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下达“封杀”令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2-08-07 10:15:16 

广东民营担保倒闭潮潜流暗涌

在伦敦奥运会10米跳台上,中国运动员的精彩一跃赢得全世界的喝彩,而广东民营担保军团也正在上演“高台跳水”:今年上半年广东担保业新增贷款额猛降25%,扣除政策性国有担保公司的新增贷款,广东民营担保业新增贷款额降幅远不止这一数值。而2006年开始,广东担保业每年新增贷款额增幅都达到20—30%。

广东省担保行业协会秘书长陈文表示,当前这种态势正愈演愈烈,银行收紧担保公司的授信甚至“断粮”,将使危机在下半年将进一步加剧。工商银行广东省分行将于今年10月份全面终止与非政策性的担保机构合作,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将对广东民营担保机构造成致命的冲击。

1.前路

政策一刀切 担保愁“断粮”

在广州珠江新城三银大厦的22楼,广东融汇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就设在这里。走进会客室,映入记者眼帘的是该公司董事长刘裕章与政府领导合影的照片和“广东省福建商会金融服务中心”、“广东省电脑商会金融服务中心”等牌匾。一见记者,刘裕章就自我介绍说,“我是广东省信用担保协会的副会长、广东省电脑商会的常务副会长、广东省福建商会的常务副会长。”接着话锋一转:“华鼎事件后,银行对担保公司的认可度打折,企业对担保公司的认可度也打折,担保公司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记者了解到,近几个月广州金融办正在对担保公司进行检查,检查完了才发新的经营许可证。在没发新的经营许可证之前,银行基本停止了对规模偏小的担保公司贷款合作,这使广州大多数民营担保公司被“断粮”。

现在,被“断粮”的不仅仅是广州的中小民营担保公司。广东省担保协会秘书长陈文告诉记者,受“华鼎”和“创富”担保事件的影响,银行相继收紧对担保公司的授信,特别是工商银行广东省分行对广东省担保贷款进行规模压缩,只收不放,并限于今年10月份全面终止与非政策性的担保机构合作。这无疑是封杀了民营融资担保机构,这种一刀切对广东民营担保机构造成致命的冲击。

2.回望

“华鼎”患病 全行业吃药

今年新春伊始,第一枚“危机炸弹”在担保行业引爆。“危机炸弹”是华鼎担保公司。

经查,华鼎系所涉及的华鼎、创富、中担三家担保公司高达85亿的在保余额几乎席卷了绝大部分商业银行。按照行业人士的分析,华鼎系通过增资扩股、截留贷款等资金腾挪方式而引发的危机,暴露了当前融资担保行业和相关从业机构的担保功能出现“异化”,沦为多渠道和路径套取银行资金工具。

本来,在去年温州民间信贷危机把中国的民间信贷风险推到了被社会审视的前台时,已引发了银行和监管部门对民间信贷风险的担忧,并纷纷做出了维护自身利益的各种应对措施,各大银行先后收紧了担保融资业务。

由于媒体的连续报道,华鼎危机迅速放大成民营担保行业危机。一民营担保机构的人称,这次事件对民营担保业影响非常大,一下子弄得整个行业“杯弓蛇影”,银行、企业都开始对民营担保公司防备。

“华鼎”事件后,更引发了广东对担保行业的大整顿,广东掀起了对融资性担保公司的全面风险排查。

谈及全行业整顿,刘裕章说,任何行业里的企业都有好有坏,比如皮具行业也有生产假冒名牌的,政府不能有偏见,更不能一刀切。

3.合作

晴天送伞 雨天收伞?

刘裕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担保公司靠银行吃饭。”

近几年,“银保合作”这一化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的有效模式在全国各地方兴未艾。担保机构作为银行与企业之间的融资桥梁,是推进银企合作、完善金融业务链条、化解银行贷款风险、 提高信贷资产质量的重要环节,也是增强企业信用、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助推器。

然而,有业内人士称,银行对担保公司是“晴天送伞雨天收伞”。

在经济环境好的时候,银行会积极向担保公司授信。一遇危机,银行立马“收伞”。也就是说,当实体行业处于景气时期,实体行业越热银行越是热衷于“送伞”;反之,实体行业越冷银行越是要“收伞”。

作为出口大省的广东,去年以来由于欧债危机等因素的影响,企业订单收缩,许多企业陷入困境,从而还贷困难。加上国内银根收缩,在双重夹击下,广东民营担保业步履维艰,银行一“收伞”,担保公司更是雪上加霜。特别是今年上半年,在“华鼎”事件后,在广东省内,工行和民生银行已明确表示中止与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此外,一些地方的农行和农信社也不再与担保公司合作,担保业苦不堪言。

