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强“跑路”欠款或超10亿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2-08-20 11:02:46 

唐山保强钢铁老板陈志强的“跑路”,在钢铁工业重镇唐山引起了一场“地震”。唐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有关人士证实,跑路至菲律宾的陈志强已被菲警方抓获,并将押送回国,因此案涉及集资人员众多,不排除定性为非法集资或集资诈骗的可能。

陈志强跑路这场“地震”的余波,正通过唐山钢铁业界企业间的连环借贷关系不断传导蔓延。

A.陈志强“跑路”引出连环借贷链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据保强钢铁员工介绍,陈志强负债高达18亿元左右,其中,银行贷款有13亿元左右,而剩下的5亿元则是从民间集资,以及其他钢铁企业同行提供的借贷。不过该说法未能核实。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陈志强银行欠债8亿,仅在唐山当地涉及到的民间集资额度就可能高达3亿。经陈志强及保强钢铁向外直接借款,及多级借贷的关联人数或多达1000人。

但当地官方无法证实上述数据,也还无法给出陈志强负债以及携款跑路的具体数额。

“我们东扁砣村有856口人,可以说是90%的人都受害了,经陈志强及保强钢铁向外直接借款,及多级借贷的关联人数远远超过1000人。”有知情人士透露。

保强钢铁一位知情的员工称,陈志强“跑路”最大的可能是在资金链突然断裂,大量借款无法偿还压力之下采取的过激行动。

陈志强是从事钢铁行业起家的。2003年,他发起筹建了保强钢铁,并筹建了唐山市丰润区启鑫冷拉型钢有限公司。

2005年,保强钢铁设备改造成功,成为当时国内同行业最先进的轧钢设备。

从2006年开始,陈志强陆续在新疆投建了浩丰钢铁、乌苏照东铸造公司等共计5家企业。2007年,成为“鸟巢”供货商;2008年,引进世界最先进的德国西门子公司的数字生产线。

陈志强一度获得了“中国诚信民营企业家”、“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的荣誉称号,2009年被选为“唐山市青商会”秘书长。

随着公司不断扩大,陈志强把业务延伸到了沙特阿拉伯、日本、印度等海外市场。

为获得更多资金,陈志强一直在运作上市的计划。上述人士称,听说花了2亿多元,但最终还是未能上市。

B.连锁反应不止一个老板“失踪”

保强钢铁的办公楼前,法院的封条异常醒目。上面清楚地写着“本院在审理原告翟顺义与被告唐山市丰润区启鑫冷拉型钢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根据原告翟顺义的诉讼保全申请,裁定查封被告12万元财产……现已对被告财产三台橘色天车进行了查封……”而启鑫公司同样属于陈志强的产业。

与保强钢铁同在唐山市丰润区欢喜庄乡工业园区内的永锋钢管也受此牵连,老板李德清近期也“失踪”。

“厂子刚停产了,工人都放假了,我是帮我哥哥看护厂子的,”李德清的弟弟说道,“我现在也联系不上我哥了。我哥借给陈志强2.75亿元,陈志强跑了,我哥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他说:“我现在只能耐心解释,稳定讨债人,当地政府也介入此事了。”

据他称,李德清没有“跑路”,正在想办法四处筹集资金,想办法还钱。他补充称,2.75亿元中,有永锋钢管的自有现金,还有李德清从当地民众手中借来的,再借给陈志强的,这部分民间集资就超过1亿元。

另据当地知情人士称,李德清借给陈志强2亿多元,李德清以月息2分从民间借款,再以月息4分借给陈志强,从中赚取利息差。

据记者调查,位于当地青庄坞村的鑫海钢厂的老板也借给陈志强1800万元。“听说陈志强跑了,鑫海钢厂还跑到保强钢铁厂子拉过东西。”上述知情员工说道,“现在,各公司之间交货和签订单的时候都比较谨慎。”

C.连环借贷同行都成了受害者

欢喜庄乡工业园区共有10多家中小钢铁企业。这位知情员工称,这些企业都是民营小厂子,从银行直接贷款很难,大部分都是依靠民间集资,个别企业间又互相借款,在当地钢铁圈子里十分普遍。

据了解,由于今年钢铁行业形势不好,为降低成本,当地很多钢厂都把利息降了,年息一般在12%左右,但保强钢铁的年息在30%~40%左右,因此,很多原来给其他厂借钱的村民都将钱转投给保强钢铁。

陈志强的跑路或将引发一系列工厂的资金链问题。一些为陈志强担保银行贷款的企业也会成为他跑路后的受害者。

事发之后,其他一些厂出现了村民排队要求退款的现象。据当地钢厂一位人士介绍,保强钢铁附近的鑫长达钢铁也受到了冲击,据说短短几天内,已经有几千万资金退资离开,有的人甚至连利息都不要了。

【行业分析】

小钢企面临新一轮危机

从半年前温州钢贸商老板的跑路事件,到近日的唐山钢厂董事长的失踪,从钢贸圈到钢铁生产企业,陈志强跑路一案透射出钢铁企业经营的寒冬效应正在扩散。

据钢铁协会统计,今年上半年,协会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利润仅为23.85亿元,同比大幅减少545.49亿元,减幅95.81%;亏损企业亏损额142.48亿元,亏损面达到33.75%。扣除投资收益,上半年钢铁主业实际亏损达13亿元。

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分析师张琳认为,钢铁行业的资金链危机已经从钢贸企业扩大到国内中小型民营钢企,钢铁厂家资金链条发生问题,越来越多的生产企业将面临债务和生存危机。

“陈志强的跑路事件极有可能会造成钢铁行业贷款的全面收缩,钢贸商资金链或将再次面临断裂的危险,钢铁行业的诚信已经再一次被质疑了。”一位民营钢铁企业高层管理人士表示,后期可能有更多类似的中小钢企出现问题。

编辑: 实习编辑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