的贵族文化精神,它是以个人身份的优越感为基础的道德与人格精神,也积淀着西欧民族远古尚武精神的某些积极因素。实际上到了现代社会,骑士精神已经演化成绅士风度,成了现代文明生活中男人的基本人格准则,并推而广之蔓延到全世界。

    很多欧洲人都让孩子从小学习马术,就是为了让他们既懂得为荣誉而战,又懂得谦卑与牺牲、诚实与公正。通过学习马术,他们也跟马建立深厚感情,懂得理解与珍惜、怜悯与关爱。

    “当你真正了解马术以后,你就会知道马术其实是很安全的。尤其对于孩子。因为孩子很放松,马有什么动作他们都能立即跟着配合,大人反而更僵硬一些。孩子一接触马,都会爱上这项运动。”史琪说。俱乐部现有300多名儿童会员,史琪更是让自己的大女儿两岁就上了马背,他太知道这其中的好处了,5岁的女儿现在已经是非常熟练的骑手。

    经历了从马术爱好者到俱乐部主人的过程,现在的史琪完全成了马语者,成了骑士精神的传道士。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关注马术运动,去体会那种与马浑然一体而达到的忘我境界,去享受与“战友”一起获得的荣誉。

    

编辑: 莨菪
> 相关阅读
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