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东“鞋都”:萧瑟中的低迷与拯救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2-08-22 11:10:01 

惠州篇

惠州最优势的产业就是——惠东制鞋业。在国内外市场的不利形势以及行业自身瓶颈的束缚下,惠东鞋业产销整体疲软是不争的事实。

据统计,仅在2008年金融海啸中,惠东鞋业最为发达的吉隆镇,就有近200家鞋企倒闭、歇业,其中100家鞋厂老板选择“跑路”;惠东2003年时产值500万以上的上规模鞋企有78家,但2006年数量开始下滑,到金融海啸影响最严重的时候只剩下50家左右。

不过,惠东制鞋产业经过金融危机、欧盟反倾销的两次洗礼后,当地鞋企已有了一定抗压及应对能力。所以,在当前面临欧债危机带来的经济二次探底国内外需求持续低迷的情况下,惠东鞋企多选择“休眠式”的应对方法:约有3成工厂选择歇业或外租承包,“倒闭潮”暂未出现。

口述故事

一个制鞋企业的“由生到死”

兴利鞋业公司曾是惠东吉隆鞋业的开拓者,接到《民营经济报》记者的采访要求,蔡总开始时有些抵触。原因可以想象且容易理解:自己苦心经营20多年的兴利鞋业公司无奈关闭,对于企业主来说总是心痛和不愿提及的。

不过,对于兴利鞋业曾有的辉煌,蔡总还是记忆犹新。

兴:“生”于边贸生意

我们第一个开辟了北京市场,被行业形容为鞋业的“丝绸之路”。说起创业史,蔡总声音大了些。1989年,蔡总单枪匹马跑到北京考察市场,然后把第一批吉隆生产的鞋子推销出去。创造了吉隆鞋厂在国内市场的第一个记录后,兴利又瞄上了更广阔的国际市场。借着苏联解体市场开放,蔡总又把鞋业的边贸生意做到了莫斯科。那时的兴利鞋业,在国内的北京、乌鲁木齐、黑河、满洲里,国外的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地都有办事处,高峰时年出货量达到六、七百万双。

“那时惠州的平潭机场给我包了两个月,专门给我运鞋。”为了消化数量庞大的订单,蔡总借钱给老乡和亲戚,让其开厂为自己做鞋。据说光做兴利鞋业的订单,就养活了当地不少的鞋厂。“

困:国际市场不景用工问题突显

边贸市场的红火造就了兴利鞋业,但单一的产销模式,也让兴利鞋业在市场突变时显得猝不及防。兴利鞋业由盛转衰,恰恰就是两起突发事件:1994年的莫斯科贸易市场扣货事件,让兴利鞋业一下子赔了400万元;新疆局势紧张,蔡总的亲侄女被害,儿子也差点回不来了。“我的鞋不要了,办公场地和设备也不要了,人能回来就好了。”

从2007年开始,蔡总明显感觉生意开始难做,兴利鞋业这几年的出货量持续萎缩。

国际市场不景让兴利鞋业陷入困境,而生产端暴露的问题则彻底拖死了企业。这几年兴利鞋业和很多珠三角密集型企业一道经历着用工荒。好不容易工人招来了,却又因为待遇条件谈不拢,走了。 “工人跟企业闹矛盾,是大事三六九,小事天天有。”蔡总这样形容他的企业和工人的关系状态。

衰:品牌消亡厂房设备外租

去年8月份,不堪重负的兴利鞋业歇业了事。现在厂房和生产线都闲置着,有时会租给别人生产。兴利鞋业最好时有400个工人,去年解散时仅剩90来人。谈到现在,蔡总描述得很少。

“现在做鞋企不是那么容易了,”记者问是否想重新再来时,蔡总这样表示:“关于企业和惠东制鞋业的问题,实在有太多因素,讲个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我的岁数大了,现在企业不做了,也没有什么社会职务,我和我的企业就是在等‘死’。”采访的最后,蔡总低声地说。

现状:三成鞋企歇业但未规模倒闭

前段时间网上曾爆出惠东吉隆企业出现“倒闭潮”,对此惠东县委副书记、县长李灿洪并不认同,李灿洪表示惠东仍拥有鞋企3000多家,年产女鞋6亿多双,发展形势良好。关门的只是个别的鞋厂,且规模都很小。

