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盛重工毁约
全柴动力收购案终成闹剧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2-08-20 11:01:47 

毁约

从拖延补正,到强硬否认,再到松口陈情,终至明确毁约——熔盛重工要约收购全柴动力一案,折射出民营企业复杂诡变的资本运作生态。而作为中国最大民营造船企业的熔盛重工,也正遭遇前所未有的信誉危机。

全柴动力8月18日公告,接到江苏熔盛重工有限公司《关于全柴集团100%股权转让交易进展函》。函件称:鉴于欧债危机造成的全球金融危机愈演愈烈,市场已发生根本变化,根据《产权交易合同》的约定和全柴动力历次公告内容以及中国现有的法律规定,经协商,熔盛重工8月17日已向证监会申请撤回“向全柴动力除全柴集团之外的全体股东发出收购股份的要约的行政许可申请材料”。目前,双方正积极协商后续方案及事宜。

回溯前后过程,熔盛重工对全柴动力的要约不仅进展缓慢,且信披内容屡屡反复。

2011年4月,熔盛重工以21.5亿元的投标价购得安徽省全椒县政府持有的全柴集团100%股权,因此触发向除全柴集团之外的全柴动力全体股东发出全面收购股份的要约。4月28日,熔盛重工对全柴动力其他股东发出要约收购书,价格为16.62元/股。

当年5月,熔盛重工将收购材料报送至证监会并获得通知要求提交补正材料。因上述收购需要取得的国资委、商务部反垄断局批复为证监会要求的补正材料之一,熔盛重工申请延期上报补正材料。8月8日及月底,熔盛重工先后收到商务部反垄断局和国务院国资委的批复。

但此后,熔盛重工一系列的信息披露却显示出对收购事项明显的拖延态度,并暗示即使毁约也未失责。

2012年6月1日和5日,熔盛重工通过H股公司中国熔盛重工发布两则公告为其“拖延”收购作铺垫。7月17日,全柴动力又明确公告,熔盛重工拟与全柴集团股权转让方全椒县政府商议延期的可能性。

翌日,面对全柴动力中小股东强大“问责”压力,熔盛重工强硬表态出现松动,其H股公司18日再度公告,正根据国际及国内的经济形势及集团和全柴集团的经营情况,对准备涉及全柴集团的行业分布与产业板块未来的发展战略规划和布局计划、公司定位及治理模式、同业竞争情况、行业整合及产业升级等各方面的进行分析。

与17日表态不同的是,熔盛特别指出上述分析是“为支持申请证监会批准”。换言之,熔盛从中想表达的意思是其并非想放弃本次收购。

此后,全柴动力又两次公告该事项进展,显示磋商还在进行,直至18日公告毁约。

【同场加映】

350亿负债的熔盛重工

从实际控制人张志熔身陷SEC内幕交易指控,到一再推迟的对全柴动力的要约收购,不到半个月,熔盛重工,中国最大的民营造船企业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信誉危机。两个看似关联不大的事件背后直指熔盛重工的资金链安全。

从2005年熔盛重工在如皋港破土动工那一刻起,短短几年内,熔盛重工在三驾马车带领下突飞猛进,一举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造船厂,并在2010年11月19日成功登陆港交所,当时140亿港元的融资额也使其成为当年香港市场仅次于友邦保险和农业银行的第三大IPO。

7年时间,中国大中型商业银行成为熔盛重工走向世界不可或缺的助推力。截至2011年9月末,熔盛重工有限公司共计获得国内十多家金融机构高达507亿元的授信额度,其中已经使用314亿元,还剩余193.4亿元未使用。

熔盛重工集团旗下核心公司熔盛重工有限公司财务数据显示,2008年、2009年、2010年末,发行人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5.02%、76.38%和71.13%,而截至2012年3月末,熔盛重工负债合计354.8亿元,资产负债率攀升至75.83%。

8月14日,熔盛重工一家主要债权银行人士透露,近期该行已经组织了分行与总行的相关部门对熔盛重工进行了专门调研。

对于处在产能过剩和转型当口的熔盛,商业银行的态度也颇为犹豫。截至2012年3月,根据克拉克松统计数据,熔盛重工手持订单排名国内第1位、全球第3位。

(资料来源:上海证券报、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 实习编辑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