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控股涉贿案起 张化桥再陷争议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2-08-08 11:29:47 

随着香港廉政公署探员前往深圳控股(00604.HK)办公室调查2002年至2009年期间公司认股权计划细节,部分高管股票套现离职、涉嫌贿赂一事被置于曝光灯下,“退隐江湖”多年,全心致力于小额信贷的资本市场明星人物张化桥再次成了业界焦点。

深圳控股:“他的表现很好,我们很满意”

作为深圳市政府拥有43.91%股权的老牌地产开发商,物业遍布广东、湖南、湖北、江苏、辽宁等地的深圳控股,早在1997年即于香港上市。在长达10多年的地产牛市中,该公司年均业绩均保持了近25%的高速增长,并于2009年2月获得了英国《投资者关系》杂志颁发的“优秀投资者关系”奖。

而在深圳控股母公司——深业集团看来,这些成绩的取得,还与2006年3月知名分析师、前瑞银证券中国研究部主管张化桥的加盟有着密切关系。

“截至2008年9月辞职为止,张化桥在我司工作刚好两年零六个月。他的职务是首席运营官,负责三件大事:一、完成公司非核心资产处理;二、增加公司透明度;三、协助公司融资。这三项任务都得到了很好的完成。可以说,张化桥的表现很好,我们很满意。”深业集团董秘陆先生对记者说。

张化桥当年的博客文章,也为人们一窥辞任内幕提供了重要注脚:“两年半来,我和同事们协助胡爱民董事长和张宜均总裁完成了16项非核心资产的处置,收回现金近45亿元人民币。在资本市场,公司的透明度有了不少的提高,并两次增发新股,集资近22亿港元。”

但是,在张化桥辞任后,深圳控股人事变动频频发生:从2009年至今,该公司共有6名董事先后以退休、健康、履任新职为由辞任,其中包括两任主席胡爱民、郭立民,以及两任总裁张宜均、徐汝心。

据香港联交所信息显示,上述人士均在2006-2007年张化桥大卖非核心资产时,以每股1.008至1.33元港币的价格行使购股权,并在2006年11月至2007年9月间于每股3.3至7.8元港币间大肆变现。毫无疑问,正是此举引来了市场人士及廉政公署的关注。

然而,深业集团却一再向《民营经济报》记者表示,“张化桥出售非核心业务与上述高管减持无任何关系,还请外界勿作过分解读。”

广州万穗:“张总出差了,不愿接受采访”

深圳控股期权涉贿案发,离张化桥挂冠深圳控股首席运营官一事已近4年。当年因欧亚农业、柯林格尔“反戈一击”名噪一时的分析师张化桥,早在去年6月便以旗下全资公司——“慢牛投资”认购广州万穗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万穗)12%股份的形式,完成了由瑞银证券中国区副总经理到小贷公司董事长的又一次身份大转变。

虽然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张化桥与深圳控股涉贿案关系甚密,但在广州万穗的员工看来,“张总”却是一位颇愿为事业付出、为客户着想的热心人。

“张总并没架子,为了几万、十几万元的贷款业务,可以亲自和我们一同来到客户档口进行调研,还经常在网上写文章反映小贷行业的甜酸苦辣,所以我们都非常愿意留在他身边工作。”一位熟悉张化桥的人向记者反映。

当记者问及张化桥行踪及联系方式时,却得到了被访对象异口同声的回应:“张总自8月初就离开公司出差了。临行前还表示,不愿接受任何采访。”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8月7日上午,张化桥的新浪博客上又刊出一篇新的文章——《降低中小企业资金成本的关键》。据记者调查,该文是今年7月20日,他在“2012产业金融创新与发展高峰论坛”上的发言稿。截至8月7日下午16:30,此文点击量已超过2000。

●资料链接

“信用社长”张化桥这一年 最常说的便是一个“累”字

2011年6月17日晚,瑞银证券中国区副总经理的张化桥在向好友发送的短信中写道,“我下周去瑞银办理提前退休手续,然后去万穗小额贷款公司担任董事长。虽不如私奔浪漫,但我也很兴奋。”

实际上,从2010年起,小额贷款的影子便一直在他心里萦绕,以致在数月时间里用个人名义,斥资数千万港币,投入北京、天津、景德镇乃至广州的多家小贷公司。而在万穗公司身上,张化桥的投入早已超过了金钱,还包括了个人全部的精力。

为了解儿子的工作近况,当年7月,张化桥近80岁的父亲专程从湖北农村来到了广州花都。当看到同事们晚上十点仍在跟客户沟通时,深受感动地说道:“信用社一定不是我们的对手。”从此,“信用社长”便成了张化桥半是自嘲、半是自励的常用词。

尽管小额贷款作为金融改革攻坚领域倍受社会关注,政策面上亦是暖风不断,但是一到实际操作,模糊的法律、严苛的条件、保守的观念却成了一条条无法回避的“拦路虎”。张化桥无论在私人博客,还是面对媒体,总结这一年来的从业经历,最常说的便是一个“累”字。

为了筹集资金,张化桥甚至一度兼任香港上市公司民生国际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主要负责建立集团的小贷业务。他计划在3年内开设10家小额贷款公司,并以控股或第二大股东的形式投资约30家公司。

只不过,才过半年,张化桥就黯然去职。“外汇到国内做小贷,路被堵得死死的,想了很多办法,还是走堂堂正正的路。走不通,这件事我就做失败了。”

即便如此,张化桥仍然通过各种途径表示,中国小额贷款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能比较好地把赚钱和助人结合起来,我很喜欢这点。”

■本报记者 罗家庆

编辑: 实习编辑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