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业披上“棉袄”过寒冬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2-06-19 19:40:36 

 

尽管把QQ签名改成了“神啊,已经三个月没完成揽储指标了”,可工商银行暨南大学支行的郭女士仍然感觉自己很幸运。就在半个月前,一家证券公司驻该行的客户经理小王不幸成了裁员的牺牲品。

“作为银行正式职工,完不成业绩,我们只是扣点工资、奖金;如果是在证券公司做业务员,恐怕就得直接走人了。”郭女士说道。

自2011年以来,随着大量实体企业关、停、并、转,过去以高收入、高福利、暴富传说而著称的金融产业也进入了寒冬的征程———银行、证券、保险,皆不例外。

银行:“放贷难,揽储更难”

对于中国银行业来讲,超高的存贷息差一直是赚取利润的基石。而在6月8日降息0.25个百分点的同时,央行将存款利率的浮动空间上限升至基准利率的1.1倍,将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下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0.8倍,则意味着存贷息差有了大幅收窄的空间。

中国社科院金融实验室刘煜辉主任向记者表示,这一举措是吸引储户。扩大信贷,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权宜之计,也是向利率市场化的一大步推进。

然而,本次非对称降息并未给陷入低谷的银行业务带来太多实际的刺激。

“今年以来,我们信贷业务一直很弱。虽然四五月份因为房贷增加,放款变多,可在前几天我们推出降低到政策下限的优惠贷款利率后,有意申请的单位和个人反而少了。”就职于兴业银行的林女士说道。

实际上,银行业人士普遍反映,今年以来虽然加强了对所有企业的放贷力度,甚至主动派人去长期忽略的中小企业“求贷款”。可是在大量公司、商店、厂矿倒闭、关停或者收缩规模的当下,客户对贷款大都保持谨慎态度。

揽储方面,各家银行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收效却依然不尽人意。“我们把一年前期利率抬高去3.375%的最高值,可几乎所有客户都说‘没兴趣’。最近几天的存款额和上月同期比只增加了不到3%,这一方面与企业经营状况普遍欠佳,缺乏余钱储备有关;另一方面利率上调幅度太少,也难燃点储户热情。”建设银行花地湾支行理财师吴树森说道。而广州市银监局亦指出,市内尚未出现银行间存款大规模搬家的现象。

“现在我们是放贷难、揽储更难,因此只能以‘熬’为主。总体来讲,压力还是非常大的。”郭女士总结道。

证券:“缩减已成了业界常态”

“我们最近已经把业务都集中在经纪上,资管和自营都不抓了,上个月又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裁员,我们这里就走了十多个人。”走在东北证券广州分公司空荡荡的长廊里,任职于该公司的刘先生指着“员工情况公示栏”上一个个空位说道。此时,上证指数正在2300点附近徘徊。

除了东北证券外,交易量曾经长期位列全国三甲的国信证券也陷入了紧缩。“和高峰时仅广州地区就有700人的规模比,现在已经减员了一半有多,只剩300多人了。今年以来又走了200多人,剩下的人最近也扣减了底薪,我们一线客户经理从2500降到了2000元,行政、投研也有10%至25%的减薪幅度。我们营业部一天才有20多人开户,不及2007年的十分之一。”国信证券广州东风中路营业部一位高级经理向记者说道。

事实上,一些小券商的驻穗营业部每日新开户数甚至跌去了“一位数水平”。

与此同时,客户大范围亏损也成了困扰整个行业的痼疾。万联证券的一位高管说,由于大量投资者被套牢,广州市中心的一家营业部里就有近三成账户“整整一年没有动过”,资金的沉淀同样成了烫手的山芋。

另外,手续费恶战亦令证券业的寒冬变得更加冷酷。虽然证监会早在2011年年初就规定了手续费不得低于千分之0.65,可许多公司都表示,“只要资金够大,手续费还有下调空间,而且送礼物。”一间保险起家的证券公司甚至为百万以上客户开出了千分之0.35的超低费率。

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在新增客户减少,手续费降低的今天,整个证券业还将长期不景气,“缩减成了业界常态”。

从全球范围来看,包括券商在内的投资银行业同样处于裁员、降薪的浪潮中。在过去一年里,数以万计的交易员、银行家和业务支持人员重新进入了求职市场,投行业的薪酬池也缩减了数十亿美元,以往的“好日子”正成为历史。

保险:“增设底薪都招不来人”

和银行业的疲于奔命、证券业的裁员减薪相比,一度以“无底薪”著称的保险业却是本轮寒冬里唯一改善员工待遇的领域。以广州市为例,大多数公司的客户专员、理财经理都可以在第一个月拿到1000至2500元不等的固定底薪。究其原因,就是缺乏人手、就业疲软。

“和以前不发底薪还有大量年轻人趋之若鹜的情景相比,现在增设了底薪都招不来人,只有一些年纪大、缺乏技能的失业者在碰运气,我们整个营销团队也比去年萎缩了近20%。”生命人寿广州分公司营销科长苏建华说道。

该说法在华南人才市场也得到了印证。一位求职者表示:“现在很多工作都缺人,开出的价码也比保险公司高得多,我是不会考虑进入保险业的。”

另一方面,保额的下降亦成了新的棘手难题。不少公司反映,近年来无论是单人还是团队的单月保费进账都在逐步下滑。“以前能成为营业部月度十佳之星的人,至少要入金10万元,现在三五万也榜上有名了。上个月我们最好的团队,15个人才完成了49万元的业务。”平安保险客户经理熊胡琴介绍道。

在业内人士看来,保额下降的原因除了经济不振、收入不稳,公众投保意愿降低外,一些公司设计的分红险、理财险实际收益不及银行存款利率,更跑不赢CPI,以致严重挫伤行业信誉也是重要原因。

于是,在成本上升、保额下降的双重压力下,保险公司业绩下滑便成了题中应有之意。例如中国人寿于今年一季度财报就显示,该公司保费收入下降7.6%,净利润同比减少29.4%。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争夺有限的客户,保险公司纷纷变得“慷慨”起来,除了向客户赠送米、油、糖、工艺品等礼物外,还增加了理财讲座。部分公司甚至让有证券从业经验的员工组织股票投资学习班,希图通过股市解盘带动保险营销。一场保险大战正在悄无声息中硝烟弥漫。“现在我们只有横下一条心,尽一切办法寻找客户,”就职于友邦保险的王先生如是说。

本报记者 罗家庆

编辑: 小鱼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