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橘红与古玩虫

更多
来源: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发表时间:2015-07-31 12:34

化橘红与古玩虫

江西南昌收藏家 韦群

提起化州橘红,但凡有点年纪和身份见识的人,就像把玩自个儿腰间系着的玉佩,懂行的、外行的对它的轶事传言都能神聊上几句,那时它是名震天下的镇咳良药、明清两代的宫廷贡品,并被载入历朝历代药典。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国家提倡挖掘祖国医药宝库,重视中医药发展。化州橘红,以其倍于它药的功力和立竿见影的疗效再次被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

相传那是在明朝,化州有一衙差在一棵盛开着白雪般花朵的树下池中取水煎药,误打误撞治好了州官严重的咳嗽并发现了这棵树的药效。后来,州官把这棵树封了据为己有,每年采摘的花果,除了留作己用外,余下的拿去巴结上司。这些奇药经过官老爷们的击鼓传花,最后传入皇室,被皇室列为宫廷贡品。州官因有了这棵橘红树,官阶连升,大发其迹,化州橘红也由此闻名于世。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任性,一样东西有了被大众接受的好影响,流传起来就像是给风插上了翅膀,化州橘红在化痰镇咳方面就是有奇效,不服不行。敢说得这么肯定,为啥?因为我试过。

我喜欢玩古玉,这个爱好让我认识了不少良师益友。和橘红结缘,是偶然也是必然。提起这事,不得不说说我的一位老师,谭平岳。

早些年,自觉百无聊赖而痴迷上玩老玉老翠。新中国成立后的几次收购潮,古玉老翠早就被用筛子筛过好几遍了,想我一个穷小白,想玩得更深点儿,跟对老师走对路是唯一的省钱省心的法子。好在信息社会有了网络,那时收藏网遍地开花,但正经经营好的也就几家。在华夏网我也算是老人了,打成立起我就在那混,跟着老师学知识,长见识。玉器版的版主谭平岳是化州收藏协会的会长,看古玉功力深厚,特别是对南派北派的古玉风格颇有研究,时间久了,大家都叫他谭版主或谭会长,也有藏友直接叫他化师。那时,全华夏的人都以为他就是玩古玉的,德高望重,为人低调没架子。我也一直默默地跟着他后面学,遇到卡壳的地方也大胆地讨教,谭老师并没有因为我是个穷小白而端架子,有问必回。后来,我建了微信群,和朋友一起研习古玉。因为聊得来,谭老师也经常来指导,直到有一天……

人生最大的乐事是功成名就,人生最大的揪心事是什么?是眼看着亲人被病痛折磨而无能为力。我父亲70多了,受病魔折磨,丧失了部分吞咽能力,能吞不能吐,喉咙经常被痰粘住,痰音很重。西医是哪痛医哪,中医也看了几家,总是这次好了但不断根。渐渐地,父亲的痛苦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一直关注谭老师的朋友圈信息,看他说玉、谈股,也不记得啥时候开始,他提到了化州橘红,再深入地了解,他居然是广州正金毛化州橘红的董事长。说实话,我有点蒙了,不是谭版主吗?不打破砂锅问到底不是我的性格啊,我得问啊!真是不问不知道,谭老师真奇妙。经商、投资20载。别人进单位,他下海了。别人经商,他玩古玉了。别人玩古玉时,他炒股了。我挺感慨的,真能玩啊,而且玩啥都精。

后来,和他的交往越来越多。老师得知父亲的病情后,慷慨赠药,寄来了整整一箱的正金毛化州橘红。说实话,当时对老师的感激之情是大过对橘红疗效的期待的,以至于为了用药和家人起了分歧。凭着以前对化州橘红的印象,对谭老师为人的了解,我还是说服家人决定试一试。普通老百姓的家庭,用起药来也没啥大的讲究,直接拿两片泡水就给父亲服了。这天晚上,我守着父亲直到深夜,之前的咳嗽好像没那么频繁了。有效了!继续喝了一天,第二夜,呼吸痰音变轻变弱。第三夜,咳嗽好了,痰音消失。直到现在,父亲的病再没发过。一直悬在全家人头顶的乌云,终于散了!

他说:“经商、投资二十载,身边的朋友总说我是‘谭三变’,尤其是手下,老埋怨我变来变去,无法适应。是的,别人进单位时我下海了,别人经商时我投资房地产了,别人买房时我玩古董了,别人玩老和田玉时我玩老翡翠了,别人玩艺术投资时我炒股了,别人炒股时我又回来玩古董了……静止是相对的,变化是永恒的。世界在变,而且越变越快,瞬息万变。经营之道,无所不破,唯变不破!”

编辑: 小红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