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部队” ——一个小微企业的成长模式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2-06-11 10:54:39 

在广州市荔湾区宝源路坐落着独具岭南特色的西关大屋,也聚集着大大小小自主创业的个体户。宝源路124号,一间并不华丽的铺面,见证了广州市得洁洗涤剂厂的兴盛发展。下午四点多,工人们在忙碌地将各种洗涤剂倒进塑料罐里,分类包装。一两个老街坊拿着自家的空罐子到店里购买洗洁精和洗衣液,不少街坊都是这里的熟客。

厂长谢小夏在过去19年,凭着1万多元和位于和平东路的一间小店铺创立了广州得洁洗涤剂厂,自主研制和销售洗洁精,现有产品多达30多种,洗涤领域涉及各类餐具、服装面料、家居卫生各个方面,年纳税额过百万元,而团队也由开始的2个人扩展到如今的近50人,分店也增至4家。但是让人疑惑的是:洗涤剂行业不乏巨头,而得洁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占得一席之地?谢小夏又是如何创立得洁,走过19年的发展之路呢?

细微处入手 以洗洁精打开市场

微经济:你1993年开始创业的时候,是从你父亲以电焊机为主业的家族企业转向洗涤剂行业。为什么没有选择一个与电焊机有产业关联的行业,而是选择了洗涤剂这么一个传统的行业呢?

谢小夏:选择洗涤剂这一行业,是我与父亲商量后作出的决定。父亲有两个女儿,他希望我和妹妹日后可以从事不同的行业。经过商量和讨论,父亲希望由妹妹来接管电焊机这一行,而支持我去创业。当时,我们在洗涤剂行业认识不少专家,而且洗洁精属于民用洗涤剂,在市场上需求大,于是我就决定从洗洁精这个产品开始做起。其实,当时我首先考虑的是做洗衣粉,但做洗衣粉对设备要求比较高,需要粉尘装置,设备昂贵,我当时创业时资金不多,所以就选择了成本较低的洗洁精,起步比较容易。

微经济:你开始研制洗涤剂时,把洗涤剂放在铺面上卖,取得的第一笔收入为4.5元。接着,你们的产品走向市场,甚至面向海外,你们当时是如何打通市场这条路的呢?

谢小夏:首先,我从父亲那里获得了一间铺面进行经营。然后,我开始通过做实验来寻找质优价廉的洗洁精配方。刚开始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设备也买不起。我调查了一下研制洗洁精所需的基本设备及其功能,就找了一个工厂帮忙制造如反应锅等设备。由于当时市面上流行上千种配方,但它们都不是最优化的,为了生产性价比最高的洗洁精,我做了很多很多的实验。我从每个配方制取10克的洗洁精,用来清洁猪油、牛油等不同的污迹,从中挑出过水最快、清洗最干净和成本最低的配方。

研制好洗洁精后,我开始做第一笔生意。我的洗洁精当时卖1元1斤,第一笔交易我卖了4毛钱。我当时觉得很高兴,觉得做这一行可以养活自己了。起初,不少人经过都只是看看,我把2毛钱100克的试用装送给顾客,让他们先试一试。一开始他们不敢用来洗碗,先洗一下锅盖或者地板等,后来觉得好用,就回头来买。渐渐地,我们慢慢积累了一些顾客,学校饭堂、工厂饭堂、大排档和小吃店的都逐渐向我们订购产品。就这样我们以一个单一的洗洁精产品一步一步打开了市场,并在3个月内获得盈利。

民营企业家的“细菌部队”精神

微经济:你曾经提及说你们的公司是“细菌部队”,为什么这么说呢?

谢小夏:我们的民营企业,其实有和细菌一样特点———数量多、体积小且易生易灭。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政策的春风一吹,我们就成长起来了,但是也有可能因自身经营能力不足等情况而面临倒闭。另外“细菌部队”的精神其实就是不怕疲劳,不怕寂寞,不怕辛苦,不怕吃亏,不怕危险,不怕蔑视,永远甘当配角。我们就是这么甘当配角的一群人。

我开始创业也就只有2个人,什么都没有,就自己看书,找老师咨询,自己研究、制造、销售。当时买不起比较贵的设备,我就请个工程师画了张图,然后拿去加工厂加工,就这样一步一步做下来了。

微经济:作为一名民营企业家,要领导一支“细菌部队”,需要什么样的企业家精神呢?

谢小夏:首先我觉得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我平时就是会倾尽全力去做一件事情,甚至可以说,一直都是在出卖自己的廉价劳动力,我想这也是个体户创业的一个共同特点。因为我们的工作时间长,工作也十分琐碎。很多时候,我们也是在自己领导自己,自己要管理自己。

其次,我觉得第二是要守法,要做有良心的商人。我们也正是这样,才能生存到今天。

最后,我觉得要慢慢积累经验。每个人都是不可能一夜成功的,对于事情的解决,别等事情大了才去解决,而是让不好事情的苗头消失在萌芽之中。

微经济:你觉得“细菌部队”的未来是一支怎么样的部队呢?