《民营经济报》驻惠州记者刘军长期关注惠东鞋业的发展,他表示目前鞋企的困难主要集中在订单减少和开工不足。从2007年起制鞋行业就开始滑坡,到今年情况差到谷底,很多鞋企生意很少,亏损严重,干脆解散工人,企业关门。刘军2012年过年放假后回到惠东,发现很多鞋企都没开门营业,比例达到40%左右。“到了5月份,仍有2到3成的鞋企还没有开门做过生意。”有认识的鞋企老板告诉他,这些厂今年不准备自己做了,等着外地人来租,收点租金就算了。

已经关门的兴利鞋业就是这么做的。其老板蔡总向记者证实,2003年至2006年鞋企最兴旺时,当地有超过80条生产线。一家鞋企如果具备生产线就算规模企业,这些企业就是惠东鞋业的中坚生产力量。而目前,这些生产线萎缩到只剩下2、3条还在自己生产,其余绝大多数租给了外地承包者。不过,“这些企业没有倒闭破产,只是老板自己暂时不做了,静待时机好转。”

当然,企业倒闭、老板“跑路”的情况也曾发生。2012年初,金和鞋材加工厂老板疑“跑路”,政府部门以维稳理由,接管工厂并拍卖了其货物。关于当地鞋企的倒闭情况,吉隆镇镇长周永坤这样给媒体算了笔数:“2008年走了200多家,2009年走了100多家,2011年10来家,到今年5月份,大概是4、5家。”

应对:政府企业抱团打造惠东品牌

在陷入经营困境之后,惠东已有部分企业选择转型其他行业,以图生存和发展。

蔡和利(化名),兴利鞋业蔡总的大儿子,曾经从父亲那以1000万的价格买来设备和厂房,另起炉灶。但一路也颇多坎坷,企业效益经历从高到低的抛物线。现在他已经将厂房拆除,在原址建起宾馆,希望迎合惠东近年来发展旅游业的热潮,走出另一片天地。

更多的企业,还是选择坚守 “鞋都”。不少企业主还是看好惠东鞋业的前景,期待早日重整惠州鞋业。粤通鞋厂老板李运明对记者表示,对未来颇有信心,全力做内销的他,在吉隆摸爬滚打了10来年,旗下品牌是广东省著名商标,一个投资1000万元的全新鞋厂即将动工。

鞋业作为惠东的支柱产业,为惠东赢来了“鞋都”的美名,但是惠东鞋业总是被不断拿来与温州鞋业做比较,“品牌意识不突出”成为以贴牌代工为主的惠东鞋业的弱项。针对这一薄弱环节,惠东县政府今年2月以来先后拨款两个500万,其中一个500万由政府一次性投入作为担保公司的风险金,以扶持鞋企进行融资担保;另一个500万则是政府每年拨款500万,扶持100家重点鞋企进行技术创新。在保障了企业的基本生存之后,政府还鼓励企业抱团突围,积极推动惠东鞋业的品牌化。

“一根筷子容易折,一把筷子难折断”,在传统家庭式封闭管理的鞋厂在面临市场阻力后,企业家们渐渐看到了抱团生存的力量。2011年11月,惠东县在广州举行了“鞋文化节”,政府促成100多家企业参展,以团体的形式将“惠东鞋业”的整体品牌进行推广,吸引了国内外众多客商,签约项目471宗,合同订购各式鞋子1669.2万双,总金额3.4473亿元。

参加“鞋文化节”的企业都从中获益良多,也促进了惠东鞋业新一轮的抱团热潮。总投资18亿元、面积6000亩的中国女鞋生产基地主题工业园已规划建设;粤东(国际)鞋材市场正在招商,预计明年4月建成华南地区最大的“一站式”鞋材专业市场;惠东四家鞋企合并成立该县第一家鞋业集团——广东香恋鞋业股份有限公司,目前,该鞋业集团已在全国设立分店220家……许多企业都通过组团成立集团公司来进行研发、设计,有意打造惠东自己的品牌,进而重新进军国际市场。

■本报记者 冯超

编辑: 实习编辑
> 相关阅读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