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送成本高成瓶颈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2-07-31 14:15:21 

高昂的物流成本让杨学彬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出于对空气、土壤等环境质量的要求,广东农庄多分布在番禺区、南沙区甚至清远市等远离广州城区地区。然而,果瓜蔬菜配送对保鲜的要求很高,包装的方式不对、途中耽搁时间长短都能影响产品的质量。目前祺丰农庄的农产品主要是杨学彬与搭档李俊进行配送。

物流配送成经营之殇

高昂的物流成本让杨学彬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最为要命的是,农庄客户分布较散。杨学彬算过一笔帐:出发前加满油,回到海鸥岛农庄拿菜,配送完时又要加满油了。“从农场到广州各城区,远远不止一百块了”。他算过,每送一户,成本要将近30块钱。

杨学彬在微博上卖的产品每单收二十块钱配送费,自身负担十块钱,因为收三十块的话,显得菜更贵了。因此杨学彬在微博上卖的产品都是最好的,单价最贵的,“否则卖四、五块钱一斤的菜,送四斤菜给客户,一趟下来才二十块,就亏得更厉害了”。

在这期间,杨学彬也选择与物流公司合作进行,但其中发生的事让他很快放弃了这种方式。杨学彬曾通过物流公司给客户寄玉米,几天之后客户给他打来电话说还没收到玉米,于是杨学彬联系物流公司,才发现玉米还在仓库放着,根本还没发出去,也没联系客户。

尽管在配送上花费了很多心思,但出错仍无法避免。一位用户将蔬菜里有三条虫子的照片放到了微博上,这件事情让杨学彬觉得工作仍有待完善的地方,因此严格的配送工作是要把蔬菜挑选好的,这也更加坚定了其将配送服务与农庄生产分成两个独立的系统的想法,目前农庄已经在海珠区石榴岗建立了一个物流点。

高昂的物流成本甚至令杨学彬设定了每天配送二十份的额度,他与另一负责配送的同事一人负责十份。“实际上很多人都想订,但配送成本太高”。这个成本还包括时间成本,他们每天必须要花费两个多小时进行配送。杨学彬及团队认识到配送点太散造成运营成本高企的问题,正在打算逐步建立自己的中转点,如市区可以在珠江新城建一个点。他们曾经以丽江花园做过一个实验:配送一户人家也是要一人一车,配送十户人家也只是要一人一车,所花费的人力物力成本是一样的。因此杨学彬及团队今年开始对高端小区进行布点,每个小区派两人,一人负责配送,一个负责开拓客户,先把一个小区做好,以此为中心,再开发周边的小区。

社区支持或为解困良方

如何将有机菜推广到人们的餐桌上?杨学彬和他的搭档李俊选择了CSA模式,(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社区支持农业)。据相关资料显示,CSA概念最早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瑞士,在日本得到最初的发展。1965年,日本的一群家庭主妇开始关注农药对食物的污染,她们发现加工和进口食品越来越多,相应地,本地农产品却越来越少。于是,这些主妇们便与有机食品的生产者达成了一个供需协议。

在CSA的概念里,农户和消费者的关系是互信和友好的。农户承诺在具有生态安全的农业系统中生产能带来健康的食物,消费者也要承担生产耕作的风险,比如可能遇到的自然灾害等。负责这部分业务的李俊认为,社区支持是CSA能够成功的关键。目前主要靠派传单、开展活动、微博传播等方式开拓客户,他将这个阶段定位为“拓展期”,短短一个月,已经在丽江花园开拓了几十户,这让他对未来的市场充满信心。

刘荣的小马驹农庄位于离广州城区一百多公里的深山里,往来一趟需要三个小时。今年5月份,他与朋友合伙在华侨新村开了一家私厨,所用食材全部来自于自家农庄。杨学彬也十分认同这种模式:一方面可以作为蔬菜中转站,那些在网上订了蔬菜的客户可以选择到这里自取,省掉了配送费;另一方面可以消耗掉部份蔬菜,减轻部分的销售压力,而且前来吃饭的顾客觉如果得味道不错,也会直接从私厨买菜,更大地程度地开发潜在客户。此外,小马驹农庄也会定期或不定期地在私厨搞生态农夫市集,顾客可以到现场购买土猪肉、土鸡、清水鱼、番茄、丝瓜等农产品。

■本报记者 庞丹丽

编辑: 实习编辑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