谢小夏:走好原本该走的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先顾好自己生活,先求生存。就像得洁一样,虽然很小,但是它养育了我,而且现在还在生长并会继续养育着我。很多时候,我们进行创业,不一定要等想法十分成熟才去做,而是要去尝试,要坚持,即使一开始不成型但以后也是有可能走向成功。当年我开始创业的时候,推出的第一款洗洁精才1元1斤,原本以为会是6个月才盈利,但是我们3个月就盈利了,所以我就不断发展,慢慢就站稳脚跟。

“低成本”的创业理念

微经济:从创业到守业,不少企业由于竞争力衰退,甚至逐渐淡出市场。你觉得得洁是如何做到保持持续发展的生命力的呢?

谢小夏:质量好,价格不贵,所以买过的人很多都会回头再买。很多都是街坊,买了一个月的用量,觉得好用那下个月就又来买。所以我们觉得一定要好用而且要便宜,质量要过关,现在很多大排档、学校、工厂也会跟我们购买洗涤剂产品。

微经济:创业至今,目前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在什么水平呢?随着企业的发展,会考虑扩大规模吗?

谢小夏:我们都是一种产品盈利后才开始另外一种产品的研发,也就是说只有前面的产品盈利达 到能购买设备、能购买新配方、能支持新产品研发时,我们才会开拓新的产品。所以,我们企业没有跟外界融资过,比如说银行等金融机构,同时我们公司资产的负债率也是为零,包括我父亲的企业也是这样的。

第一年我只是聘请了一个员工,经营大概3个月就开始有利润,这是因为成本低。而我个人也比较喜欢低成本的投入,同时我们得洁也会有免费试用的产品,很多都是用完觉得好就会再回来跟我们买洗涤剂。目前,我们还不会考虑扩大规模,因为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菌部队”,把4家营业部的业务做好是当前任务的重点。

微经济:我们发现谢厂长你现在在阿里巴巴也开始注册商家,为什么会选择线上贸易呢?相比于线下经营,线上经营的盈利规模是怎么样的呢?

谢小夏:我们从2010年时开始注册阿里巴巴,因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我们开始意识到这个也是一个商机,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作用。但是由于我们的产品是液体比较多,而且是化工产品,运费比较贵,所以基本上是借助这个“广告的窗户”来进行线下经营,线上经营的盈利规模所占的比例也是比较少的,更多的只是一个广告的橱窗。

微经济:对于创业,作为一名民营企业家,请问你有什么心得呢?

谢小夏:一定要成本低,投资越小,风险越小,也就越容易转弯,而投资越大,就意味着越危险。而且我们每个人能力有限,一开始又很难定位好自己。低成本投入,就算是失败了,还可以转向其他的业务,这样可以降低风险。我常常说只要愿意付出,10元也是可以创业的,比如我是个修电工的,我用10块钱去印名片,人家请我去修电灯、修水龙头,那我就可以养活自己,甚至还可以为社会纳税,对社会做贡献,其实能养活自己就已经是为社会做贡献了。又比如一个家庭主妇可以根据自己擅长的地方提供劳务,她可以做饭,卖饭盒,5元一盒,也可以盈利,就可以养活自己,不需要领社会救助,这对社会也是一种贡献。

对于创业者来说,第一要考虑自己擅长干什么。因为每个人的擅长是不一样的,做自己擅长的事往往就能做的好。第二也要考虑一下自己的际遇,不同的际遇也是会影响一个人的发展。 第三是要看自己的兴趣,做一行爱一行话,怀着一颗热爱的心,不怕辛苦,这样才能获得成功。

希望小微企业能有更多的机会

微经济:从创业到守业,不少企业由于竞争力衰退,而逐渐淡出市场。你觉得得洁是如何做到保持持续发展的生命力?

谢小夏:我们只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开始,我们资金少,我就只做洗洁精这个产品。用了8年把这个产品做好后,资金和能力提升,我们才开始拓展产品品种,增加洗衣液以及其他除污剂。我们规模小,做好一个产品,做到专而细,成本低、收益也快。其次,我们每天都会改良配方,根据顾客的反馈不断改进。

谈到企业的发展,我希望政府可以放宽门槛。最近政府出台的“56条”等政策都很好,能够鼓励我们小型企业的发展。如果政府可以放宽营业执照的门槛,降低申请和审核的条件,更能够推动民企的创业及发展。对于广大的创业者来说,无资金、无场地、无技术,是很难获得一个合法的营业执照,但是有时候创业其实也不需要场地的。有些人担心,放宽门槛会为不法分子干坏事,“钻空子”提供机会。但国家有法律规定,法律规定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如果他违法,自然会有法律对他进行制裁。

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10元的创业想法,其实不需要场地的,有时候只要一个名片就可以了。我想大多数的个体户,他们和我也一样,有一颗想养活自己的心,一颗想认真劳动的心,一颗想为社会做贡献的心,所以可以的话,我希望政府能够尽量放宽政策,为民营和给个体户的发展创造更多机会。

见习记者 王润珠 林嘉慧 摄影 见习记者 刘伟

编辑: 小鱼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