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旅行吃泰式粤菜价格翻一倍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2-08-08 11:32:27 

广州教育路的南湖国旅门店,一对情侣仔细阅读资料

南湖国旅投诉连连!

继本报7月25日曝光《南湖国旅暴雨夜甩客开溜》后,南湖国旅最近又被旅客投诉了。昨日,记者接到王小姐报料,称在泰国旅行时被导游强迫消费,回来又投诉无门。

与杜女士一样,同样是对旅行的满怀期待,王小姐(化名)于7月16日开始享受这场长达10日的旅行盛宴,却同样怀着郁闷的心情于7月25日返回广州。

堪比快捷酒店的泰国星级酒店,难以下咽的泰式粤菜,与嘈杂的妓女街隔邻的住处,还有导游商业化的服务方式,种种不愉快积聚心中。回来后,找旅游局和南湖国旅投诉无门。拿着与导游拉锯三日才换取的80元赔偿费,王小姐称,以后旅游不会再找南湖国旅了。

泰国旅行吃泰式粤菜

6月底,王小姐花费4600余元在南湖国旅报名“皇牌泰新马-全景游”。签约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她,全程住宿为未挂牌四星级标准酒店,在泰国只有一些单项活动属于自费项目,花费不会超过500元。王小姐仔细翻看了自费项目的价目表以后,觉得价格还可以接受,便欣然接受了。在等待了20天后,南湖国旅通知她7月16日出团。

7月16日晚上9时许,经过5个小时的飞行,王小姐与其他团友一起顺利抵达泰国曼谷国际机场。在曼谷偏僻的酒店入住以后,王小姐不免一阵失望。“房间连国内的快捷式酒店还不如,水壶、家具都旧旧的,喝个热水要到楼梯口去接水,感觉上了贼船。”

等到第二天就餐时,王小姐更郁闷了。“我期待了很久的冬阴功、咖喱鱼饼、咖喱蟹,还有一些泰国地道小吃,本来想在这里大块朵颐,谁知道在泰国这么多天没吃一次泰国菜,居然给我们吃粤菜!”

王小姐认为,在异国他乡就得体验当地的风俗习惯,在泰国只吃过一次味道类似泡面的冬阴功,出品都不及广州的泰国餐厅。何况,所谓的粤菜却用泰国菜的烹饪手法调味,不少菜都偏甜。当团友向导游抗议时,导游却解释称,餐厅和菜式都是旅行社之前订好的,不能更改。同时,为了符合团友的口味,旅行社特地要求餐厅煮粤菜,吃不惯的团友可以自费选择1000泰铢一位的自助餐。“这简直就是谬论!在泰国吃粤菜,听起来都搞笑。”王小姐并不满意导游的解释。

导游极力推销 团友被迫消费

虽然吃住不尽如人意,但是,泰国的椰风海韵早已将王小姐的不愉快一扫而光。7月18日,在前往芭提雅的途中,当地导游给团友们推荐海岛自费项目,并表示每个人都必须参加。

导游吹得天花乱坠,3个小时的狂轰滥炸令团友们听得疲软,高出旅行社自费参考价目一倍的价格更令不少人却步。于是,他又开始使用冷笑话、鬼故事甚至黄色笑话来刺激大家的神经,效果并不见佳。看到团友们无动于衷,导游开始面露难色,起初的亲和力和热情骤然降温,整个旅游车陷入“冷冻”的僵持状态。

这时,全陪导游也开始加入推销的行列。“地陪在车上很消极,话都不跟我们说了;全陪就一直要求大家好好配合,接下来的行程才会愉快。”王小姐表示,当时想投诉导游这种强迫消费行为,可是15名团友无一人开通国际漫游服务,只得做罢。

王小姐告诉《民营经济报》记者,最终在软磨硬泡下,大部分团友报名参加了自费项目,其中5名团友参加了1600余元人民币的套餐,王小姐与家人报了观光塔、自助餐与皇帝餐的组合项目。仅有2名团友坚持到了最后,什么也没参加。“这跟之前在旅行社的说法大相径庭,而且大部分单项活动价格都翻了一倍,最少的也多了200泰铢。”王小姐称,由于座位比较靠前,就先交了钱给导游,可是后来看到有2位团友没有参与,便要求退钱。导游却称收完钱就不退还。就这样,王小姐被迫参加了比原定价格高出1000元泰铢的自费项目。

旅游局拒绝受理 南湖国旅卸责任

回广州后,王小姐默默地算了一笔账:按照旅行社的指引价格与在泰国消费的实际数目,差价在150元人民币左右,选报套餐的则差价为300多元人民币。她越想越郁闷,觉得自己被坑,便打电话找广州市旅游局投诉。工作人员告诉她,要等文件齐全后才能投诉。8月1日,王小姐遵循投诉指南准备书面投诉书、旅游合同、旅游行程、旅游发票等。当她再次前往旅游局投诉时,工作人员告诉称,由于当时收钱时无收据及其他凭证,没有根据证明导游强迫游客消费,旅游局不能受理该投诉。

王小姐一时语塞,没有收费凭证,难道15名团友不能做人证?在旅游局吃了闭门羹以后,王小姐只好在微博发飙:“广州市旅游局说无凭证无收据不接受投诉!只能奉劝大家以后出国旅游千万千万别报南湖国旅了!!”南湖国旅服务反馈微博即时在下面回复:“您好!很抱歉影响您的旅游心情,请私信提供您姓名、联系方式等参团资料,或致电我社质量监督专线020-83188199/18664888001,我们将安排专人为您跟进。谢谢!”

记者发现,在微博搜索“南湖国旅 投诉”后,每一条涉及投诉的微博下面都会有南湖国旅服务反馈微博如自动回复一般的评论,解决结果不得而知。据王小姐和杜女士反映,这些只是他们平息消费者愤怒的惯用手段。如果不是自己主动电话咨询或去门店投诉,根本无人搭理。

5人共赔偿400元

无奈之下,王小姐只得与4名团友一起到南湖国旅投诉。一行人风尘仆仆赶到南湖国旅大厦,结果南湖国旅的冷漠态度像泼了冷水。“他们只说是导游的个人行为,与旅行社无关。”无论王小姐等人向工作人员如何描述旅行中的种种不公待遇,南湖国旅只称,由导游赔偿损失。

当王小姐与导游沟通时,导游就一直求团友们放过自己。“我态度很强硬。他在我这里碰了钉子,就开始各个击破,找我妈妈,找其他好说话的人,然后把他们说服了。”经过三天的拉锯战,导游终于同意赔偿5人共计400元人民币,相当于差价的十分之一。

■本报记者 金喆 刘伟摄影报道

编辑: 实习编辑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