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民间金融街客源未畅?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2-08-15 10:26:02 

广州民间金融街门可罗雀,许多店铺无人问津。

越秀区发改局:业务刚起步,不能操之过急

6月28日,被定位为“广州四大金融基地”之一的广州民间金融街正式开业,进驻金融机构主要为中小微企业和居民提供融资、理财服务,这条街亦被称为“国内首条民间金融街”。

但一个多月过去了,民间金融街现在的运营情况如何?记者日前进行了走访。

【现场走访】

仍有机构未进驻

记者在昨天中午,以及本月7日上午11时、下午15时行走了一圈金融街,发现虽值业务高峰时段,但几乎里面所有的金融机构都没有客户咨询或办理业务,偌大的、舒适的办公场所只有工作人员穿行其中。

根据官方资料显示,首批进驻金融街的机构有32家,其中银行4家、证券公司2家、期货公司2家、保险1家;小额贷款公司11家、融资担保公司3家、典当行4家、投资公司1家;第三方支付平台1家、贵金属交易公司1家、珠宝交易公司2家。

近两个月过去了,记者在金融街发现仍有机构未进驻,包括浦发银行等三间机构门店在业务高峰时段处于装修施工中,其中一间首层门店“轰轰轰”的施工声音让人在三楼都能清晰听到;有些机构是处于一边营业、一边施工装修的状态;有些机构如长城证券、广州市融资担保中心的门店虽然装修好了,但仍未进驻。

客源现在越来越少

“在刚开业那个星期来咨询的客户比较多,现在是越来越少了”,包括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七八个金融机构工作人员都如此表示。当记者问及一个多月来的成交情况时,某金融机构负责人表示出于商业机密不便告之,但表示情况不如预期的好。

针对客流少等情况,某小额贷款公司高级信贷业务经理陈先生分析,金融街刚开业时,大家都抱着好奇的心态,有很多企业和个人客户前来咨询如何办理小额贷款、融资担保等业务。以他所在的机构为例,最高峰时一天有近20个人前来咨询,其中多以个人客户以主。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大家对业务越来越熟悉,心态也变得冷静下来,咨询客户变少也不奇怪。

客源量不多,那么开业一个多月的盈利额为多少?能否与店铺租金扯平?陈先生表示,店铺租金由总公司财务直接负责。而且这个位于金融街的业务点只负责接收客户资料,并将资料传回总公司进行分析是否贷款,对最终是否成交及成交额为多少他并不知情。

针对仍有机构未进驻、客流少等问题,记者欲采访同样位于金融街的广州民间金融街管理有限公司。但其公司工作人员以只负责运营、不便回答问题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专家说法】

“地点远近不重要,关键是服务”

中山大学财税学院主任林江教授在接受《民营经济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一开始就对广州民间金融街的设立持反对态度,因此他对金融街客源少、销售业绩不佳等情况,“早已是意料之中”。对于客源门可罗雀、开业一个月仍有施工情况及有机构未进驻等现象,他认为是政府急功近利、对金融街定位思考得不够透彻所造成的。

林江教授肯定了政府看到中小企业存在融资难题,想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便利服务平台的苦心,但是否要专设一条金融街呢?林江持疑问的态度。他认为,如果没有差异化的业务范畴,同是小额贷款,客户可以在海珠区贷,也可以天河区贷,甚至需要银行服务时直接打个电话就可以了,根本不用到这条街上来“货比三家”。

林江教授认为,一个完整的金融服务业产业链需要各种完善的配套业务,如会计审查、市场评估、中介服务等,目前民间金融不具备这种条件,“毕竟发展金融服务业不是地点远近的问题,而是服务质量好坏的问题”。

首批进驻金融街的有32家金融机构,在调整经济业态中发挥集聚效应,这是政府层面期待的效应。但林江教授认为,集群的金融经济应该是高端化的,香港中环就是一个集群金融的概念,但其是做大额的、高端的,因为在寸土寸金的高租金环境下,做小额贷款肯定做不了,否则连租金都赚不够。林江教授指出,广州民间金融街由政府力推,出于政策因素考虑,租金相对便宜。但金融本身是一个附加价值高的产业,而其面对的是中小企业。金融机构赚得太高,吸引不了中小企业客户;金融机构赚得太少,又吸引不了机构进驻。

林江教授表示,既然这里的业务点没有决定权,那客户为什么要来这里办理?还不如直接去天河珠江新城等总行所在地好了。

【部门回应】

刚起步“不能操之过急”

昨日,金融街的主管部门——越秀区发改局召开了广州民间金融街建设情况汇报会。区发改局副局长廖检文表示,广州民间金融街的建设为全国首创,相关配套政策法规不够完善,也无任何经验可借鉴,发展过程中必然遇到种种问题和困难:如入驻企业数量不多,业务刚刚起步,利率、费率初期数据采集样本不是太多,可能存在利率变化波动大等问题。仍需时日,才能达到预定的建设目标。

据越秀区发改局资料显示,自开业以来,金融街已开展放贷业务169笔,累计为中小微企提供融资贷款近4.5亿,其中银达融资担保公司已开展业务2笔,为企业提供担保1400万元。

越秀区发改局局长郭环解释,以后会引进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丰富民间金融衍生业态。她称,金融街正与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完善征信查询的具体操作流程,咨询服务、信息登记等业务开展。对于金融街如何加强其在广州各区金融地位时,郭环称正加大与各高校、高层次人才的合作,在金融产品内容创新、信息共享上,推出更多差异化业务。

区发改局副局长廖检文表示,金融业务市场是多样化的,不可能全是诸如香港中环等的高端金融业务。广州民间金融街是金融业务的另一种补充,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对其发展“不能操之过急”。

■本报记者/庞丹丽 刘伟/摄影报道

 

编辑: 实习编辑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