有鉴于此,广东省担保行业协会秘书长陈文建议,要理顺担保公司与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合作机制。银行业监管部门要督促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与融资性担保机构按风险共担的原则进行合作,创新业务模式,优化审贷流程,在责任明晰的前提下,有选择地与融资性担保机构开展长期、稳定、深入的合作,构建平等、互利、共赢的合作模式。

4.失衡

利润洼地 风险高地

在银行、担保公司、企业这条贷款利益链条上,担保公司作为桥梁,承接着资金的供求两方。由于特殊的制度设计,担保公司处于利润的洼地和风险的高地。刘裕章对记者说,担保公司盈利模式是典型的不平衡。

确实,中国担保业发展10年来风险与收益不对等、正规业务利润空间狭小等盈利与发展模式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担保业靠银行资源吃饭、担保费用低、风险代偿大的行业先天性营养不良一直难以摆脱。

目前融资性担保公司最核心的利润来源于担保费。若一家担保公司是1亿注册资本金,以放大3倍计算则可放贷3亿元。在企业经营正常、能按时偿还银行贷款的情况下,担保公司的利润来源就是从担保数额中提取2.5到3个百分点的费用。担保收费以3%计是900万元,按收入提50%作为保证金,还剩450万元。再按放贷总额3亿元计提1%未到期风险准备金是300万元,担保公司只剩下150万元毛利。

但如果被担保的企业还不起银行的贷款时,就要由担保公司来代偿。一旦一笔贷款出事,不但没钱赚,或许还要倒贴很多钱。因此,担保公司所承受的风险与收益是十分悬殊的。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认为,对于担保公司来说,会面临两方面的“道德风险”:客户可能会觉得我欠银行的钱没有关系,还不上自然有担保公司来给我代偿,而银行方面可能会认为有担保公司参与增信,我就可以放宽贷款评估方面的限制,反正最后担保公司会为这笔账兜底。这样双重的道德风险让担保公司承担的风险和得到的回报无法形成正比。

在这种环境下,担保公司剑走偏锋也是被生存问题所逼迫。

5.变通

“明道”被堵 ,“暗道”潜行

民营担保机构在一些大银行的担保贷款“明道”基本被堵死后,近期广州一些担保公司作了无奈的选择:弃明投“暗”。在银保合作困难重重的今天,一股曲线救国的“暗担保”之风开始在广州担保业默默吹起。

所谓“暗担保”,广东省担保行业协会秘书长陈文告诉记者,就是一些银行与商会合作,由商会为其会员担保。但商会本身没有资产,只好找担保公司为商会担保。实际上是民营担保机构绕道而行,曲线救国。因为上头银行不许下面银行与担保公司合作,变通一下银保合作得以维系。“暗担保”的出现,折射出担保业目前的困境。

现状

2936家公司 仅382家有监管

陈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国家对担保行业监管政策存在漏洞,大量担保公司游离于监管视线之外,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按照国家七部委颁布的《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与《广东省<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只对融资性担保机构进行监管。截至2011年12月31日广东在工商局注册登记的担保机构有2936家,获得监管部门颁发经营许可证的融资性担保机构382家,占同期工商注册登记的担保机构总数的13%。因而把87%非融资性担保机构排除在监管之外。他们当中一部分从事融资担保以外业务,甚至放高利贷等,这样给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担保服务的规范的融资担保公司也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为此,陈文建议要把非融资担保公司也纳入统管。并针对非融资担保公司的特点,尽快探索对非融资担保公司监管体系。

刘裕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政府要认可这个行业。现全国中小企业融资,通过担保公司贷款的占40%。”他希望政府的整顿快一点,因为企业经不起折腾,企业的亏损是有限度的。

建言

不改盈利模式 难治违规操作

广东省担保行业协会秘书长陈文跟记者说,尽管担保业存在不少问题,但必须看到担保公司在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据统计,至2011年12月底,全省备案的310家担保机构累计为中小企业担保贷款5086亿元。其中,2011年担保总额1683亿元,当年新增融资担保额1133亿元,在保余额997亿元。

全省310家担保机构累计为23万户中小企业担保贷款,其中有不少在获得担保公司担保贷款支持发展壮大的。如佛山市宝资林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广东爱康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肇庆匹思通机械有限公司、广州市白云泵业制造有限公司等知名企业。仅深圳高新投担保公司一家担保服务的深圳上市公司已超过50家,在中小板与创业板上市的深圳本土上市企业中,获得过高新投担保扶持的企业超过了57%,如深圳市赛瓦特动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东江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大族激光等上市公司。

陈文认为,担保行业高风险低收益的特点,是担保机构违规经营的主要动因,只要没有解决担保机构的盈利模式,整顿后担保公司违规放贷业务可能会出现由公开转入地下操作。因此,赋予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功能,把担保公司小额放贷业务阳光化,是解决担保机构的盈利模式最有效的途径,有利于担保公司可持续发展。

■本报记者 张小兵

编辑: 实习编辑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